窥命天机

千秋北斗,瑶宫寒苦,
不若神仙眷侣,百年江湖。

【云楼记事】贰拾陆

众人浩浩荡荡地到了真正的凤族祖地,入眼的却是一片荒芜,与第一回来这的人期望的大不相同,甚至连夜倾城也是暗暗地吃了不小的惊。这哪里像是凤族的祖地啊,白骨随处可见,甚至还有腐烂的血肉。空气里泛起尘烟,带着一股子浓重的枯朽气息。
我感受到了云楼宫众人的吃惊与哪吒不着痕迹落在我身上的目光,只得苦笑。此番本不必将他们卷进来的,更何况……卜算的结果并不好。
走了许久才到那祭坛,云雾缭绕之下竟是一块巨大的冰晶,玲珑剔透。空气中不断飘落的凤羽,泛着隐隐约约的死气,祖地原是一处凤族的埋骨之地。
凤殊皱了皱眉,眼里的计较散去了不少,言语间也褪去了不少深沉,“二妹妹,三妹妹,此番是我第一次主持祭典,也是二位妹妹第一次参与请祖,所以……”
“大姐姐想说什么,直说就是,咱们姐妹间还用得着拐弯抹角么?”凤影挽了凤殊的手,倒还真像是情深似海的姊妹了。
凤殊温婉地笑了笑,拍了拍凤影的手,“说起来,我们倒是不碍事,关键还得看二妹妹啊!”她眼神关切,话里带了忧虑,“二妹妹此番千万不要逞强,若是做不到,大家也不会怪你的,所以……你可千万保重身体啊!”
我盯了她半晌,眼前却像是罩了迷雾一般看不清,“大姐姐这话就不对了,您是将凤族往后三百年的前程当做儿戏么?”我抬眼往后瞥了瞥那些聒噪不停的长老们,“你若是怕了,只管走就是,凤族万年的基业绝不能毁在我手上!”
我身形一动,跃上了那祭台。霎时,寒风呼啸,寒玉冰晶的冷气从人的脚底窜上来,冷的直教人骨头打颤。
凤影眸子里闪过冷意,一个翻腾便到了我身边,“这般火急火燎,你赶着送死啊!”
“这不就是送死么,寒玉冰晶会抑制涅槃之火,若是在这丢了命,那可真是什么都没了。”凤殊眼含怒气,语气冷了不少,“二妹妹做事,可要三思啊!”
三人到齐,异变突起,原先只有一层的祭坛竟自己分了九层,每一层都闪着奇异的光华。而我们所在的第一层便出现了三位游魂般的人物,慢慢的由虚化实。
“这是凤族先祖,每一层都会有三位,每一位都是当年惊才艳艳的人物,各个都是顶尖的高手。只有打败了他们,我们才能去上一层。爬的越高,凤族下头的三百年才会更好。”
凤殊虽然力量较之我与凤影稍弱,可知道的事情却比我们多不少。
只几句话的时间,我的身上已是布满的冰晶,手冻得几乎已经没有感觉了。而对于专修寒系的三妹来说,却是再大补不过的了。
“咔咔!”我歪了两下脖子,瞳内一片血红,以此刻我的状态来说,拖得越久,对我越不利,得速战速决!
再也不搞什么花样,我将自己最擅长的兵器拿了出来——葬星!
葬星是把匕首,通体漆黑,隐隐有亮光,就像是夜晚的漫天星辰一般美丽,锋利无比,杀人于无形。
我反握匕首,在那游魂成形的一瞬间扑了出去……

贺瑞·綮:

我心里的年少时玖星和成年时霍劫长这样……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把霍劫搞成黑色背景……

【180604】随笔

空气静谧
四处没有一点点声音
有的,也是呼啸的寒风

炉内轻烟
如墨般一圈一圈扩散
在空中泛起涟漪

烛火昏黄
就这么一点点光
也在窗外的空地上留下了斑驳的暗影

细雪迷蒙
飘飘扬扬洒落
至此,枯枝也发了芽开了花

想念就如剥丝抽茧
露出了那一颗血淋淋却又不停跳动的心

这是第几天了呢
好像是第五天又二十一个小时了吧

快回来吧
木头房子里只留了枯朽
你的味道已经散的差不多了

这时候,我想你了
在夏雪的夜里

写评论很简单,放心大胆去留言:大大我真的好喜欢你!

😊

五行缺钱♡:

BOOM:



“啊——好喜欢这篇文可是评论什么的好难哦!”




此篇献给苦手写评的大家。




欢迎转发和点小蓝手,解救更多写评苦手




对于同人写手,产粮后绝大多数都希望收到评论,这是对于他们的肯定更是同好之间交流的方式。




而作为读者的你看完一篇喜欢的文的时候,会收获到开心和满足感。




可是当你想要回复支持大大,是否因为苦恼如何写评论而放弃评论?




其实评论并不难!这里教大家最简单表达喜爱的方法!以及部分大众化的雷区




初级:最简单的谁都可以办得到——回复表白/加油




现在各种平台都有收藏点赞等功能,很多小伙伴选择直接点赞,因此单纯回复加油/喜欢仿佛变得没有意义。




可是当只有点赞或者收藏的时候,大大也许会产生:是不是说明这只是友情点赞并非喜欢这个粮呢?之类的自我质疑。




而评论加油/喜欢,可以直观的告诉大大你喜欢这个作品,你觉得文很棒,你觉得大大很棒,激励大大产生最直观的反馈。




这类回复方式非常简单,只需要动动手指几秒钟就能够回复比如:大大我喜欢这个作品,这个文好甜/好虐,大大加油,甚至搞笑文的哈哈哈哈哈




看起来可能是有点言之无物,但对于写手来说是一个直观的肯定,告诉他有人确实很喜欢这个作品对文有所触动。




注意:对于连载文想表达“想要看下去”这类内容的时候,尽量不要说快更、赶紧更之类比较强硬话语,毕竟是同好交流嘛!




比较好的表达方式如:这文好好看好想看后续啊或者,太好看了迫不及待想要知道后续(相对比较期待的语气)还可以再加上最期待的剧情简述




中级:摘抄或简述某一剧情并表达喜欢




这一步也非常简单,并且能够更加具体的表达喜欢,非常推荐想要言之有物又不知道如何去评的小伙伴!




想必大家都做过好词好句之类的摘抄吧?




复制或者简述这篇文里面你喜欢的情节,比如:A费尽心思和B终于亲了(这就是复述)我好喜欢这块啊!(表达喜欢给予肯定




这种回复会让写手有明确的知道,啊这里被喜欢了好开心之类的感想。或者我也超级喜欢自己写的某处,被肯定被发现了好开心啊!




高级:即在摘抄表达爱意后加上自我感受




这里就是等级二的升级版本,表达喜欢后如果可以的话,可以说说为什么喜欢,更具体的和作者交流,和对粮吃过后进行反馈




比如:




A费尽心思和B终于亲了(复述)我好喜欢这块啊!(表达喜欢给予肯定)啊啊啊他们心动的原因是来自作品的某某部分吧?(联系原著)实在是太甜了,简直苦尽甘来啊,xx辛苦了(自我感受)好想看后续啊,他们是不是在一起了?(期待后续,发出疑问)




这样一段比较长的评论是不是非常简单的就写出来了呢?比起大大们构思剧情写或长或短让你萌的故事,是不是相对很容易呢?




如果发现了前文的伏笔被揭开不妨也大胆的说出来:原来xxx之前做的某些事是因为某某处啊!上文提到来的,啊我还奇怪为什么会有某某举动呢!




说不定你就戳中了大大想写的点呢!




神级——长评




这基本上就是把上述集中方法杂糅在一起。你就很容易表达出来自己对于一个作品的喜欢了!




很少有大大不喜欢长评的哟,如果你爱她不妨完完整整的告诉她吧!




大胆的去留言吧!虽然有的大大可能特立独行,又或者你觉得评论太多不缺自己这一个,但是绝大多数写手如果你喜欢,请留言告诉他吧!




毕竟评论也是繁荣圈子的一个动力嘛!




在此提醒大多数同人写手的雷区,如果你进行以下的留言很容易打击到你喜欢的大大哦!




那就是:提非文章本身的cp,毕竟你喜欢大大写的文,一定是因为喜欢这个cp,无论是有意还是无意的提起其他cp都容易让大大产生反感。




不要爱他还伤害他哟!




举例:




本来是xx党看了大大的AA觉得AA也不错啊!




大大的AAcp好萌虽然我更喜欢xxcp!




大大写的这个好好啊,如果能写XXcp就更好了!




大大c不应该是攻b不应该是受吗?




等等。




无论表达喜欢还是不喜欢最好不要在一个cp的文下面提到另一个cp哦!




相信看过这篇的你,可以轻松写评了吧!


兮何年 霍劫篇8

😊

贺瑞·綮:

         霍劫决定换个话题,给玖星倒了杯茶,道:“那你这次来这,也是去落月国?”
        “不知道,坐标就是在这个方向,具体在哪,我也不清楚。”玖星接过垂眸道。
        霍劫也没准备追问,吐槽道:“让你做这件事的人肯定是故意整你的吧,这一问三不知的,想找人帮你都找不到。”
        玖星沉吟了一下,道:“其实……并不是,我来到这个地方后,我就怎么也感应不到那块玉的位置了。就像凭空消失了一样。”
        “那你接下来准备怎么办?”霍劫问。
        “再等等吧,还能怎么办,没有指向如同大海捞针。”玖星叹气道。


        晚上,要不是霍劫非拉着玖星上街,玖星本来就不想动,没想到躲过了一劫。
        两人从街上回来的时候,客栈被人围的里三层外三层。客栈里满地的血和碎尸,有的人看过后就开始呕吐了起来。人们早已报官,但是这普通小镇的官府,那见过这阵仗,也只是手足无措的先围起来。
        这件事引起了镇上的人非常不满,本来平静的生活,被这些个为了蛊毒大赛拼的你死我活的劳什子搅的天翻地覆人心惶惶。
        但是镇上的人也只是私底下说说罢了,没人愿意惹这些个下蛊高手。
        霍劫和玖星回来的时候,官府正在从众人口中了解情况。
        一个看起来有十几岁的小叫花子被众人围在中间,小叫花子如同讲评书一样,手舞足蹈的说这自己的经历。
        小叫花子也是被别人叫去的,说河边有花灯可以看,上百只花灯漂在水面上,可漂亮了。就像天上的星星,照亮了整条河。当时河边站了不少人,都在看,哪知道这些根本不是花灯,而是那些怪物的眼睛!
        那些怪物潜在水里,只露出眼睛,它们的眼睛里泛着红光,见河边站的人多了就向岸边游过去,咬死了哪些人。小叫花子和同伴去的晚,为了看清,跑到旁边的山坡上,勉强躲过了一劫。
        小叫花子清楚的看见,那些个怪物四肢短小有力,但却反应极快,有爪有麟,颚长且有利齿。
        那些个怪物吃完河边的人后,好像听到一阵刺耳的笛声,然后它们就往这个客栈爬来了。
        旁人也符合是听见了一阵特别刺耳的笛声,而且客栈里虽然被翻的底朝天,似乎在找什么东西,但是却也没有什么人报案丢过什么。
        霍劫和玖星一脸严肃的听着,两人虽然躲过了一劫,但是那怪物目的现在不明不白的,说不定目标就是自己。
        两人都沉默这想着自己的事,这时,一晚上都找不到影子的二柱慌慌张张的爬上霍劫的肩上,哆哆嗦嗦的往霍劫怀里钻。
        期间差一点就抓不住要掉下来,被霍劫眼疾手快的接住了。还没等霍劫反应过来,二柱又开始死命的往霍劫袖口里钻去。
        玖星看到后,与霍劫对视了一眼低声道:“它……或许看见了什么。”
        霍劫一脸严肃,闷闷的“嗯。”了一声。能让二柱这小疯子怕成这样的东西,估计不是什么好东西。
        霍劫沉着脸往马棚走去,马棚的马也是死状惨烈。霍劫心跳加速,掘地跟了他好几年,也是出生入死的兄弟,若是它死了……
        他走到拴着掘地的柱子,柱子上的绳子已经断了。应是被什么东西咬断的,地上的碎尸也没见有掘地的尸体,松了口气。
        霍劫沿着地上的蹄印寻去,
        两人走了许久,玖星看他这么紧张一匹马出声道:“没想到你这么喜欢小动物啊。”
         霍劫叹了一口气,说道:“它们俩救过我一命,那年我征……我被人暗算……躺在山上等死。只有它俩找到我,把我送回去。”
         霍劫隔着衣服,摸着还在惊恐的直哆嗦的二柱,“它们太单纯,没有人那么机关算尽……”
          玖星看着霍劫紧张的有点喘不上气的样子,不知怎么,心理有点难受,“你……你也别太担心了,跑出这么远,应该没事。”
         霍劫没回答,低着头就这样一直走,走了好长时间。玖星也就这样,默默的跟着他。
        原来每个人都有自己最在乎的那个人,而我呢?估计不会有人在乎我了吧……玖星走神的想,没注意,径直撞向一枝矮树杈。
        “哎呦!”玖星捂着自己的头,没想到,修炼了几百年还会范这么低级的错误。
         霍劫终于回过神,掘地是千里马,这一跑,估计不回近,带着玖星这个看起来像个白斩鸡似的书生走这么远,也不知道他受不受得了。
        霍劫转回来,伸手拨开玖星捂在头上的手,检查他伤的怎么样,柔声道:“没事吧,要不我们休息一下吧,这马上就到亥时了,在这林子里也不太安全。”
        玖星愣了一下,拍开他的手,避开霍劫随意就能柔情似水的温柔,慌忙的说:“没事,再找找吧,说不定前面就到了。”
         “那你累吗?用不用我背你?”
         “别把我当成个女人!”玖星烦躁的甩开霍劫,自己沿着蹄印往前找去。
         霍劫追上去,和他并排走着,“我没把你当成女人,我这是怜香惜玉。”
        “哼。”玖星是在是不想理他,又加快了脚步。


        一阵微不可见的悉悉索索的声音,让两人都顿了顿脚步。
        两人对视了一眼,加快了脚步,一阵刺耳的笛声刺穿树林。霍劫手按在佩剑上,玖星也拔出袖刀随时迎战。
         林子里瞬间亮起上百盏红色的花灯,冲两人飞速靠近。
        花灯中隐隐走出来一个身材消瘦,衣着朴素的中年人,他手里拿着一只惨白的短笛。
        骨笛!
         玖星惊讶又警戒的看着眼前这个中年人。
         中年人开口,声音像破了的风箱一样,咕噜咕噜的响:“把偷得东西还回来!”
        “什么东西?”玖星开口问。
        中年人没有理他,只是反复的重复着同一句话:“把偷得东西还回来。”
         玖星见无法与这人正常沟通,低声对霍劫说:“数量太多,只能跑。”
        霍劫点了点头,算是同意玖星的话。
         两人同时向后退了一步,那怪物便以一种怪异的姿势冲向二人。
         二人跳上旁边的树,霍劫扔下了两张黄符,黄符落地及炸,把他们炸开了些距离。
         玖星本想用内里拍来,但是现在看来也用不上了,只是看了一眼霍劫。
         霍劫知道玖星在在意什么,笑道:“这也没什么,在这世上流浪了十几年,什么都会一点,但又什么都不精……”
         两人就这样一前一后的穿梭在树林中,甩开了身后追赶的怪物。



【180518】随笔

喜欢就像一颗种子
也许是在第一眼初见的时候
偷偷埋进你的心间
继而在涓涓细流的每一眼里
开出那名叫爱的花朵

刚刚埋下种子的时候
喜欢藏在我的心间
那每一句对你说的甜言蜜语
你都听不见
那每一个饱含爱意的眼神
你都看不见
那每一件为了你做的傻事
你都不会知道

种子开出花的时候
喜欢就在我的眼里
即使不说
你也知道
你知道喜欢在我笑弯了的眼里
你知道喜欢在我抹了蜜的嘴里
你知道喜欢在我小鹿乱撞的心里

其实喜欢不止会开花
它还会结果
那时的它
会藏在每一句温柔的关切里
会匿在每一次难舍的想念里

它是日日夜夜的相处
它是年年岁岁的陪伴


愿意为你
穿过像刀锋一样的狂风
踏过被太阳灼热的土地
翻过与云层相伴的高山
越过隔绝两颗心的大海
只为见你一眼
埋下一颗名叫喜欢的种子
继而开出那叫做爱的花朵

【期末福利】

首先,感谢大家地支持,
其次,上一波福利过去没多久,这下一波又来了。
由于上一波没什么人留言,所以就应@琦语龙渊 的pick,写小玠的过去,字数暂且不定,看情节发展,有多少写多少。
然后就是期末到了,还是老样子,小窥全过就
加更!!
或者给梗写小窥以前写过的tag,锤白、索释、苏兰、越兰、展策、杨哪……都可以。
或者喜欢小窥书里哪个人物也可以说,可以出人物自己的故事。
整理一下,加更的选择有:
《血莲祭》
《公孙公子的展小猫》
《云楼记事》
《云楼记事·金龙鱼事件》
《兮何年》
感谢大家支持,多多留言,谢谢。
还有一点,小窥是挖坑不弃的人,自己挖的坑,死也会填完的,所以请大家放心食用龟速更。

兮何年 霍劫篇7

😘

贺瑞·綮:

         和玖星分开之后,霍劫径直走向了马棚。
         一天都没见到二柱,还是有点想这小家伙在身上爬来爬去的感觉。
        果然,霍劫一眼就看见了二柱早就趴在掘地头上睡着了。掘地是霍劫的战马,通体乌黑,四蹄健硕,因为四蹄比较稳,跑起来一踩一个坑,起名为掘地。也有着“一万里地百步掘”的称号。
        说实在的,二柱天性爱玩,到处乱窜。和掘地成熟稳重的性格完全相反。每次霍劫找不到二柱的影子就直接来马棚,准能看见二柱趴在掘地的头上睡觉,而掘地就一动不动的立在那生怕把二柱摔下来。
        霍劫走上去,把二柱放在怀里里,掘地也晃动了一下脖子。他牵出了掘地,朝着皇城外走去。
        城门口来往过客,守门士兵冲霍劫行礼致敬,霍劫点头。走出一段距离后,霍劫回过头,再看看这个地方吧。
         夕阳落,一股暖色泼在皇城上方。


        一路奔波,虽说落月国之事并不是很急,但是奉命在身,也只能快马加鞭。
        一夜未眠,眼见晌午已到,霍劫决定先找个客栈歇下。
        路过一个热闹的集市,叫卖连连,霍劫下马,缰绳牵在手中,二柱也跑出来四处张望。
        尽管霍劫换上了一身便衣,却挡不住眉眼间的英气。让人不禁联想到,一人一马,仗剑天涯的江湖英雄。
         霍劫将马拴在客栈门前,客栈不大,但人却挺多,也不知道还有没有房间可以住,霍劫决定上前碰碰运气。
         “这位客官!吃饭还是住店?”小二迎上前笑着问道。
        “住店。”霍劫刚抬脚迈进门槛,就引起了店里几波人的注意。
        “老板!住店!”小二领着霍劫去拿门牌,“客官里面请。”
        老板去下了墙上挂的最后一块牌,递给了小二。小二笑盈盈的接过后,对霍劫伸手道:“客官这边请。”
         霍劫无视掉刚才几乎想把他背上盯出个洞的目光,随口说道:“生意挺红火啊。”
         “是,这不是最近落月国要举行祈蛊毒大赛了嘛,五年举行一次呢,可热闹着呢,我们这也就这时热闹,客官今天运气好,若是再晚一会,估计只能露宿在前面的林子了。客官就是这间。”小二也是个话唠,霍劫就提了一句,小二就说了一路。
         霍劫也没打断他,走到客房转了一圈,“挺不错的。”房间虽然不大,但是干净向阳,霍劫心情大好。他掏出点银两放在桌上,道:“这是赏你的。”
         “额,谢客官,客官有什么吩咐尽管叫我。”小二显然明白霍劫什么意思,笑着收下银两。
        “嗯,没什么,你下去吧。对了,你说那个蛊毒大赛什么时候开始?”霍劫问。
        “也就这个月末,不过蛊毒这个东西,邪门的地方太多,明里暗里早就开始斗了。所以这几天镇上有几个人死的很诡异,但也没人敢深究……”


        蛊毒大赛,没想到正巧赶上。
        霍劫站在窗旁,看了看楼下来去的人影。变得越来越有意思了。


         霍劫睡了一觉,客栈的隔音效果并不是很好,被楼下的议论声给吵醒了。霍劫揉了揉太阳穴,正巧二柱从窗户缝钻了进来。二柱拱了拱霍劫的手,往他手里塞了一个温润冰凉的东西。
        霍劫拿起一看,是一块刻着青面獠牙鬼面玉,玉上还沾着血,诡异的异香环绕,在这明争暗斗的时候,也不知道这玉有没有带这什么蛊毒之类的。
        二柱叼了一路,也不知道有没有感染到什么,不过看它活蹦乱跳的,短时间内应该没什么事。
         霍劫轻轻敲了一下二柱,压低声音训斥道:“你偷东西的习惯能不能改改!这是什么你都给我拿过来!你还直接塞我手里,万一有什么蛊毒,我可被你害死了!”
         二柱一脸无辜的看着霍劫,霍劫也没办法,扶额叹了口气,还能怎么办呢,先收起来吧,看看楼下到底在吵什么吧。


        霍劫走到楼下,让小二上了一壶酒和几盘菜。边吃边听,不时地喂着二柱。
         果然让霍劫猜的没错,蛊毒大赛暗潮汹涌,稍有不慎就会被人暗算。
        今日傍晚,又有几个人惨死,死去的那几个人,内脏被什么东西从腹中翻出,似是被什么猛兽啃咬过一般,及其恶心。
        有的知道的多点的,看起死状推测,应是毒蛊人所杀。
         毒蛊人,便是炼蛊之人,以活人养蛊。被下蛊的人一般不知道自己已经中蛊,同正常人一样。只是此人不能死,人死蛊成。变为毒蛊人后,外表虽与正常人一样,但是毒发时间不定,一旦毒发刺人血脉,嗜杀成性,食人内脏。
        霍劫听后,轻蔑一笑。这可不是自作自受嘛,正大光明的好好比一场不好么?非要来个暗中偷袭。报应啊!报应!
         只是,这毒蛊人至今没有寻到是谁,闹得人心惶惶,提心吊胆。
        正听着,门口来了位布衣少年,虽衣着不算华丽,但是干净。看似像是哪位家里的小斯。
         霍劫扫了一眼,扬起了嘴角,跟了上去。
        “抱歉,这位客官,实在是不凑巧房间在今天上午就已经没有了。”老板抱歉的赔不是。
        霍劫准备搭上布衣少年的肩,却被少年灵巧的躲开了,霍劫反应极快,顺势变换了方向,搂住了少年,把他带到怀里。
        “没事,不如与我同住吧。小玖,前面估计也找不到什么店家了。”霍劫道。
         玖星惊讶又厌恶的看向霍劫,掰开他的手,淡定的说道:“可是我们家老爷……”
        霍劫知道他在骗人,改口道:“我把房间让给你,你看怎么样?”
         老板也在一旁符合。
         玖星没办法,悻悻然跟着霍劫上楼了。
         刚关上门,玖星就开口道:“你是怎么认出我的?”
         玖星自以为自己的易容术,天底下除了师傅,应该没几个人能看出来。如今竟被眼前这个毫无道行的市井小人给识破了。
         “玖公子这双手可真是少见啊,霍某别的不行,但是眼睛还算好使的。”霍劫盯着玖星的手,二柱听了也爬到霍劫肩头开始盯玖星的手。
        玖星怒了,但还是握紧拳头转移话题,“你来此地干什么?”
         霍劫移开目光,走到桌旁给玖星到了一杯茶:“自然是为玖公子早日订到房间,以免让玖公子风餐露宿啊。”
        玖星见霍劫又开始瞎贫,拔出藏在袖口的袖刀,抵在霍劫的喉口上。
        “哎!我说还不行吗!你先收把刀起来!”霍劫双手举在头上,求饶的说道。
         见玖星收好刀,霍劫接着说:“我奉命行事,其他的无可奉告。你呢?你来干什么?”
         玖星也没多想,说:“我来找块玉。”
         霍劫心理咯噔一下,二柱不会是偷得他的玉吧。小心翼翼的问:“是……什么样的玉啊?”
          “不知道。”玖星喝了口水。
          “不知道?”霍劫虽然松了一口气,但还是接着问,“不知道还怎么找。”
          “哼,天机——不可泄露!”
           得,当我没问……

兮何年

噫,讲的这么直白干什么😂
想更加了解霍劫的朋友可以去贺道长辣里瞧瞧
喜欢he的朋友也可以去贺道长辣里瞧瞧
蓝后,本宝宝就阔以肆无忌惮地乱写
毫不顾忌的甜甜蜜蜜,虐虐更健康辣!
@贺瑞·綮

贺瑞·綮:

人设被我写崩了(இдஇ; )
以后就分开写了,就当成同名小说来写……
以后的就像是平行空间的两个霍劫,和各自的玖星在谈恋爱了(个_个)
@幻音葬影
以后就肆无忌惮的崩人设了~

【莲心】血莲祭 32

“吼吼吼!”无数虎啸之声响彻天地,鲜红的血染红了黑夜的云彩,血腥味浓的方圆百里都闻得见。
“宝贝,差不多了~”龙君将脸埋在玉锦的发间,深吸了口气,“该上正餐了……”
玉锦已是被折磨的浑身酥软,只小声地叮咛了几声,便又陷入了狂欢。
“哐!”火尖枪再一次架住了三尖两刃刀,兵铁摩擦发出了星点火光。杨戬皱了皱眉,眯了眯眼,似是下定了决心般挥舞着三尖两刃刀挑开了火尖枪,就刺了过去。但看似狠辣的招势实则不是全力,总留了一分余地。
哪吒打了这么久早已是满脸的不耐烦了,他若有若无地瞥了眼高楼的位置,嘴角泛起冷笑,身形变换,一枪刺出,迫得杨戬不得不送了三尖两刃刀出去。可当火尖枪将要刺到杨戬时,他却又松了力,让那枪尖擦着杨戬的脖子过去了。
而那被杨戬送出来的三尖两刃刀却直直插进了哪吒的左肩,那股力将他带得后退了好几步。温热鲜红的血都溅到了杨戬脸上,染红了他的视线,也染红了他的眼眶,“哪吒!”
哪吒冷着眼,面无表情地将三尖两刃刀和着一溜血珠抽了出来,“还给……”
还不等他说完,他便看见杨戬的脸色忽而变得惊恐。
“小心!”杨戬飞快地扑了过来,将哪吒紧紧得圈在自己的怀中,拿自己的后背迎着那震耳欲聋地虎啸。
哪吒本就大的双目此刻变得更大了,里面罕见的充满了惊恐,连呼喊声都带着颤抖,“杨戬!”
一双湿漉漉的手捂住了他的眼睛,“别看,我没事。”
一样平静的语气,一样暖心的话语,却达不到它应有的效果。
“如果把你的颤音和身上的血腥味去掉,或许,我还能信你!”哪吒举起了三尖两刃刀,它带着银色锐利的光彩划过了黑暗的天空,直直射向了杨戬身后的怪物,“吼!”怪物发出了响彻天地的吼叫声。
杨戬松开了捂住哪吒眼睛的手,凄惨的一笑,他身上的衣服被划了三个巨大的破洞,头上还残留着不断冒血的大伤口,真真是狼狈。
“真不知道你这逞强的功夫与谁学的!”哪吒狠狠瞪了他一眼,“这皮肉倒是厚的很。”
“没办法,爹娘生的好呗……”杨戬无辜地眨了眨眼,又瞥见了他身后那只被捅破了脑袋的巨大老虎妖,抽了抽嘴角,真狠。
“哎呦呦,两位阐教的大弟子怎么如此狼狈啊,还流了这么多血,哎呦,真是叫人心疼哟~”千面玉狐又变幻了女身,尖细的声音,前凸后翘,那省布料的剪裁是哪儿都遮不住,修长的腿,半裸的酥胸,若隐若现的身材是男人都把持不住想要喷鼻血的类型,身上斑斑点点的痕迹更是不堪入目。
“狐主的胆子还是真小啊,竟躲到了这会子才出来。”杨戬挂了他招牌的微笑,虽是风度翩翩,可配上他那残破的衣物却是有些好笑的。
“你与这骚狐狸费什么话,前番乱七八糟陷阱都我们破了,此番是定要杀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