窥命天机

千秋北斗,瑶宫寒苦,
不若神仙眷侣,百年江湖。

【展策】公孙公子的展小猫06

寒潭之下结着坚冰常年不化。刺骨的潭水让少年在跳入的一瞬间就麻痹了全身,无法动弹。
“好冷的水啊……”寒潭的冰水仿佛把少年身体里狂躁的内力冻结了一样,少年很快便失去了意识沉入潭底。“还好,没有铸成大错。没有伤到他……”
饭堂之中正在与包拯一同用膳的公孙策突然捂住了胸口,心跳好像漏了一拍,没由来的心慌就好像之前看到展昭吐血时的心情一样。
“公孙,你怎么啦?脸色怎么这么差?公孙?公孙?”包拯轻摇着公孙策的手臂
公孙策双目无神,没有回答包拯的话,只是口中不断喃喃道:“出事了……”
“什么?什么出事了?谁出事了?诶,公孙……”
公孙策没有理会包拯的呼喊,只是用他最快的速度跑向了寒潭的方向。包拯见此也顾不得吃饭,随之而去。
耶律文才的眼眯了眯,“有趣。“
公孙策不断地奔跑,这时候他多希望学会展昭的轻功,只消足尖轻点便可到达目的地。
“啊!”公孙策又一次被石头绊倒在地,衣服脏了,手擦破了也不自知。
“公孙施主?”戒贤将他扶了起来“公孙施主怎么了?什么事这么着急?”
“展昭……展昭……”公孙策喘着气不断叫着展昭的名字。
“小师弟?”戒贤皱了皱眉,一把提起公孙策运起轻功向着寒潭方向疾掠而去
终于二人到了寒潭口,守着寒潭的弟子迎了上来,疑惑地看着公孙策和戒贤“师叔,公孙公子……你们这是?”
“展昭呢?”
“小师叔?他在里面面壁啊。”
“我要见他!”
“这……”
“让他进去。”
“戒贤师叔!”
“公孙策,你跑那么快干嘛啊?”
“出了事我担着。”戒贤淡淡的说。
“那……那好吧,请。”
那小和尚打开门,寒气一瞬间扑面而来。公孙策打了个寒颤,戒贤见此便输了些内力给他,心里暗道:“难怪小师弟这么拼命。”
寒潭内一片狼藉,展昭却不见了踪影。
“怎么会这样?”小和尚吃惊的看着这一切。
“有没有人来过这?”
“这……”小和尚想了半天道“中午我去用膳,悟桐来送饭替了我一会。”
“悟桐?”
“恩,是寺里新来的弟子。”
“那你回来时可有异状?”
“没有啊,小师叔还好好地在里面啊,不知道为什么人一转眼就不见了。”
包拯仔细地勘察着四周。
“那里……那里有人!”小蛮尖叫道
公孙策立马抬眼望去。寒潭之水冰冷刺骨,清澈异常,一望便望到了底。那少年静静地躺在潭底,了无声息。
“展昭!”公孙策焦急的喊了一声,急急地扑过去。
包拯及时拉住了他,“公孙!”
“你放开我,展昭在水底你没看到吗?”
“这水会把你冻死的!”
“公孙施主莫急。”戒贤安慰了他一声,纵身一跃从旁边取了树枝藤蔓用力甩进水中,系住了展昭手腕。那树蔓在入水的一瞬间便被周围的水结了一成冰霜。戒贤用力把展昭从水中拉起,却不料临近水面之时……
“啪!”的一声树蔓断了开来,公孙策的心里一紧,死死的盯着那个水中脸色苍白的少年。
戒贤见此,足尖轻点水面,快速抓住展昭的手腕,将其一把捞在怀中带回了岸边。
一回到岸边,公孙策立马扑了上来。那少年脸色苍白,嘴唇都冻成了紫色,双手无力地垂在一旁,呼吸也是断断续续时有时无。公孙策看着往昔那个笑容阳光温暖又总爱和自己抬杠的像猫一样灵动的少年变成了这个样子,眼眶刷一下就红了。他用自己手去握住少年冰冷的手,却又是一阵心酸心疼,明明以前是那么温暖的手如今……
“公孙?公孙……快带展昭去衍悔大师那里啊,不然就来不及了。公孙!”
“奥,对。”公孙策的脑子终于又转了起来,几人手忙脚乱的飞奔向衍悔大师禅房。
寒潭外的一棵大树之上,一个小和尚打扮的人冷眼看着这一切,若有所思。
几人将展昭放在床榻之上,衍悔坐在展昭后面,将自己的内力渡给展昭,无奈寒气入体太久,根本不是那么好清除的。
看着衍悔满头的大汗,而展昭依旧双目紧闭,公孙策只觉自己心如刀绞。突然,一道灵光自他脑中闪过,“炭盆!快!快去拿炭盆来,快生火啊!”
“奥。”寺中的小和尚七手八脚的端了几个炭盆过来。室内的气温渐渐升高,几人都热出了汗,却没有人愿意走。那孩子如此,又有谁放心的下呢?
衍悔大师为展昭输了整整两个时辰的内力,又喂他喝了些驱寒的药物,又用内力助他化开药力,展昭的面色才稍稍好转。
“咳咳……”一缕鲜红顺着展昭的嘴角滑下。“师傅……”少年的声音几乎微不可查,可这一声音却让围着病榻的人都松了口气,放下了心中的大石头。少年慢慢张开了双眼,“师傅……”血更多地从少年口中溢出,“悟桐……咳咳咳……悟桐有问题……小心……”
“展昭,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慢点问,没看见展昭刚醒吗?”公孙策如同母鸡护小鸡一样,阻止了包拯的问话。
包拯挠了挠头,与小蛮对视了一眼
“好了,先别说话,展昭你还需要好好休息,再睡一会吧。”
“可是……”
“好了,你要听你师傅的话,好好休息,折腾地还不够吗?”公孙策瞪了展昭一眼,带头转身离开了房间
(衍悔:我啥都没说啊……)
房间外。
“大师,展昭他……”
“情况不算好也不算坏。展昭本来就心脉受损还未痊愈,掉入寒潭近一个时辰,心脉的伤有些恶化,我虽为他驱除了身体内的寒气但难免会落下病根。而且,我发现他似乎……被下过药。”
“下药?”
“对,是一种会使人产生幻觉,让人狂性大发的迷药。”
“迷药么?师傅,看来这相国寺也该好好查查了。”
“恩,戒贤此事就交给你了。对了,戒空啊,记得注意一下你师弟的饮食。”
“是,师傅。”
公孙策的心里一阵后怕,如果不是自己直觉会出事,那么展昭不就……太可拍了,可是有人要害展昭,为什么呢?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