窥命天机

千秋北斗,瑶宫寒苦,
不若神仙眷侣,百年江湖。

【展策】公孙公子的展小猫07

这几日阳光明媚,自从耶律文才来了之后,小风筝的一切都被他承包了一样,衣食起居样样面面俱到。而公孙策则专心致志的照顾那只不要命的展小猫。
清早起来给他熬药,熬完了再送去,怕药冷了没效果就每天把他从床上挖起来。叫醒一只睡觉的猫可不是件好差事,特别是这只猫还是只爱装睡的猫。
这厢公孙策又熬好了药端进来,裹在被子里的小猫还在呼呼大睡。公孙策放下药盏,来到他床前用力一拍,“懒猫,太阳都晒屁股了,起来!”
“恩恩……”拉过被子接着睡。
“起来,要喝药了。”
“药?喝药?咦……药都苦死了,不能起来。决不能起来!”展昭在心里默默地说。
公孙策无奈的看着把自己裹成一团的人,摇了摇头。明明那么大了怎么还和小时候一样,“展昭,看看你现在的样子根本想不到你以前是天未亮就起来练功的少侠啊。”
“还不都是为了你!你跟着包大哥一起处理的案子越来越大,越来越危险,我要是不好好练功,怎么保护你们啊。你都不知道有多少人想杀你。”不过展昭只是在心里腹诽,这些东西,公孙大哥还是不要知道的好。
“好了,快起来吧。药凉了就没效了,我可是熬了好久才熬好的呢!”
想着公孙大哥一大早就爬起来熬药,不想辜负他的心意,再者自己的伤也确实拖不得,展昭这才眯着眼不情不愿地爬起来。
公孙策笑着看着展昭把药喝下去,五官都皱成一团的样子,摇了摇头,“还真像只猫。”
那肉肉的脸好像捏一把啊。天知道每次看包拯和包大娘掐他的时候自己多想上手。
“唉……”还是不忍看他吃苦药,虽然真的很可爱。公孙策把自己早就准备好的蜜饯递了过去,果然那只小馋猫立马双眼放光,一把将其塞入口中,笑开了花。早就知道他喜欢吃甜食了。公孙策笑的一脸宠溺。
“公孙大哥,你也吃。”
“你都吃完了,我还吃什么呀?吃核吗?”
展昭低头看看那堆果核不好意思的抓了抓头,干笑着。
不一会儿,那猫儿便闲不住了。“公孙大哥,我们出去走走吧?”
“不行,你伤还没好,哪都不许去。”
“公孙大哥,今日外头阳光明媚,出去正好。”
“今日外面凉风阵阵,不利出行。”
“公孙大哥,外面菊花开了,正巧赏花。”
“我对花粉过敏,赏不了花。”
“公孙大哥,今日正巧月末,正合赶集。”
“我天生喜静,凑不了热闹。”
“公孙大哥,此房舒适,整合养病。”
“这房间太闷,养不了病。”
“公孙大哥,房间太闷,养不了病,是不是我就可以出去了呢?”
“好你个展昭,你竟敢耍你公孙大哥!看来我是对你太好了啊,以后的药。。我记得寺中好像没有甘草了呢?”公孙策看着展昭,道“你说呢?展昭少侠。”
“或者拿那黄连代替?”公孙策笑着看着展昭,可那笑却透出了那么一股子慑人的寒意,至少对展昭来说是这样的。
展昭原本笑得如花的脸,一下子就像是焉了一样……吃黄连,呵呵呵那还不如去死呢。
“公孙大哥,我错了。”展昭低着头,想着大丈夫能屈能伸,向着公孙策讨饶道:“公孙大哥……公孙大哥,好公孙大哥,展昭错了。唉唉唉,公孙大哥!”
眼见着公孙策径自拿过药碗看也不看他一眼便出了房间,展昭只觉得欲哭无泪,“啊啊啊,公孙大哥生气了,完了完了,这可怎么办啊。这这这……怎么办啊。今天的药里要放黄连了……呜呜呜,完了,我怎么办啊,要不我还是逃吧。”
就在展昭计划着如何逃跑时,“小师弟,你这么愁眉苦脸的做什么?莫不是身子还是不适?”
“大师兄?!”
“怎么啦?看到我竟如此兴奋?”戒逸一脸震惊地看着自家小师弟看见自己满眼放光的样子。
“大师兄,我惹公孙大哥生气了。。怎么办?”
“生气?”戒逸回想了一下公孙策刚才的样子,道:“没有吧,我刚才还见到他是笑着的啊。”
“真的?”
戒逸仔细回想了一下刚才公孙策那一脸有什么阴谋诡计得逞的奸笑,答道:“应该……是吧。”
“呼。”展昭大松了一口气,“还好还好,不用吃黄连了。”
“黄连?师弟喜欢吃黄连吗?药房有好多呢。”
“不不不,不……不用了。”展昭连连摆手,忽然又想起什么,“大师兄今天何故来此啊?”
“奥,是这样的,师傅今天帮陈姑娘把脉,说她的身体经过调养已经养的差不多了,只要再过两日就可以疏通血脉为其治病了。”
展昭皱了皱眉,“小风筝的病不是要高手用内力治疗吗?我听说治完了还会功力尽失,是谁给她治啊?难不成是师傅亲自动手?”
“当然不是啦,师傅是相国寺的主持,而且年纪也大了,之前为你疗伤耗了他不少真气,自然不会是师傅。”
“那还会是谁?”
“是那辽国的南院大王。”
“耶律文才?他不是不会武功吗?”
“自然不是他亲自动手,是他的家臣。”
“原来如此。。”
“小师弟。”
“恩?怎么啦?”
“你啊,你可不知道当日你从寒潭出来的样子可是吓死我们一干师兄弟了,以后可不许再这样莽莽撞撞的做事了。你要是和我们知会一声,这相国寺上下还不都随你来去啊,哪会有这许多事啊。而且历代主持的舍利还存放其中呢,你这般打扰他们可不好。”
“是是是,师兄教训的都是,都是展昭的错,展昭知错啦。”
“你啊……”戒逸好笑的看着他装模作样的样子一阵无奈,“算了,你且好生养着吧,我就先走了。”
“诶,师兄这就走了吗?师兄这就是单纯为了骂我特地跑的这一趟?”展昭盯着戒逸怀中的那个突出的包裹道。
“呦,这眼尖的,这可是我下山特地买的,戒色小师弟。”
“师兄!!”
“好了好了,我不逗你了,你慢慢吃吧,这回我真的要走了。”戒逸本以为自家的小师弟还会说什么,或者挽留一下,结果……那厢拿着包裹就急匆匆拆了开来,飞快的吃了起来,哪还有心思管他什么大师兄啊。
戒逸摇了摇头,转身离去了。
“桂花糕最好吃了!”展昭吃的双颊鼓鼓的,活脱脱就是一只偷到了腥的猫儿。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