窺命天機

少年不知情爱香,隔窗送我一芬芳。

【展策】公孙公子的展小猫10

目睹了这完整的一切的还有大病初愈的小风筝。
在耶律文才无微不至的照顾下,小风筝只养了这么几日,她的身子便好的差不多了,正巧今日可以下床行走却看到了这样一幕。
小风筝本就是玲珑聪慧,更何况女子对于这一方面总是特别的灵敏。再说,展昭眼里的情义是藏也藏不住的,也就是公孙策和包拯这样的木头才会毫无感觉。展昭所做的一切自己都看的清清楚楚,他做的一些全是为了公孙策,包括救自己也是。可是……看着那药房内白衣翩翩的公子,“要放弃了吗?”
小风筝的眼渐渐被泪水浸湿,她忽然觉得自己病好像并没有痊愈,而且好像更加严重了,因为好痛啊,真的,好痛。自己是真的好喜欢好喜欢他,而且自己明明也被他喜欢不是吗?虽然…那可能不是爱情,但是如果能呆在他的身边,又有什么关系呢?
小风筝的手死死抓着那三张咸牌。
“抱歉啊,展昭,我可能没办法就这样放开他的手。”
不远处,耶律文才站的笔直,就这样静静的看着小风筝。看着她喃喃自语,看着她流泪,看着她死死的抓着咸牌,看着她看着公孙策……
“风筝,到底要我怎么做,你才会回头呢?”
展昭回到房间后就立马关上了门,开始运功平复胸口翻涌而上的血气,果然强迫自己下床是没有好结果的,只是就连这样,自己也是甘之如饴的,不是吗?
展昭皱着眉头,嘴角却是挂着的淡淡的微笑。
就在这时,突然一道银光刺目,展昭感到杀气,侧身一躲。一银质飞镖便不偏不倚插在了他的床头。不过,出乎人意料的是,展昭并未紧张,反而望着那飞镖大喜,喊了句:“华前辈!”
来者正是江湖上人称圣手的神医华通。华通的医术在江湖上享誉极高,只是他神龙见首不见尾,行踪不定。只是,展昭当年在行走江湖之时倒是刚好遇上他被人追杀,救了他一命。至此以后,华通便对展昭疼爱有加,而据他自己所说乃是他有个早夭的而子于展昭是一般年纪,故而越发疼爱展昭。
华通一个闪身就出现在了展昭的床前,“你小子这才几日没见,怎么把你自己搞成这个样子了?”
“我…”
“为了公孙策?”华通挑了挑他那雪花白的眉毛。展昭的那点小心思早就被他知晓了,谁叫他每回受伤烧的稀里糊涂的时候喊的总是公孙策呢?
“恩。”展昭有些不好意思的垂下了头,一双猫耳朵都染上了红晕。
华通无奈地的看着他,又叹了口气,上前为他把脉。在那期间,华通的眉越皱越紧,还瞥了展昭好几眼。最后他一把甩开了展昭的手,“我看你小子还是早日备好棺材,准备下葬吧。”
“前辈。”
“都这个样子了,你还治什么呀……老头子我行医这么几十年里,能把自己搞成这幅样子的你可是第一个啊,哼!只你一个!”
“这样才能体现前辈你的医术之高啊。”
“我的医术,还用不着你小子来证明。”华通气呼呼的吹着胡子瞪着展昭,“你这伤伤了不止一次吧。”
“恩。”
“为何所伤?”
“十八铜人阵。”
“阵法?阵法怎么会伤到心脉?”
“我……”展昭将近日之事全盘托出。
“呵呵。”听完之后,华通冷笑了一声,“哎呦,你小子可牛啊,这都不死。”
“前辈。”
“好了好了,你小子自己也清楚吧,心脉之伤不比其他。更何况你是在短期之内反复受伤,还好死不死的伤在了同一个地方,你也是够背的。”华通翻了个白眼,“不过,你想的也没错,病根是肯定是要落下的,我所能做的也只是减轻他的程度。唉……早知如此,我就在早到几天了。如今。伤已成型,也亏得你这猫儿不是太笨,知道要用内力来温养他。否则,那就真是要备棺材了。”
展昭吞了口口水,“前辈,你…你能不提棺材不。”
“干什么啊,就你这找死的频率见棺材不是迟早的嘛,更何况,见棺发财不是挺好的吗?”
展昭一阵无语。看着展昭的样子,华通也不再逗他了,严肃道:“我回去会给你制点伤药,明日来给你施针。记住,内力不要停,接着温养心脉。但是,绝对不要乱用真气,以你现在的情况,动用真气就是再用你庞大的力量伤害自己,懂了吗?”
展昭没有回答,只是点了点头。
华通却不放心了,“我告诉你,你要是在这样下去,大罗神仙也是救不了你的,懂吗?”
“恩”
华通这下才转身离去了,只是……“哼,小没良心的,也就你这臭小子累我老头子这么一大把年纪还要东跑来西跑去的,也不知道孝敬我老人家喝杯茶水……”
华通一路碎碎念地往外走。
“前辈。”
“干嘛!”
“喝杯茶呗。”
“晚啦!”
第二日,华通便以来相国寺游玩之名住进了厢房,并按时来到了展昭房间。华通打开了他的金针布袋,为展昭化开身体的暗伤,约莫一盏茶的时间才结束。
华通一边收起布袋,一边对着展昭道:“你小子可曾听过一件事?”
展昭不解,眨着眼睛瞧着他。
“重启风云榜这事,你可听闻?”华通扒拉着他的长胡子,笑得一脸意味深长。
展昭一时未反应过来,满脸的疑惑。只愣了一下便张大了嘴,“风云榜…不是那个风云榜吧?”
“不然,你去哪找第二个风云榜?”
“这…二十几年前的东西怎么忽然拿出来了?谁提议的?”
“你说呢?”看着展昭的模样,华通有种恨铁不成钢的叹息,“诶呀,平日里说你笨啊,你还偏不承认。这风云榜这么大的事,除了你们那位风清扬盟主,还有谁啊。”
“诶,你这老头怎么又说我傻啊。风清扬盟主举办的风云榜我当然知道。我问的是谁提议的,好端端的,风清扬不可能这么突然就要办风云榜,这里面一定有问题。”
“问题?”
“没错,你想啊。现今武林是个什么境况?风清扬虽说是武林盟主,可是江湖之上又有多少人会听他号令?而今他年岁见长,身子也大不如前。而他的儿子风凌云虽然在江湖上有一定名声,但他的名声里又有多少事靠他的真材实料?就当他真是实打实的声名,可是就这样的水平是绝对接不下风清扬的位子的,所以……华通前辈,你猜风清扬想干什么?”
华通笑眯眯的看着展昭分析问题,“想干什么?大的我不知道,最起码……他现在一定心力交瘁,坐卧不安。这几年,江湖上少年一辈人才辈出,而他国也是虎视眈眈,风清扬自己身子渐差……呵,这回,那只老狐狸要卖什么药我不知道,不过,最少也是在为他儿子铺路…就他的那点心思,他以为……谁!”华通正好好地说着,却突然大喊一声,手中的金针脱手而出。
“不要!”展昭同时从床上一跃而起,将手中的药碗掷了出去。
“嘭!”药碗撞偏了金针,与它一同砸在了墙上,发出了响声。
公孙策则推门而入。
“公孙大哥!你没事吧。”展昭十分急切。
“我?我没事啊。”公孙策看了看自己身上依旧洁净的衣服说。
“那就好。呼……”展昭松了口气,跌坐在了床上。
而华通看到这一幕,哪里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呢,暗自摇了摇头。
   “这位是?”公孙策一脸的疑惑看着房里的一切。
“奥,这位是……”
“老头儿只是一普通上香人罢了,久闻南侠之名,前来拜访。”
展昭刚欲说什么,就被华通打断了,“展昭,九月十五,江南一会。”说罢,就不再说什么,转身离去。
“展昭。”
“公孙大哥,别问了。前辈不欲明说,我也不好透露他的身份,只是他是友非敌。”
“展昭。”
“公孙大哥,我真的不能告诉你啦。”
“展昭。”
“公孙大哥,你别生气啦,我真的……”
“展昭,我其实不是要问你这个。你能不能把话听完?”
“哈?”
看着展昭瞪得大大的眼睛,公孙策真不知道自己是无奈还是好笑。果然,是只笨猫儿。
展昭抓了抓自己的头发,有些尴尬,自己怎么就不知道把话听完呢?“公孙大哥,你来…你到底是什么事啊。”
“我是想和你谈一些事的,却不料听见了什么风云榜。展昭,风云榜…”
“风云榜啊,风云榜本在二十年前还存在,只是后来因为比赛太过残忍,总是会害死好多武林同道而被禁止了,也不知盟主是怎么想的,居然重开了风云榜。”
“地点在江南?”
“恩。”
“时间是九月十五?”
“恩。”
“这么说,你也要去喽?”
“恩。”
“恩……有我批准吗?”
“额……”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