窥命天机

千秋北斗,瑶宫寒苦,
不若神仙眷侣,百年江湖。

【展策】公孙公子的展小猫13

“你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过来!非要得了伤寒才满意是吗?真是,一天不折腾自己你这心里就不舒坦是吗?”公孙策现在真是要后悔死了,早知道这猫这么不靠谱就不该听那华通说什么“自有分寸”,分寸你个大头鬼啊。“丁庄主……”
“公孙先生放心,客房早就准备好了,请随我来。”二贤庄这么大个庄子,这么点小事自是早就办妥了的。
“还愣着干什么!快走啊。”公孙策见着仍旧呆愣在原地的展昭不由得火大起来,上前拉了他的手就走。(**,牵手了,牵手了。)
展昭的手还是湿的,但并不是冰凉。这也让公孙策稍稍安下了心越又不由得生气。这孩子也太不会照顾自己了,还南侠呢,就为了一块玉佩弄成这个样子,搞得自己成了只落汤鸡。(我去,你也不瞧瞧,这可是你送的玉佩,展猫能不急嘛。)要是其他自己不在的时候,那不是又要生病了嘛。这傻猫,每次都仗着自己底子好就乱来,再好的身体也经不起他这么折腾啊。不行,以前自己不知道就算了,这一次可不能让他乱来了,一定要好好调教调教。
公孙策一路拉着展昭到了客房,兆兰早就识趣地退了出去,还很好心地带上了门,只留下他二人在房内。
“你脸怎么这么红”公孙策一转过身就看见了一只红苹果展小猫。“你…该不会是发烧了吧?”说罢,公孙策就赶忙抬手去探展昭的额头。
“没有没有。”展昭连连摆手,一如既往闪得飞快,只是这次可是带了那么点害羞。
“你这小子,你别躲啊!”公孙策看着展昭这样躲躲闪闪的样子越发确定展昭心里有鬼,要不然躲个屁啊。“展昭!你快点给我过来看看,这脸怎么红成这个样子啊一定是发烧了。”
“这这这…这真没有啊,公孙大哥…”展昭身手敏捷地在房间里窜来窜去,公孙策则是不依不饶地追着他。
这两人就这么一个跑一个追…意外往往就是这么发生了…
“诶哟!”
“公孙大哥小心!”
展昭听到公孙策的喊叫声立马回过了头,这就看见了公孙策被椅子绊倒的模样。还来不及思考,展昭眼疾手快的将公孙策捞在了怀里。两人重心不稳就这么双双倒在了地上。
公孙策刚才以为自己就要脸着地了就这么紧闭着双眼,他呼出的热气全喷在了展昭的脸上……嗯…痒痒的。
“公孙大哥,你…没事吧?”
“啊?”公孙策正因为没有传来的疼痛而奇怪呢,听见从自己头顶传来的展昭的声音就更加奇怪了。 “唔…”公孙策张开了紧闭的双眼,这才发现了展昭这个肉垫,也终于明白了自己身上没有疼痛的原因,可是为什么展小猫的脸好像比刚才更加红了呢?
嗯……公孙策想着就又出了神……
“咳咳咳…你…那个…公孙大哥…你还要在我身上趴多久啊…”(展小猫!活该你是个单身狗,温香软玉在怀,你你你……阿西吧!)
“嗯?”展昭的咳嗽声终于把神游太虚的公孙才子唤了回来,“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公孙策的脸迅速的红了起来…
哦!我们公孙大才子终于发现了自己将展昭压在身下这个神奇的姿势。
“啊…诶哟!”公孙策立马从展昭身上爬起来,只是好死不死,公孙大才子又被桌子给撞了回去。
展昭只觉得身上一重,耳边又是公孙策的呼痛声,自己刚想问点什么的时候,自己的嘴已经被什么给堵上了,而眼前是公孙策放大了脸。
两个人都完全愣住了,就这么对视着,相互眨着眼睛,
这距离近的连对方有几根眼睫毛都数的清楚……
“展昭小子,你……”“嘭!”房门就这么被撞开了,华通从门外大剌剌地走了进来,“啊!你们…你…奥奥,对不起对不起,老头子我啥也没瞅着,你们继续啊,继续。”华通飞速的转身,碎碎念的出去了。
“嘿嘿嘿,老头子真是白担心这臭小子了,这温香软玉在怀的还有啥好说的…这臭小子下手速度这么快”
公孙策听见华通声音的瞬间就立马抬了头。“小心!嘶!”展昭看见公孙策的动作立马就把手放在了公孙策的脑后,果不其然,又撞到了桌子。
“啊,怎么了怎么了,没事吧。”公孙策又急急忙忙低头看。
展昭看着公孙策担心的眼神,立马就说“没事没事。”
“什么没事,让我看看!”
看见展昭依旧躲躲闪闪的样子,公孙策一把抓过他的手,手背上已经红了,还蹭破了皮。公孙策无奈又心疼地瞥了他一眼,“你这小色鬼,还南侠呢,怎么老是受伤啊。”
还不都是因为你!不过这话可不能讲出来,要是讲出来了,指不定公孙大哥怎么收拾自己呢,
“你这小色鬼又想什么呢,笑得这么淫?”
“想你啊。”
公孙策的心顿时空了一拍,眼睛里满是慌乱,赶忙将眼神移向别处,他不知道自己的心到底为什么会有这种奇妙的感觉,说不清道不明。“少…你少贫嘴啦,赶快去换衣服,要是着凉了看我怎么收拾你。”话音刚落,他就像是逃一般的跑出了房间。
展昭就这么看着公孙策的背影,苦笑:“我…是在想你啊,可你,却从来都没有相信过我。公孙大哥,为什么展昭在你眼里永远都是那个小孩子呢?我已经长大了啊…”
公孙策慌慌张张地跑出去,跑了一段又想起了展昭落汤鸡的样子,心下又担心,就去找了兆兰。“丁庄主,贵府可有药炉?”
“药炉?”兆兰不解,“这是发生什么事情了,有谁生病了么?”
“啊,没有没有。”公孙策连连摆手,“是我担心展昭淋了水会着凉,想帮他熬一些驱寒的药。”
“这样啊,公孙公子不必担心啊,展昭乃是习武之人,身强体壮的,不会这么容易伤寒的。”兆兰也是展昭的兄弟,自是知道他的那位南侠小兄弟可还是小孩子心性,喜爱甜食,最讨厌苦的东西,这会子自是能挡一点是一点。
“这丁庄主是有所不知啊,若是平时我也不会如此。但是展昭前段时间受了重伤,如今还未痊愈,这身子还虚着呢,不得不多多注意。而且展昭这孩子又是个不会照顾自己的,什么事情都忍着,不免得都操操心啊。”
“原来如此啊,展老弟原是有伤在身,也难怪了…”兆兰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倒是让公孙策有点二丈摸不着头脑的感觉。
“难怪什么?”
兆兰一边将公孙策带向药房,一边与公孙策解释。
原来,展昭与兆惠对战之时一直防守而不强攻,兆兰知道展昭在蓄势,但是也是奇怪展昭蓄势蓄如此之久来消耗兆惠的体力,最后才出招打败兆惠。在兆兰的认知中,展昭一直都很温和,不会与人斤斤计较,凡事都会留一线,但在招式比武上却不是拖泥带水的性格,都会以最快的方式解决。这一次的比武有些不像他的性格,一开始兆兰以为他是不想伤了兆惠的自尊,给他面子,却没想到是展昭受伤了。
“奥,对了,公孙公子身子可有什么不适?”
公孙策本来正在琢磨兆兰的话,却没想到他会问这样的问题,一时间十分奇怪。
兆兰也不含糊,看见公孙策的样子,就很好心地解释了一下,“公孙公子的脸还有耳朵都很红呢,在下还以为公孙公子是有什么不适呢。” (人家那是调情完害羞的,你懂什么。)
“这这这,多谢丁庄主关心,在下一切安好。”公孙策一边在心里骂展小猫,全是臭猫害的,一边又赶忙转移话题,“那个…啥…庄主啊,贵府可有甜点…嗯…蜜饯之类的…”
兆兰哈哈一笑,看着公孙策道:“是给展老弟吧?”
“嗯。”公孙策快速点了点头,真想找个地洞钻进去。
“公孙公子放心,我立马差人去准备。”
“那就有劳丁庄主了。”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