窥命天机

千秋北斗,瑶宫寒苦,
不若神仙眷侣,百年江湖。

【展策】公孙公子的展小猫15

几人在这二贤庄留了几天,那天之后,丁月华是再没有出现过了,听说是被禁了足。不过,那只闲不住的展小猫是又想把他公孙大哥拉出去逛逛了。
“公孙大哥,这二贤庄附近啊,景色宜人,美味佳肴也是数不胜数啊,不如…咱们出去瞧瞧”展小猫眨着眼,一脸“谄媚”。
公孙策思考良久,也明白这小猫是闲不住了,而自己自来了这,也光闷在这宅子了,想着出去瞧瞧,就点了点头应许了他。
展昭那是差点没高兴地跳起来,拉着他公孙大哥就往外跑。终于在公孙策叫了好几回“慢点”后,摸摸后脑稍稍慢了点。
二人出了二贤庄后就在外头的集市逛着。一路上展昭那是目不斜视地拉着公孙策走,公孙策心里奇怪,又不点破。这几年来,展昭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外出游历一番,而看他与那兆兰兆蕙的相处,显然不是第一回来此。这次一出来,展小猫就拉着他走,到了集市也目不斜视,一看就是有目的地的。他倒是很想看看展小猫平日里都去些什么地方。
展昭拉着公孙策进了一处雅致的酒楼,又径直去了二楼天字一号的包厢。包厢装饰的倒是清雅,檀木的屏风,上画着水墨山河;窗户只开了一扇,外是碧清湖水;旁是一小香炉,放着不知名的异香……
展昭笑嘻嘻的引着公孙策坐下,拿着桌上的紫砂壶为公孙策添了一杯清茶。公孙策拿至鼻下一嗅,再一饮,苦后甘甜,茶香四溢,是正宗的雨前龙井。
展小猫一副快表扬我的样子,道:“公孙大哥,此间如何啊?”
公孙策放下茶杯,展开手中的扇子,轻摇。“不错。”
“公孙大哥,更不错的在后头呢?”展昭一脸的神秘。
公孙策笑而不语,心道这有什么好神秘的,依这贪食猫儿的性子,八成又是什么好吃的。
“今早我便算到有一贵客临门,果然是一分都不差啊。”人未到,声先至。
公孙策回头一看,一白衣无暇,眉清目秀的男子推门进来,他轻摇手中的青绿翠竹扇,举止温文俊雅。男子见到公孙策后,微微一笑,端着他的扇子见礼“尚书大人,幸会。”
公孙策起身,作揖还礼。还未等他说什么,展小猫的声音就插了进来“贵客临门却只一位,那我是什么?”
“你”那男子笑着与公孙策落座,“嗤,你就是个吃货,每年都要来个几回,算是哪门子的贵客。”
“你!”
“你什么你。怎么,难道在我这里你还想是什么不成”
“我……”展小猫我了半天也憋出个字来,最后只好弱弱的来了句“我的菜呢”
公孙策看的好笑,果然这小猫就是被这的吃食给迷住了,看看那委屈的小眼神,真真是可怜啊。
“你才刚到,这哪有这么快好的。”
“诶,这你可少蒙我了。你既算到了我们要来,自然是备好了酒菜等我们的,别说了,快快快,快端上来罢。”
“诶呦,这多日不见,你这猫儿倒是变聪明了不少啊。”男子笑着又转向了公孙策作揖,“公孙公子,佩服佩服啊。”
公孙策笑着回礼,“哪里哪里。”
展昭那是一头雾水,“喂,陆离,是我变聪明了好么。为什么要佩服公孙大哥啊?”
“为什么?”陆离哈哈一笑,“那自然是公孙先生养猫有方,把傻猫教乖了呗。”
“陆离!你是不是想死!”
“还是这般张牙舞爪的。”陆离依旧是淡笑着摇着自己的扇子,一点儿也不怕展昭少侠的威胁,转而向着公孙策道:“在下陆离,乃是听雨楼的掌柜。”
“倚楼听风雨,淡看江湖路。陆公子倒是洒脱。”
“公孙公子可不愧是天下第一才子,一语就破了其中之意。盛名之下无虚士,此话果然不差。”
“这可是我公孙大哥,当然不凡啦。”展小猫一脸的自豪,然而……“我好像闻到鱼的味道了!”
“虽是只猫儿,鼻子倒是比狗还灵,你的八宝桂鱼来了。”
话音刚落,一青衫女子便将一盘子八宝桂鱼呈了上来。那八宝桂鱼通体橙黄,散着桂花芳香。这鱼一放到桌上,展小猫就急不可耐的喊了起来:“公孙大哥快尝尝,这鱼可好吃了。”
公孙策拿起竹筷一尝,果真入口即化,柔软细腻,心底也感叹展昭果然是个吃货 ,爱吃的东西真是人间美味。
“公孙大哥觉着如何?”展昭一边眨着眼看着公孙策,一边咽着口水。
“不错。”
展小猫开心一笑,这才迫不及待地动筷子,只刚吃一口“咦?这鱼里好像加了什么点什么?”
“哈哈,果真是只会吃的馋猫,里头加了些枸杞和枣子。”
展小猫好奇的撇了他一眼,又继续吃了起来,鼓鼓的嘴嘟囔着“为什么?”
陆离一脸的嫌弃加恨铁不成钢,“你这蠢猫,受了这么些伤,自是要好好补补了。”
“你怎么知道我受伤了?”
“哼,这世上有几件事我是不知道的”
“绿玉竹笋来啦!”青衣的侍女将一盘青翠的菜肴放在琉璃盘中呈了上来。
展昭立马又是“殷勤”地将第一筷子给了公孙策。看得陆离那是连连摇头,表示这展小猫已是被公孙策迷的死死地了,连在吃食这方面都先顾着公孙策,这可越来越不像那个“眼里只有吃”的南侠了。
公孙策将那笋竹送入口一尝,顿时大喜。这竹笋做的滑润爽口,鲜美异常。平常若是人吃了也是赞不绝口的,更不要说公孙策本就是爱极了笋竹的。霎时间,他便一筷子接着一筷子地吃了不少。
而展昭则是在为公孙策夹了那一筷子后,便放下了筷子,就这么笑眯眯地看着他的公孙大哥。他已经很久没见他公孙大哥吃的如此开心了,看来这次可真是来对了……
展小猫看着公孙策的吃相,心底暗暗赞了句“公孙大哥果然是风度翩翩”后,这脑子啊又飞快的转了起来。他在思考,陆离这里是否还有什么好东西可以搜刮,而后……
“佳肴嘛应当配着美酒才好,陆离~”展小猫给陆离眨着眼睛,使了个眼色。奈何人家陆离就是嘴角挂笑,端着手中的茶,时不时还嗅嗅,似是品茶的模样,连看也不看他。
展小猫无奈,加大了声音,“陆离,我可记着咱们去年还埋了坛桃花酒呢!那酒我可是也有份的啊,快快拿上来。”
“嗤!”陆离冷笑一声,“酒?”陆离扫了眼公孙策瞬间凌厉的眼神,看着展昭道:“我倒是想拿上来,不过……你敢喝么?”
“我?我为什么……不敢……”本来理直气壮的声音在看到公孙策的眼神后,慢慢的小了下去,最后便直接被他转移了话题,“吃菜,快吃菜。嘿嘿嘿,公孙大哥,吃…吃这个,这个好吃。”
“哼!”陆离嗤笑了一声,这猫儿还打哈哈呢,这可真是被吃的死死的啊。“你啊,还是多喝点汤吧。”
陆离刚把热腾腾的汤推了过去,那汤立马便换了主人。“公孙大哥,喝汤啊,这个汤啊,我跟你说……可好喝了。”展昭谄媚的借花献佛,结果又在公孙策面带微笑的眼神中败下了阵,只得笑笑移开了眼,低头看碗。
“说吧,又来我听雨楼做什么。”
“做什么?你听雨楼就一个菜馆子,我当然是来吃饭的呀。”
陆离咳嗽了一声,掩饰了下自己被呛到的事实。右手死死攥住了他的青绿翠竹扇,心里那是一阵无语,也就是这只臭小猫会把如此雅致的听雨楼唤作菜馆子,他居然把听雨楼和那种烂大街菜馆子相提并论!展小猫,着实可气!想着想着,这语气也是不善了起来,“信你才有鬼呢,你来我听雨楼就单纯为了吃饭?”
“又不是没有过!”
“八成都有事!好了,你可别害羞了,说吧。今儿个又要我找什么呀,展少侠!”
“我我我,真没事!”展小猫拼命的辩解,还给陆离打着眼色,只是……
“呀!我说你这回怎么这么客气,以前的理直气壮呢,嗯?”
“我……我以前怎么啦……”
“嘿,您还不认了。您以前不是一来就跟大爷似的么。什么名家字画,古书文案,文房四宝,古董碑帖,那可是怎么珍贵怎么来啊~而且还一件比一件难寻呢!”
“我我我……”展昭心虚地看了看公孙策,发现他的公孙大哥正以一种探究的目光看着他后,整个就是冷汗直冒啊,像是个做错了事的孩子,坐立不安。
陆离看着他这个样子,心里那是通畅了不少啊。叫你说我的听雨楼是菜馆子,哈哈哈,这下慌了吧。
公孙策就这么静静地看着他,心里确是一阵一阵的暖流。他想起了包拯说的话,想起了书房里那一件件“宝贝”,想起了展昭每次献宝的样子……展昭他…到底还做了多少?竟让自己好像每次想要什么都习以为常地告诉他……







评论(5)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