窺命天機

少年不知情爱香,隔窗送我一芬芳。

【莲心】血莲祭02

“放过你?是你自己不放过自己,我又如何放过你?是你自己执念太深才会看到我,要我放过你不如你自己放过自己”
哪吒双手握拳,将指甲都嵌到了肉里
“如果你要结束这一切也不是没有办法,入魔道,杀!”
“绝无可能!”
“不可能吗?你不是恨他们吗?你本惊才艳艳,天赋禀异,是谁害你道基尽毁,此刻要这样不人不鬼的活着!你说你不介意,你真的不介意吗?你骗的了所有人却骗不了我,你早就知道了不是吗?莲花化身就是一个笑话,你无魂无魄就是一件死物,是怪物,是谁害你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的,是谁把你从天之骄子变成现在这副德行的,你说你不恨他们,你说你不在乎,你要不要好好问问自己的心”
“我没有!我不恨他们。”
“不恨吗?你一出生你爹就想杀了你,喊你妖孽;不恨吗?所有孩子都在享受父爱的时候你得到的是什么?不恨吗?在别人逼迫自己孩子时你的父亲是怎么做的?他让你去死,为了那些贪生怕死的愚民让你去死!不恨吗?他打破你的金身连一点活命的机会都不给你,他甚至夺走了在这个家里唯一在乎你的娘亲!不恨吗?你在天上这几千年又为他做了多少事,你装了这几千年的乖儿子又得到了什么?自始至终他都没有在乎过你,从头到尾他都只想让你死。不恨吗?不在乎吗?你如果真的不恨不在乎,那么,你今时今日就不会看到我,更不会把自己折磨成现在这个样子!”
“够了!不要再说了,不要再说了!”
“怎么,受不了了?三百年了,你每次都是这样,不敢面对自己的心,永远都在骗自己”
“我叫你闭嘴,不要再说了!”
“你瞧瞧你这副样子,你……”
“噌!” 哪吒一剑向心魔劈去
“哼,又是这副样子,我消失了我说的一切就不存在了吗?可笑!”
心魔反手一剑将哪吒的剑架住,乒林乓啷,二人转眼之间便过了八十一招,哪吒出了八十一剑,心魔便封了他八十一剑,“很惊讶吧,我已经能和你抗衡了。”
“与我抗衡?笑话!”哪吒挽了个剑花又向心魔攻去。
人人都知道天庭斗神有一杆火尖枪,霸气非常无往不利却不曾知剑也是哪吒的强项。那剑舞的如蛟龙出水,轻灵异常越又锋利无比,锐不可挡。可心魔就是从哪吒心中演化而来,一招一式早已了然于心,竟然也打了个旗鼓相当。
阴阳双剑在空中擦出火花,一红一白两道身影上下翻飞,打的难解难分。
“嘭!”阴阳双剑同时震飞出去,二人也同时蓄力对拼一掌。。二人的实力都不可小觑,各自喷涌而出的法力在空中形成了一个漩涡,满池的莲花被余波带的东倒西歪,花瓣漫天飞舞……
“哪吒!你还不住手!别忘了,我就是你,现在所伤所耗的都是你自己!”
“我不在乎。”
“嘭!” 法力像是不要本钱一样的喷涌而出,心魔见此也只能加大力量的输出,与哪吒相抗。
终于二人的力量都到了顶峰,“嘭!”的一声,一红一白两道身影同时被震飞出去。哪吒撞到了柱子上,摔落在地的同时一口鲜血自他口中喷出,而心魔则在半空中就溃散消失无踪了……
心魔消失的一瞬间,心魔所伤依旧返还给了哪吒。
“唔……” 哪吒紧咬着嘴唇不让自己发出声,额头上渐渐布满了冷汗。
“呵,我说你不能与我抗衡吧,你看,还是我赢了…唔……”
他一只手捂住胸口一只手死死撰住自己的衣服,嘴唇被咬出了血。
贞英在莲池旁看着因为疼痛而缩成一团的哪吒,心里一阵心疼。三哥总是这样,自己疼却从不说,等到别人发现他受伤了问他时他也从不会喊疼,永远都是在笑着说没事尽管他已经疼得嘴唇发白冷汗直流,永远都是一个人舔着伤口。
“主人!”一声少女的惊呼自结界中传来
,结界之中一条红绫闪现,变作一少女落在哪吒身边“主人你没事吧。你……你……”来者正是混天绫的器灵红绫。
红绫将自己法力渡给哪吒,助他平复体内狂躁的法力。
“够了,红绫。”
“主人,可是……”红绫看着哪吒依旧发白的脸色,没有撤下自己的法力。
“我说够了,红绫,你现在是连我的话也不听了么?”
“主人,我……”
见着依旧没有撤下法力的红绫,哪吒叹了口气,“好了,红绫。乖,听话。你知道我已经没有多余的力气再来管你了。”
“主人……”红绫的眼眶湿润了。
“红绫,我没事了。停下吧,你是我的本命法器你是知道的,以我现在的状况,你输再多的法力都是没用的,本源已毁,灵珠已碎,我……活不了多久了。”
“呜……”红绫双手捂嘴,泪水止不住的滑落“主人。”
“好了,哭什么,扶我起来吧。”
“嗯……啊!主人。”红绫将哪吒扶起越不料他虚弱得根本站不住,红绫只得将他扶着靠着柱子坐下。
红绫一直泪眼汪汪盯着哪吒。
哪吒被她盯得有些无奈“红绫,你不是一早就知道了吗?我早就是已死之人了,当初让我复活不过是武王伐纣需要我罢了,我早该死了。”

评论(1)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