窥命天机

千秋北斗,瑶宫寒苦,
不若神仙眷侣,百年江湖。

【莲心】血莲祭06

殇的眼神十分复杂,他的眼中充斥着心疼,难过,怜惜……他无法想象现在站在他面前的这个身形单薄的人就是当年那个意气风发,难掩锋芒,明珠一样的人。他已经变了太多了,他所经历的一切早已将他的心侵蚀的千疮百孔了,他所经历的一切早已将他心底的美好摧毁,留给他的只有越来越深的绝望。可是,他到底经历了什么?经历了什么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经历了多少才会把一个原本乐观开朗充满希望的人变得这样绝望?让他浑身上下都充满了死气,连一点活下去的念头也没有,甚至要还想要亲手毁了自己活下去的希望。他到底是……
“少用那种眼神看着我,用不着你同情我。喂!你干嘛!放开我!!”哪吒诧异的看着一把抱住他的殇。
“对不起。”殇把头埋在哪吒的颈窝处,闷闷的说。
“什么?”
“我来晚了。”
一瞬间哪吒只觉得自己常年冰冷的身子也有了些暖意,他本来紧绷的身体也渐渐放松了下来这一次他没有推开殇只是任由他抱着,也许是他伤太重了,站不住了。也许是他累了,想要依靠了。也许是他常年寒冷,眷恋这样的温暖了。也许……
半响,哪吒才幽幽的开了口“早来了有什么好,我只会死得更快罢了。你要是早来了,说不定我都死几百年了。”
殇的泪水一下子便缩了回去,“真是个煞风景的,明明接下来咱们该抱头痛哭来着。”
“噗嗤。抱头痛哭么?魔君大人什么时候都变成这种风格了?在我的记忆里好像不是这样的啊。”
“在我的记忆中天庭的斗神战神杀神也不是这个样子的啊。”
“不是我这个样子,是什么样子的?。”
“你想知道?我要是告诉你,你得满足我三个请求。”
“三个请求?凭你?”哪吒不屑地笑了笑,“赢了我再说吧。”
他双手成爪,对着殇的面门攻去。殇则皱了皱眉,躲闪着。
“哼,哪吒,你不要太过分了!别仗着我不敢杀你。”
殇的这番话激起了哪吒的怒火,他越发发狠地调动自己体内的真气,疯了一样地攻击。
殇怕伤着他,便不敢多反击,只是一味地躲着。可是,哪吒是谁,那可是天庭大名鼎鼎的战神,饶是殇这般强大的魔君,要招架他也是十分吃力。更何况,哪吒是不要命的打法,殇又有所顾忌,迟迟不肯下狠手。一时之间倒是狼狈不堪。
不过,哪吒到底是受了伤的,不过片刻便是脚步虚浮,一招一式也是漏洞百出,杂乱无章。
他只觉自己眼前的黑影重重,又不甘心闭上双眼,双手颤抖着,最后竟逼地自己吐了口血。他身子一软,便往下倒。
殇见此,那里还站得住,“哪吒!”他高呼一声就往前冲,接住了哪吒的身子,并将他搂在怀中。“你啊,都叫你不要乱动了,还非要逞强,你怎么就这么不听话呢?你怎么,还是和以前一样呢?”
殇怜惜的看着怀里的人。
“呵呵呵,殇大人还是和以前一样呢!”细细的女声回荡在空间中,让人无法辨别她的方位。
“谁!”殇面上不显,心里却警惕着:来人好高的力量,这么久了,我居然毫无察觉!
“呵呵呵,殇大人不愧是殇大人啊。瞧瞧,这天庭战神都收入了囊中,真是厉害啊。”紫光闪过,空气中陡然出现了女子。那女子有着一双摄人心魄的双眼——幻冥鬼瞳,眼角有一片奇异的图案,似是星芒又像妖花。她身着蓝紫星辰华服,肤色苍白,长长的黑发中藏着几缕紫发。整个人都像是个精致的娃娃,毫无生气。
她莲步轻移,看似缓慢,却在空气中留下了一连串的残影。殇的眼神微动,不自觉的搂紧了怀中的哪吒,“你来做什么。”
“我么?”女子捋了捋自己的长发,“我…自然是来帮你的。”
“帮我?呵呵,梦君大人何时这么闲了,或者是这么好心了?”
那被称为梦君的女子自然不会因为殇的几句话而生气,反而是好心情道:“我帮你么,自然是有原因的。灵君大人你知道的,我从来不做亏本生意。而且…”看着殇紧皱的眉头和满是戒备的眼神,梦君眯了眯眼,“你不是要看他的记忆么?”
“谁……谁想看他的记忆啦。”殇被拆穿了心事,有点窘迫。
“没有么?”女子弯腰,直视着殇,勾起邪笑,“没有,你把人拐到往生境来做什么?”
“我……”
“呵呵呵,既没有,那我就先走了。我可告诉你,没有我,你休想看他的记忆。”女子干净利落的转身,“对了,下次在我面前记得把自己的心思藏好哦。”
“等等。我承认我想看。”
“呵呵呵,早说不就好咯,何必呢?”女子转身看着殇咬牙切齿的模样
咯咯的笑。
殇紧握着拳头,“窥,你的本事有时候真的让人很讨厌。”
“是吗?我可是觉得很不错呢!”窥把玩着手中的头发,“你不这么想,我可是觉得很伤心呢!”说罢,还真的做出了一脸伤心的样子,低头拭泪。
“少装模作样,你会伤心?”
“呵呵,既如此。殇大人,我惹人讨厌的本事,还是不要脏了您尊贵的眼,小女子我就先走了,你保重哦。”
“别……”
“殇大人,可还有吩咐?”窥一脸的邪笑。
“你到底帮不帮我。”殇一脸无奈,涨红了脸。
“呵呵呵,不逗你了。”窥掩嘴轻笑,“帮啊,怎么不帮?不帮你,我来这做什么?”
殇恶狠狠地瞪着她,这女人永远都这么恶趣味。
“你怎么进来的?”
“进来?哈哈哈,这世上还有我去不了的地方么?”窥像是看白痴一样看了他一眼。
殇的嘴角抽了抽,这女人……“你到底要什么?”
“要什么?”窥凑到殇的耳边低语道:“你以后会知道的。不过……你最好祈祷,将来不会后悔,今天救了他。”
“什么?”殇一脸的疑惑。窥却不再搭理他,迅速离开了他,一双苍白的手飞快结印,双眸之中闪过血色的光芒,“窥梦,探!”
只见哪吒眉头一皱,窥便化作光芒四散,消失在了空中。
空间剧烈震荡,回归虚无。一幅更大画卷渐渐展开……

评论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