窥命天机

千秋北斗,瑶宫寒苦,
不若神仙眷侣,百年江湖。

【莲心】血莲祭05

一处仙山之下。
“咳咳……”
“醒了?”
刚一睁眼哪吒就一掌向殇拍去,殇架住了他软绵绵的一掌“我劝你还是消停点吧,你的伤很重。”
哪吒瞪了他一眼,想将自己的手抽回却不料被殇握住了手腕,怎么也抽不回来,哪吒有些恼怒,“放开!”
殇只是注视着他并不放手,反而还越抓越紧,哪吒手腕上的伤口又裂了开来渗出了血。
“你!”哪吒拿脚去踹他却不料殇整个人都欺了上来,两手被压到了头顶,整个人都动弹不得。
殇渐渐伏下身,呼出的气息打在哪吒脸上,他直视着哪吒“真没想到与你相处了三百年,我以为我足够了解你了,时机一到便可将你拉入魔道,却没想到……”
“却没料到功亏一篑,不但没成功还让我识破了身份伤到了本体?”
殇的眼睛微眯了眯,“呵。凭三百年就想了解我?殇,你是低估了我还是太过自负呢?”哪吒毫不畏惧的直视殇
,二人对视着,哪吒的脑中突然闪现了一些片段,那是在三百年间不断出现的片段。哪吒皱了皱眉……
“是我低估了你,可那又如何呢?你现在不一样在我身下无法反抗吗?结局是一样的。”
“一样吗?”
“难道不是吗”歾疑惑地看向哪吒
哪吒的眼里闪过狡黠的光芒。
突然,哪吒一脚踹向殇。哪吒自小就拜太乙真人为师,武功自是不容小觑,再加之他是在殇毫无戒备之时的突然袭击,到着实吓了殇一跳。只是殇身为四大魔君之一又岂会是泛泛之辈,脑子尚未从惊讶之中回过神来身体已然做出了反应,他放掉了哪吒的双手,身体向后一个转身就避了开去。哪吒的双手一得空就立马向殇的面门攻去。
“有没有人告诉你打架不能打脸。”
“是吗?可是……我可是专打脸的呢!特别是你这种男不男女不女的。”
“呵呵,其实你那么说我是不介意的,毕竟……我们长一样不是吗?”
哪吒听闻此言心下恼怒,更加发狠地往殇的脸上拍。反观殇一脸笑意,一边看着哪吒一边随意地招架着哪吒的攻势。
“话说,你不好奇吗?为什么九龙神火罩这样的必死之局会变成现在这样?”
殇和哪吒对了一掌,二人各自退到一边。
“呵,你是在嘲笑我吗?必死之局?”哪吒有些愤恨地看着对面那个红衣红衫的人,最后四个字咬的格外重。
“我可没这个意思。”看着哪吒怀疑的眼神,殇又默默加了一句“我发誓。”
哪吒收回了看着殇的眼神,“哼,有什么好好奇的,再说你怎么不好奇你设下的套会变成现在这样?”
“我……”殇沉默了许久,似是被堵的无话可说了,“呵……还真是牙尖嘴利啊,可是,你不好奇吗?不害怕吗?万一这里有什么埋伏呢?”
哪吒像看白痴一样看了他一眼 ,讥笑道:“我怕什么,大不了一死。再说了,你我命运相连,我死,你也死,你应该不会蠢成这个样子吧。”
这次,殇没有立刻回话,反而一直盯着哪吒。哪吒被他看的浑身不自在“看什么看!我脸上是有花吗?”
“我只是在想你为什么这么想死。”
“我不想死,难道想活吗?”
“恩,不然呢?一个人活在世上不想着怎么活下去还要想什么呢?这世上有多少人为了长生不老与天同寿而不惜一切代价,甚至为此出卖一切……为什么你……”
“因为没有活下去的理由。”哪吒打断了他的话“我的心……不,我没有心。”哪吒捂住了自己左胸口的位置“你也说过了,莲花化身就是一个笑话,没有心没有灵魂就是一件死物,就算有了灵识我也一样和其他人不同,无论我怎么努力都是无法改变的,怪物就是怪物。”就因为这样,是这样吧?所以他也不要我了吧。所有人都不要我了。
“就因为这个?”
哪吒闭了双眼,脑中又闪过了些画面,良久才回到“灵珠已碎,本来我也活不长了,还追究这些做什么。”
“何必呢,你明明知道的,这根本不是必死之局,灵珠是可以复原的!”
“可对于我来说这就是必死之局!我的执念就是我自己,放下执念的方法就是死。所以无论如何结果都是一样的。活在这世上对我来说太辛苦了,我已经没有力气再继续了……我已经累了……”

评论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