窥命天机

千秋北斗,瑶宫寒苦,
不若神仙眷侣,百年江湖。

【莲心】血莲祭18

“谁!”哪吒的眼神陡然凌厉,反手一挥,就将金砖砸了出去。
“咚!”窗子粉碎发出了巨大的响声,待烟尘消散后,那里却是半个人影也没有。
杨戬原是在沉思,这下子被哪吒这一气呵成的动作拉回了神,立马便拔腿追了出去。
哪吒皱了皱眉,抬手将金砖召了回来。看着有些光芒暗淡的金砖,他的嘴角扬起了一抹邪笑,真是有趣的很啊。思索片刻,便也跳窗追了出去。他,嗅到了血腥味…
杨戬沿着空气中残余的血腥味和妖气一路疾行。他的速度一再加快,眼神越来越凝重,完全没有一点因为对手受伤的高兴。奇怪,真的太奇怪了。按理说,他那时候虽说是在沉思,但是他的警惕性还是在的,没道理那妖精这么近还不被他发现啊。而且那时候哪吒发现了他,还给了他一金砖,可是以金砖的攻击性来说,不太可能引起那么重的血腥味啊,如果血腥味已经到了现在这个程度的话,那妖精绝对是不死也重伤状态了,怎么可能跑这么远啊。而且自己已经是以最快的速度来追他了,虽说自己的长处不是在于速度,但也不可能一点踪迹也不显露啊。再看这味道的浓度,那根本就是在目标的百米之内啊。但是现在环顾四周,除了越来越密集的云彩,根本是半个鬼影也没有啊…不对,越来越密集的云彩?杨戬转了个圈,停了下来。“呵,真是有趣啊。我就说怎么可能。”杨戬将手中的黑扇打开,悠闲地扇了扇,”阁下是想做缩头乌龟吗?这样遮遮掩掩可不是正确的待客之道哦。“
四周静悄悄的,除了云彩的移动一点反应也没有。杨戬也不急,”欣赏“了一下四周的风景,“这个组合实在是太丑了,一点都不美观,既然阁下没有审美,那在下就好心的帮帮你们吧。”
“刷!”杨戬将手中的折扇十分随意地掷了出去。“咚!”扇子像是撞到什么重物似的发出了闷响。但是那扇子可是三首蛟又怎么可能像是普通的法器,一击就被击落。扇子在空中转了一圈再一次冲了过去,这一次却不像上一次一样。“刺啦!”就像是布被撕开一样,层层的云彩被扇子撕裂,扇子就这么一往无前的冲了过去,杨戬的嘴角刚刚泛起笑意,却立马顿住,云朵在被撕开的一瞬间开始合拢,就像是没有被撕开过一样,丝毫无损。杨戬思索一番,想要立马召回三首蛟,但让他始料未及的是……他已经与三首蛟失去了联系……
而另一边的哪吒在追出去之后并没有立刻赶往杨戬的方向。他就这么闭着眼,感知着天地间灵气的波动。
过了一会儿,他突然睁开眼,架起风火轮向着与杨戬相反的方向追去。他一边追一边感知分析空气中残余的灵气。灵气剩余的不多,三种可能。一是时间隔太久了,但是从刚才的情况和灵气消散的速度来说这是不可能的。二是本身实力不够,但是刚刚客栈哪里空气中有这般明显的血腥味,可以判定对方应是受伤了,而现在自己以风火轮这般的速度依旧没有见到对方的样子,还有自己已经追了这么久了,可以确定对方实力不弱,至少在速度上是一把好手,且修为深厚,所以这一种情况也可以排除。这么看来,就只有第三种情况是符合的,对方实力高超,且对灵力有十分精准的控制力。这对自己来说,可不是件好事啊。前方有着明显的妖气,他的灵力并不纯粹,呈现橙黄色。妖怪大多修习自然五行之力,那么就代表对方是以土系为主的修炼,并有火系进行辅助。而现在,自己已经随着他来到了林子里…… 这…貌似是到了那妖怪的主场啊…“哼,真是好笑,前面的那个笨蛋是不知都我是灵珠子是么,居然想用相生相克的方式打败我,难道他不知道灵珠子是可以调动天地间一切元素的灵气么。就算是不知道,那他也该知道我以火系的修习为主,他到底是想用什么火来战胜我的三味真火呢。难道是觉得小爷受伤了比较弱吗,看来真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啊…”哪吒冷笑一声,杀气完全释放了出来,加快了速度冲向前方。
虚空之中,似有紫芒乍现。一闪而过,便又消失无踪。
哪吒一路追击,前方那位却是不急不缓,每当哪吒力有不逮之时便放慢速度,故意等他跟上来。而空气之中残留的灵气也是越来越少,可见那妖怪在一路疾行之时亦是在领悟进步。哪吒也不是那愚笨之人,只是这样的做法却是更加激起了他的杀性。桀骜不驯的小魔头可不是什么善茬。
哪吒在反复试探多次,确认对方是在那他当那免费的陪练的时候,呵呵,那股暴脾气立马就上来了。
哪吒的嘴角扬起一抹邪笑,眼神戏谑,只见他眉一挑就将脚下的风火轮踹了出去。“我不管你是谁,也不管你想干什么,但这回你敢将主意打到小爷的身上,那就得付出代价!我到要看看,待我将这林中之木燃尽,脚下之土焚焦,你拿什么与我斗!元素之力,呵呵。”
青鸾和火凤长啸一声就极速飞向了前方。那林中之木皆是古木,存在已久,但遇到了三昧真火却也是遇之则燃,好好的一片森林就在顷刻间化成了火海。
哪吒将神识散开,随时注意着身边的变化,自身也在不断的吸收灵气,自我修复。他嘴上虽狂,但绝不是那鲁莽无脑之辈,之前那妖怪展露出来的一切就足以说明他是个麻烦的对手。但是,哪吒可不是什么怕麻烦的人。更何况那妖怪将他做为免费的陪练,这般戏耍于他,这就更不可能放过他了。
这四周除了木头燃烧的噼啪声,一片寂静,连半点灵气的波动都不曾出现。
哪吒就这么抱着枪冷眼看着这四周。他在等,等那妖怪什么时候忍不住出手;他想看,看那妖怪是否愿意就这么将自己原本绝佳的主场拱手送人;他想要知道,到底是什么人居然有那么大胆子敢把主意打到他身上来,难道……当年东海之事无法成为前车之鉴么?如果是如此,那他到真不介意再来一次呢!
大约过去了半柱香的时间,“沙沙沙”的树叶声夹伴着“噼里啪啦”的火烧声,四周依旧是一片寂静。“呵,还真是沉得住气呢。”哪吒本身就是因为血咒刚过,心情不佳,身体疲惫。在这样的情况下,半柱香已是他忍耐的极限了,他刚抬起手,打算再加一把火时,变故就发生了。
不知是什么原因,林中突然刮起了大风,火势飞快的涨了起来,而本来已是泛起焦味的土地泛起了土黄色光芒,那烧焦的黑色部分却被大风吹得裂了开来,形成了一道道裂痕。那树木也是神奇,有一棵棵开始倒下的,也有像是得了灵泉似得飞快恢复生机疯长的。连树叶也是漫天飞舞,却是悬浮于空中,没一片掉到地上的。
哪吒面对着如此诡异的现象皱了皱眉,原先放松的神经也是紧紧崩了起来,本来怀中抱着火尖枪也是被他紧紧握在了手中。
风雨欲来,那厮是忍不住了。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