窺命天機

少年不知情爱香,隔窗送我一芬芳。

【莲心】血莲祭21

血不断的被吸入地中,这红光也不断闪烁,哪吒流出的血像是有了灵性一样在地上不断蜿蜒流淌,形成了一个古怪的图案。
“吼!”镜棡挣断了混天绫后,更是凶性大发,巨大的虎身迎风而涨。那镜棡本就是赤睛白虎,眼呈赤红。而如今他杀意满怀,双眼更是如鲜血欲滴。
镜棡死死地盯住地上的哪吒,后脚在地上一蹬,巨大的冲力使整个地面震动开裂。他也凭借此力一跃而起,向着哪吒飞扑而去。
看着镜棡的动作,哪吒眼里终于有了些慌乱。他不是怕镜棡,而是这地面不知出了什么事,竟然在不断地吸取他的血液!
哪吒本就是强如之末了,毁掉镜棡的赤炎麟甲已经让他受了重伤,更不要说他之前就已经失血过多了。而现在这该死的地面居然还要吸他的血,该死,这是想把他变成干尸么?他拼命的运转体内的灵力,想要断开那地面对他的吸力。但却如水滴入海一般,掀不起一丝波澜。
镜棡眼里闪过嘲讽,锋利的前爪拍向了哪吒……
哪吒迅速在‘干尸’和‘肉酱’之间选了一个,然后放弃了与地面的对抗,拼命向一旁的大树拍了一掌,闪了开去。
镜棡一击不成更加恼怒,吼叫一声,不断的踩向哪吒。哪吒也不断的轰击树木,借力逃走。
“吼!该死的人!吼吼吼!等我我毁完了这些树我看你还怎么躲!吼吼吼!”镜棡不断吼叫,不断的毁坏树木。
“咳咳咳!”哪吒也不断的躲着,他眼前已是一片模糊了。
只是他们二人都没有发现,树木一棵棵倒下的形状竟暗合了那地上哪吒血液形成的形状……

“吼!”不知踩了多少下,毁了多少树木之后,镜棡终于停了下来,像是看死人一样看着自己面前已经虚弱到极点的哪吒,“哈哈哈哈哈,你再跑啊,怎么不跑了?”镜棡狂笑着化了人形,舔了舔自己长长的指甲 。
哪吒无力地撇了他一眼,喘着粗气没有言语。他是真的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灵力已经全部耗尽,本来灵力压制住的伤势也尽数复发,身上的血液不断的被这方诡异的土地吸收。其实这么严重的伤势足够他昏过去了,只是……疼,太疼了,身上的每一处都疼。一开始那土地吸收他的血液的时候也没什么特别的感受,可是到了后来,却是越来越疼,空间里的一切就像是锋利的刀,触碰就像是凌迟。
镜棡得意而又疯狂地笑着一步一步逼近哪吒,折磨猎物,让猎物陷入绝望是他最喜欢做的事。他举起他的右手,长长的黑色指甲闪着血色的光芒,“桀桀桀,这么好看的脸蛋儿,要是被划花了,一定很有趣吧!”他的眼神陡然凌厉,就在他要下手的一瞬间,脑海里突然却响起了他五岁修习控灵阵时一个奇怪的人说的话:“控灵之阵,天之禁法。心若不正,必遭天谴。今若得之,算得有缘。望其善用,造福苍生。”镜棡停了一下,又嗤笑一声。造福苍生呵,自己乃是魔界之人,造福什么苍生。而后蓄了全力向哪吒拍了下去。
可是就在他将要碰到哪吒的时候,神奇的事出现了。土地上的红光大盛,那被镜棡踩倒的树木突然燃烧了起来,整片森林也化作了一片火海。镜棡惊恐地看着这一切,他已经失去了对控灵阵的控制权,这一切……
他僵硬的回过身看着那倚靠在树下的哪吒,整个人都颤抖了起来:“你……怎么可能……你……你居然逆转了控灵阵……”
哪吒抬眼,就像是变了个人一样,眼里满是冷漠杀意:“很意外么?”
镜棡心里的恐惧无限地被放大了,他颤抖着后退,飞速的向外逃走,没有人比他更加明白控灵阵的可怕了。
“逃得掉么?”仿佛来自地狱一样的话在他耳边响起,“我早就告诉过你了‘心若不正,必造天谴’。”大火熊熊燃烧着,不一会儿所有的一切就散作了烟尘。
“磅嘡”一声,空间碎裂。一切又恢复了原来的样子,哪吒还是倚靠在那树下,却是昏迷不醒。
对于哪吒哪里发生的一切,杨戬可是一无所知的。但他依旧隐隐地担心着,一开始他与哪吒分析的时候就想到了那狐狸精会用离间计让他二人分开,再各个击破。所以他们一开始也就装作不和的模样,先下手为强,诱那狐狸精用那离间计。可是,现在的情况不也是将他们分开,各个击破么只是这回用的是调虎离山计……调虎离山杨戬皱了皱眉,那妖怪现在将自己困于此处,那……
杨戬睁开了本来闭着的双眼,眯着眼看了看周围。他们想要对付的人是哪吒,这个想法蹦到他脑子里的一瞬间他就笑了起来,那小魔头岂是这么好对付的,呵呵,真希望那妖怪不要死的太惨就好。
不过,就在他将要闭上眼的一瞬间,他的气势突然凌厉了起来。哪吒出事了!
杨戬腾地站了起来,也顾不得什么细细观察,直接开了天眼。他额上的第三只眼缓缓张开,神光一现,那云海映在他眼内不断翻滚,一束白光在云海之内穿梭。很显然这又是一个阵法——重云蔽日阵。
这重云蔽日阵与那控灵阵一样,也是上古奇阵之一。只是较之那控灵阵的逆天,这重云蔽日阵还是差了那么点。这阵主在困人,以天上无处不在的云彩作为媒介,让其以一种特定的轨迹飘荡,层层叠叠,生生不息,困死阵中之人。此阵对运转之人并没有太多的条件,只需能翻云覆雨外加法力充盈高深即可。翻云覆雨是大多数修仙之人都能做到的事,而法力高深也不是什么苛刻的条件。事实上,只要是见过此阵的人,基本上都可以运用,只是能得到上古奇阵的人,无一不是天地眷顾,气运加身。故而,设下此阵等杨戬入瓮的,又是一个奇人。
不过,这时候的杨戬可不认什么奇不奇人的,他只想快些破了此阵,去寻他那小魔头。杨戬一边循着那光线破阵一边暗暗的埋怨自个儿,自己的警觉真是被狗吃了,既明白了这重云蔽日阵不是普通的阵法,不是普通人所有的,那也该晓得小魔头那里也不会是简单的人。自己真是……怎么能因为知道哪吒法力不低就认为他可以自己解决所有的麻烦呢他……已经不是前世的灵珠子了,今世的他还只是一个孩子啊,就算他再如何的聪慧,法力再如何高深 ,他也只是个孩子啊!而且,他刚刚经过了血咒的折磨,身子也尚未恢复。身心俱疲的他,还要对付这种对手,自己……自己到底是干了点什么啊!竟与那设阵之人耗那什么时间,也难怪那人不急于动手 真正耗不起的是自己啊 ,要是哪吒出了什么事,这……
杨戬越想越心慌,将法力调到极致,如离弦的箭一般疾掠了出去。他将法力凝于掌上,疾掠的同时不断出掌改变那些云彩的轨迹。这时的杨戬拍出的每一掌都带着担忧、急迫、后悔,每一下都会将一大片云彩击散。很快,他的周围就形成了一片真空地带。只是……那重云蔽日阵身为上古之阵又怎么可能如此好破,杨戬在短时间内拍了千八百掌,那阵法却是依旧在好好的运转,这让杨戬下手更加的狠厉……
云海翻腾的背面,隐于黑衣斗篷下的怪物露出了闪着绿光的眼睛,看了眼哪吒方向的树林,又看了看云海中疯狂出掌的杨戬,“桀桀”怪笑了几声后便化为一团黑气消失在了空气中……

评论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