窥命天机

千秋北斗,瑶宫寒苦,
不若神仙眷侣,百年江湖。

【莲心】血莲祭22

“铛铛铛!”古朴的神钟奏响三声,杨戬浑身一颤,手上蓄力待发的一掌生生停在了半空。他僵硬地回过了身,目瞪口呆地看着某一处,那分明是……
云海翻涌,本一片纯白色的空间突而变得七彩绚烂。远处传来渺茫的仙乐,近了…近了……一女子着了白色仙衣拨开云雾,踏歌而来……
杨戬本就浑身颤抖,在看到那女子的一刹那竟惊地后退一步,满目泪水。
那女子飘然似仙,和着那不知从何而来的乐曲在那云上翩然起舞,时而抬腕低眉,时而轻舒云手。“铛!”神钟再奏,那女子转身,不知从何化出了青锋三尺,舞得行云流水,她身边尽是被剑气所震碎的云彩化作的七色冰晶。一舞剑器动四方,佳人傲世独立,绝代芳华……
七色的冰晶在那一束束光下熠熠生辉,迷乱了杨戬的双眼。“哗!”那女子单手将缠在身上的水袖一展,那水袖便拂向了杨戬的脸,而后她足尖轻点,朝着杨戬而去。
水袖在拂上杨戬的瞬间就被撕裂,“铛!”神钟敲响的声音和着青锋的剑鸣。杨戬徒手架住了那女子的剑,眼中的泪水滴落,“啪!”的溅起水花。那女子的脸也清晰的显现在了杨戬的面前,那赫然就是杨戬之母,当年的瑶姬长公主。
女子轻笑,满眼的杀意立马消失无形,留下的只有母亲对儿子的赞赏,“法力见长啊,戬儿。”
杨戬的手微微颤抖,在那女子唤出“戬儿”的一刹那尤为明显。他低头垂目,额上的天眼也失去了光华。就在那女子嘴角扬起笑意的一瞬间,杨戬开了口,“谢谢你。”
女子不明其义,“什……额……”她瞪大了双眼,惊恐地看着自己被杨戬洞穿的心脏,“怎么……可……可能。”
“你的确是这些年来装我母亲装的最像的人。从袖舞到剑歌,甚至是神钟的声音都一模一样。可是……你没有心。”话毕,杨戬抽回了手,眼里的冷漠显而易见。
那女子不甘的看着他,掉下了云端,死不瞑目。杨戬看着自己满是血腥的手,叹了口气,神色千变万化,向着那女子出现的地方飞去。他居然这么干净利落的杀掉了拥有着自己母亲脸的人,母亲……多看她一刻也是自己的幸运啊,母亲……看着自己沾满鲜血的手…该死,早知道就不把三首蛟扔出去了……小魔头……也不知道他怎么样了……
“嘭!”狐主一把拍碎了她面前的桌子,尖锐的声音格外刺耳,“你说什么!镜棡死了!他还活着”
地下的小狐狸瑟瑟发抖,“是……是的,是小狐狸亲眼看见的。”
“哼!呵呵呵哈哈哈。”那狐狸气极反笑,“真真是祸害遗千年啊,亏我还专门去找了镜棡那个白痴,以为控灵阵能制住他,没想到……呵,镜棡那个没用的东西,真是个废物!”
“主子…现在……”小狐狸小心翼翼地喊了一句面前这个已经疯魔的人。
狐主瞥了眼地上的小狐狸,顺势躺倒在了榻上,想起了几个时辰前,自己将虎君邀回了狐狸洞。
虎君一进狐狸洞,狐狸便跪了下来,“求虎君大人救命啊!”
虎君面上一脸惊讶,“小六这是怎么了,怎的如此慌张,都不像是一洞之主了。”
“虎君大人,虎君大人就别打趣我了。我……我真是要虎君大人救命啊。”
虎君嘴角微扬,“说罢,何事。”
“虎君大人可知阐教三代弟子试炼一事”
“那又如何”
“我……”
“你可别告诉我堂堂的狐主会惧怕几个小子。”
“我……不瞒虎君大人,我…我也是他们目标之一,来的人是……是杨戬和哪吒。”狐主一脸的无奈焦急。
“哦,是么”
“虎君大人,虎君大人救命啊,事成之后,我定会报答虎君大人的。”
“哈哈哈,小六啊,你……觉得我会缺了你的报答么?这样的条件可还不足以让我因为保你而得罪阐教哦。”
“我……若是我拿圣兵交换呢?”
“圣兵!此话当真”
“自然当真!”
“那……应了你,也未尝不可。只是……圣兵何在”
“虎君大人也知道,群妖山之所以能在天地间存在,不为魔族吞并,不被天庭管辖,就是靠那一柄圣兵。只要虎君大人能帮了小六这一回,那小六必将圣兵双手奉上!只要虎君大人有了圣兵,那么,那龙尤可还嚣张地起来到时候,就算是魔界三巨头也不见得能压制住您,没有了圣兵,这群妖山也不过是一盘散沙,还不是任您宰割。您一统魔界也是指日可待啊!”
虎君思索了片刻,道:“你可知道骗我的下场。”
“神形俱灭!”
“呵,我可不会让骗子这么轻松的形神俱灭。”虎君摇了摇头,“这儿我应下了,只要他们威胁到了你,我自会出手的,你下去罢。”
狐主越想越高兴,将自己的手放在眼前,细细的欣赏着,“将消息放出去,传得越快越好。一炷香内,我要群妖山上上下下全都知道。特别要照顾照顾桃夭洞里的那位虎君大人,他可是我们的贵客,你亲自去,给我伺候好了。”
“是。”小狐狸偷偷看了眼榻上的女子,应了声便退了出去。
狐主眯了眯眼,瞧了眼桃夭洞的方向,扬起了笑容,目露凶光,“我就不信,这回你还逃的掉。”她偏了偏头,一脸的疯狂,“该死的老虎,跟我装什么大爷,到时候就等着跟那个该死的灵珠子一起下地狱吧!哈哈哈哈哈,全都去死吧,哈哈哈哈哈!”

“沙啦沙啦。”空中的云彩像是被谁打碎似得,淅淅沥沥下起了雨。哪吒还是躺在那树下,双目紧闭,苍白着脸毫无意识。雨水从他脸上滑下,湿了他的衣衫,在他身边溅起水花。
这林中除了雨声一片寂静,毫无生气。却不知是从何处传来了叹息声,“唉……你…”那人欲言又止,而后便归于沉默,仿佛他从未来过。只是,那正在恢复的林子却是在提示着那神秘人一直都在暗处。
雨水带来的水汽不仅是树木的大补之物,同样也对哪吒的伤大有裨益。其实哪吒善用火,连兵器火尖枪也是火系的神兵,而当年太乙为他做身子时用的莲花荷藕,可让他受了不小的苦。众所周知,水火不相容。莲花荷藕是最离不得水的,而他本身却是个爱玩火的主儿,这让他在重生之后,每隔一段时间就得在那乾元山的莲花池里泡上一泡,养养身体。刚开始时他并不知道,那时的他心里满是仇恨,一天到晚只知道练枪。可怕的事就在他不眠不休练了三日枪时发生了 。
那时,哪吒只觉得自己的身子如同被火灼烧一般,事实上,他的皮肤也确实变得焦黑。他的法力在全身暴走,其感觉与真的被火燃烧一模一样,只是,人家那是被外火燃烧,火气还可以扑灭,而他……却是再被自己的法力在体内燃烧,这样的‘火’要怎么灭啊……后来,在他以为自己又要死的时候,很幸运地被他的师兄金霞发现了,然后太乙就风风火火地将半死不活的他扔进了莲池,并告诫他再不许过度使用他的力量……
大雨越下越大,哪吒的全身都湿透了。如果有法力高强的人在这的话,那么他一定会发现空气里所有的水灵气都环绕在哪吒身边,使他整个人都泡在水中,修复着他身上的创伤。哪吒因为水灵气的围绕而散发着幽幽的白光,这让他看起来柔和了不少。
“唉……”林子里又传来了一声叹息后,重新归于了寂静,可很明显的是有什么东西不见了……
杨戬顺着那女人来时的路一路疾行,轻轻松松便走出了这号称上古奇阵的重云蔽日阵,真的……轻松的不像话。这样的轻松却并没有让杨戬放松,反而更让他确定,那人绝对是别有用心,想着各个击破。念及此,他不由得更加担心哪吒的处境……
杨戬破了重云蔽日阵后,立马唤了那不知东南西北的三首蛟过来,并召出了哮天犬,寻着哪吒的气味。这一番动作一气呵成,行云流水。但可笑的是,还未等哮天犬动作,杨戬一低头便发现了靠在树边昏迷不醒的哪吒……
原来那重云蔽日阵虽是隔离了一方空间,但那空间其实也只是在真实的空间之上构建形成的,杨戬在不断地疾行中,竟来到了哪吒那树林的上方。
杨戬不顾那哮天犬的叫声,从云端一跃而下,雨水立马打湿了他的衣衫,而他却是像没有察觉一般,而今他的眼里心里,就只有那树下的小魔头一个人。
杨戬风一样地掠到了哪吒的身边,他的双手颤抖着,小心翼翼地扶起了哪吒。他在害怕,害怕和当年一样,而当他的双手触到哪吒冰冷的皮肤时却放下了心,还好…还活着,他还活着。
“哪吒哪吒”他轻声唤着他的名字,而怀中的人却毫无反应,犹如一块凉透了冰块。
杨戬将自己身上的丹药一一拿出,想着喂哪吒吃些,自己再用法力为他疗伤。可是,不知为何,哪吒的体温越来越低,而那丹药却是怎么喂也喂不进去。杨戬一次一次的尝试,可是就算把丹药放进了哪吒的嘴里,他也会立马就吐出来。杨戬急得团团转,偏生在杨戬跃下云头之时,将那哮天犬留在了云端,这时候哮天犬一点也没眼力见的乱叫,更是让杨戬心乱如麻。
瞧着自己怀里的人越来越虚弱的样子,杨戬再不犹豫,下了决心,就将丹药一股脑儿的塞进了自己嘴里,对着哪吒的唇便吻了下去……

评论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