窥命天机

千秋北斗,瑶宫寒苦,
不若神仙眷侣,百年江湖。

【越兰】心渊·渡

慕容白独自一人回了莲池,忍着疼痛除下了那一袭白衣。
陵越见了他身上的伤,心里一阵疼痛。除却胸口那三处崭新的伤痕,他身上的旧伤也是纵横交错,附在白净的肌肤上十分之显眼。
慕容白换好衣物,盘腿而坐。疗伤之时却又遇上了心魔……少时的一句“凭什么!”成了他如今的噩梦。
“心魔,乱我心智。”
“是你自己乱了吧?你根本不想再守护这帮愚蠢的村夫了。”
“一派胡言,守护这个地方乃是我族的使命。”
“你想不想要更加强大的力量?想不想长生不老?”
“孽障!”

“封魔很累吧,你的躯体还能承受么?”
“闭嘴!”
“怎么了,这镇子里连个挑粪的活得都比你久,去守护一群比你长寿的人,值得么?”
“不要再说了,不要再说了!”
“来吧,与我一起炼化生灵,获得强大的力量,长生不死!”
“不要再说了!”

“慕容白怎么了?他怎么这么弱啊?”
“慕容公子怎么了?”
“慕容白快不行了,咱们快点跑吧!”
“怎么回事!”
“他要是死了,下一个就轮到我们了!”

“天地不仁,当断则断!”

“慕容白,你守护这群庸人何苦呢?你又不欠他们的,是他们欠了你的,该他们还债了!”
“逆转大阵,毁掉封印,放出黑魔气,拿他们的性命,炼化不老金丹,肉身成圣!”
“逆转大阵,肉身成圣!”

“逆天改命,我自逍遥!”

陵越眼中隐有泪光闪烁,那群人怎么可以这般对他,将他一步步推向这万劫不复的深渊!
为什么!他到底何错之有,他有什么义务去守护他们。
凭什么!那些人到底凭什么这样理所当然!

“纵横纵横荡魔邪,一剑斩群妖!”

慕容白死了,万刃锥心,灰飞烟灭,连渣都没剩下。空间也因此剧烈抖动,众人全都回到了慕容白的莲池,见到了倒在地上的兰生。
陵越见了兰生立马上前扶他,只是令他差异的是,他的手又一次穿过了兰生的身体,明明不是前世却碰不到他……
陵越皱起眉头,向红玉投去了疑问的眼神,红玉也只摇摇头,显然她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而当她正要开口时,却被兰生的声音打断了。
“唔!”兰生睁开了眼,眼中却不见了那份纯真。显然,他也见到了自己前世。兰生撑着自己起来,却触到了手边的剑,慕容白的剑。
他立马看向莲池,果然,那个封魔的葫芦就这么浮着。
兰生垂下眼眸,冷笑道:“呵,这次是你动手,还是我自己动手?”
葫芦在空中滴溜溜地转,没有反应。
兰生深吸了一口气,“你真当我什么都不知道么?说话!”
葫芦震动了一下,“呲呲!”地冒出了白烟,依稀辨得是一个老人的模样,那就是慕容白的老祖。
“哼,舍得出来了?”
“孩子……”
“少叫我!慕容白,晋磊这两世还不够么!慕容白是你们慕容家的子孙,你身为老祖是怎么对他的!还有晋磊,你有什么资格来决定他的生死!你凭什么让黑魔气去蛊惑叶问闲,让他杀了晋磊满门,那些人就不是人么?只因为你要晋磊报仇,沾上因果,挥剑自尽,用他剩余的寿元来冲击黑魔气的封印,你就可以滥杀无辜么?我看黑魔气根本不是魔,你才是魔!”
“哈哈哈,你知道又如何?你没有办法改变。慕容白没有子嗣,那我所要的寿元就只能从你们转世的身上取,你逃不掉的,我会一直跟着你,生生世世。不论你惊才艳艳抑或是平庸无能,你都会在最好的年华死去,记住,你……没有未来!”

评论(1)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