窥命天机

千秋北斗,瑶宫寒苦,
不若神仙眷侣,百年江湖。

【越兰】心渊·转

剑灵红玉拉住明显已经慌神的陵越,一如既往冷冷地安慰:“你冷静点。”
“冷静?你要我怎么冷静!兰生不见了,我弟弟他不见了!你要我怎么冷静啊!”
“我知道你着急兰生不见了,但你这样怎么找兰生啊!”
对对对,我冷静,我要冷静,我找兰生。可…可是……可是他能去哪里呢……我……”
“好了,别急了,我觉得我们可以找人问问,说不定会有线索呢。”
几人立马分散,四下寻找。陵越将血中的烛龙之鳞捡了出来,细细摩挲,“兰生,你可一定要没事啊……”
“请问一下,你有没有见到一个约摸十七八岁的少年?大概有这么高,蓝色衣服……”
几人在大街上不断寻找,特别是陵越,拉着人就问,只是一直都没有人见过。终于在一次次失望后,一个卖豆腐的小贩凑了上来,道:“你们要找的可是一蓝衣少年?”
听着这话,陵越原本暗淡的双眼立马亮了起来,“对对对,他大概这么高,你……你有见过?”
“嗯,眉清目秀的是么?”
“对对对。”
“我见过,昨夜我挑着豆腐回家的时候,见他一个人,摇摇晃晃地出了城,大概往那边去了吧。”那小贩指了指城外的树林。
陵越道了声谢后便直接掠了出去,红玉与屠苏对视了一眼后,摇了摇头,也就跟着赶了去。
兰生吐完血后,身体突然变得十分虚弱,就好像是被什么东西吸走了体内的精气一样。他的脸色一日比一日苍白,人也是一日比一日消瘦。原本亮如星辰的眸子也变得黯淡无光。陵越的样子在他的脑海里不断的出现,但最后总会变作他决绝离去的背影……他的心底总有个声音告诉他,往那去,往那去……
这昏昏沉沉的,一路跌跌撞撞,兰生的身体早就到了极限,一个不留神,便掉到了一个洞里……
陵越等人一路走来,一路问,就这么追寻着兰生的踪迹。最后一位大娘告诉他们,前头是一个荒村,名叫石牛镇,已经很久没有人烟了。前几日却见一个少年跌跌撞撞闯了进去,恐怕是凶多吉少了。那荒村邪乎得很,进去的人都没有出来的。
陵越这一听兰生有危险,也顾不得听什么老婆婆的劝告,直接就掠了进去。只是一进村,一行人便感受到了这村庄的不同之处。
那村外的大娘分明说这石牛镇乃是个荒村,可眼前的村庄却是人来人往,好不热闹。得于自身是剑灵的缘故,只一刹那,红玉便反应了过来,“前世!这与上回晋磊之事一样,是前世!”
这话却让其他人起了疑,娇俏的小狐狸立马便问了出来,“兰生的前世不是晋磊么?怎么会……”
“碰!”一只巨大的白虎妖的出现打断了他们的话。那虎妖一来便在那村里为所欲为,残害百姓。
那陵越一行可都是修道之人,哪里见得这般景象,正要出手,便见白衣的公子执剑而来。白衣的公子剑法非凡,行云流水,那虎妖被打的毫无还手之力,连连溃败。
“哇!好帅啊!”小狐狸立马叫了起来。
“等等!”晴雪不敢置信地指白衣公子的脸道:“那……不是兰生么……他的法力……好强啊……”
那虎妖边打边求饶,而那慕容白却无动于衷。就在所有人以为这打斗就会这么结束时,虎妖的一句长生不老却让慕容白顿时失了心神。那虎妖也趁此机会,发狠一击。
陵越心神一颤,“兰生!”
慕容白还是受伤了,血色在那一袭白衣上鲜红刺目。
“当家的啊!”
“慕容公子今天确实有点……”
“祖上镇妖时留下的诅咒……造孽啊……”
听着王嫂的哭喊,看着周围村民的指点,慕容白失魂落魄,转身离去。
一袭白衣、清冷、孤寂……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