窥命天机

千秋北斗,瑶宫寒苦,
不若神仙眷侣,百年江湖。

【越兰】心渊·终

“凭什么!”
“凭什么?我也问过凭什么,他们凭什么要杀他!”老祖淡然的样子已经不见了,剩下的只有疯狂和不甘。
“他?”
“黑魔。”老祖在念到黑魔时,渐渐平静了下来,脸上甚至泛起了笑容,是幸福的笑容。
“黑魔啊……黑魔的的确确是魔,可是他却是没有伤害过一个人。当年,我与他相知相爱相守,可是……”说到这时,老祖低下了头,仿佛是在极力克制着自己似得,语气颤抖,“可是,那些无知的村民却认为我与魔为伍,怕我与魔一道害人,他们……他们只是怕啊,明明什么都没有发生,他们……却为了心里那点所谓的害怕不惜设下陷阱,让我误会他,伤害他!直到……直到最后真相大白的时候,却来已然不及了……他……已经散为了魔气……我集齐了所有魔气,以身镇魔……”
“以身镇魔?说的好听,我看你只是为了陪他罢了!”
“那又如何?”
“那又如何?呵哈哈哈,那又如何?你竟问我那又如何?你说的好听,以身镇魔。你连累了多少人啊!慕容家自你起,传承至今,多少代了!每一代人都是被你窃了寿元,短命早死!那可都是你的后人啊!”
“后人又如何,为了他我什么都可以做!”
“那那些村民呢?他们是无辜的!”
“无辜?哈哈哈哈哈,真是好笑!”老祖身上的黑气越发浓重,看着方兰生像是看着一个笑话,“我告诉你,这世上从没有什么无辜。当他们纵声欢笑之时 ,可想他们无辜?当他们心安理得的安享和平时,可想他们无辜?当他们富贵荣华时,可想他们无辜?无辜?哪来的无辜,他他他还是他!既享了我慕容家给他们的安宁,谈何无辜!他们敢这样对他,就是咎由自取!慕容家的人死了,他们凭什么还活着!”
“你……疯子!”兰生看着杀气凌然的老祖,从心底泛起了凉气,这老祖……已是入魔了吧……
“疯子?我还就是疯了!”老祖眯了眯眼,看了陵越方向一眼,嘴角泛起邪笑,“若你的挚爱之人死了,你当如何?”
兰生闻此言,如同被闪电劈了一样浑身一颤,自己……
陵越的脸浮现在了兰生脑中,若是那个人不在了……不不不,不可能的!那个人那么厉害,怎么可能呢?不会的,不会的,一定不会的!
可兰生越这么想,脑中就越出现那人浑身是血,满身是伤,奄奄一息的模样。兰生心底的恐惧不断蔓延,骇得他浑身颤抖。
老祖就这么看着他,面无表情,眼中满是嘲讽。
慕容白、晋磊、方兰生,呵呵,都一样。
兰生不断颤抖,以至于连站都站不稳,额头不断渗出细汗。他脑中的陵越已从那重伤濒死转为了那天转身离开的背影。那夜的风那么冷,那露水那么凉,那自己那么无助。他……那人不爱自己、厌烦自己、抛弃自己,那……这世界还有什么好留恋的呢?若是注定无缘,天各一方,那……倒不如现在就做个了结!呵呵,老祖倒是没说错,若是挚爱之人死了,自己怕是会比他还疯吧。只是,至少他们真心相爱,而自己……罢了罢了……
陵越看着坐在地上失魂落魄的兰生,只觉得自己的心竟有些不安。他想唤他的名字,但他的脖子却像是被人扼住了一般,张不了口。他只能这样看着兰生,什么也做不了……
“我答应你,我帮你。”
所有人都被吓了一跳,老祖的眼中却是了然和嘲讽。
陵越顿时惊恐地瞪大了双眼,他……他说了什么……
惊讶、愤怒、心疼。
不敢置信、无法思考、一片空白……
“我帮你,你想让我怎么做?”兰生捡起那把通体雪白的剑,将其拔出,挥舞了几下,如同一个玩着玩具的孩子一般。“这样么?”他将剑锋架到了脖子上,眼神是孩童般的纯真。
陵越只觉得他像是掉进了一个恐惧的海洋。
冰冷、无法呼吸、充满绝望。
“不会后悔么?”
兰生低了头,散乱的头发挡住了他的表情,“不后悔。”若有后悔,也是没有再见那人一面吧……只是,见了有什么用……什么用都没有啊……
“兰生!”
闭目、剑落、血色蔓延……
魂归、封印破、结界碎……
陵越赶忙将那人抱在怀中,用手捂住他的伤口,可却一点用都没有。陵越眼中的泪水不受控制的落下,抱着兰生的手不断颤抖,“兰生,兰生……你怎么可以这么做,你不可以离开我的,我还没有对你说喜欢……兰生,兰生……你起来好不好,起来啊,你起来,哥哥什么都答应你,真的,我什么都答应你……你…你不是要我认你么?我认……我认你啊,兰生。你是我弟弟,是我最亲的人,不,是最爱的人啊,兰生……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兰生……”
陵越涕泪具下,放下了所有的骄傲,什么天墉城,什么方家,他都不要了。他只想要怀里的那个人可以再起来活蹦乱跳地在他耳边吵吵闹闹,就算是每天闹着他教他法术也好,每天闯祸也行,他……只想让他……再回到他身边……
可是怎么办,弟弟丢了……又被他弄丢了……怎么办,上一次,自己还能骗自己说弟弟没死,总会找到的……可是这次,弟弟就在自己怀里,却再也找不回来了……
“我可以救他。”
陵越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你说什么!”
“我说,我可以救他。”
“代价。”
“这你以后会知道的。”
祖灵散、魂魄归、峰回路转。
爱人成双对、一双黄泉路、一对到白头……

评论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