窥命天机

千秋北斗,瑶宫寒苦,
不若神仙眷侣,百年江湖。

【云楼记事】拾壹

华裳伏在地上傻了眼,“这孩子是……怎么了?”而当她转头对上我微笑的脸时,额……她咽了口口水,“属下失态了。”
“无妨。”我挥了挥手 ,“你起来罢。”
她战战兢兢站了起来,却低着头,依旧是低眉顺眼的模样。
“本宫……就这么可怕么?”
“回殿下的话,没有。”
“哼!”我冷笑一声,“没有?那你们一个个到底是在怕什么?每回对着我的时候,都这般诚惶诚恐,我又不会吃了你们。”华裳没有开口,眼神一再闪避,见她如此,我也就不再为难她了,“得了,你……你命底下那些人将霜花那个贱婢的身份,奥,还有她平日的所作所为,多宣传宣传。”既然她凤殊喜欢,那我就帮她一把,闹得更大些。
“是。”
还是这么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也罢,“你下去吧。”
凤殊对我看的也够紧的,我一回来,就着急试探上了。呵,少时她曾是个好姐姐啊,是什么时候呢?她突然一夜之间换了一个人,性子什么的全都变了,变得爱争爱抢,变得心机深沉,变得……唉,真不知道她到底怎么了。这些年来,我也曾问过父皇和母后,可每回父皇都只是摇摇头不说话,而母后则一味地叫我忍让,可是她凤殊是什么性子啊,她这是忍让就能解决的么?我忍了她七百年了啊,她可曾有过满足!她只是更加变本加厉地索要一切!
摩挲着当年在天魔窟他与我交换的那个小瓶子,心下安定了不少。
我只希望,凤殊能长点心眼,别再试探我的底线了。
明日,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吧……
天蒙蒙亮的时候,我终于睡下了,这一睡又是一个上午。晌午的时候,铜雀来回话,说是妙生那只笨猫很是满意我的礼物,在那小鱼干堆里打个几个滚。
想起她猫咪的原形,脑补了她打滚的模样,嘻,真是可爱,“她满意就好。”我喝了杯茶,“怎么,你还有什么要说的么?”
铜雀欲言又止,最后又是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将话说了出来,“妙生殿下今早遇上了殿下,他们一起用了午膳后,殿下抱了她回房……”她说的时候不断瞧着我的眼色,唯恐我发怒,只是……
“傻人有傻福,笨猫嘛……就是有笨猫的福气,嘁,这下手下的还不是一般的快啊。”我面不改色,内心毫无波澜,“你下去吧。”
话音落的一瞬间,铜雀就没了影儿,空气中飘着一句“属下告退~”,呵,这小妮子……
我摇了摇头,起身去了演武场。我觉得我有必要再去帮助他们提升一下战斗力。
到了演武场的时候,我倒发现那块儿比昨天多了不少的厉害人物,看样子这是吃了昨儿个的败仗回去拉人了啊,嘿,昨儿个太无聊,这回倒是正合我意。
我一到场,便有不少人的眼神往我这瞟。我撩了下头发,一个个看回去,那些人倒是立马低下了头。“呵。”一群敢做不敢认的家伙,要看就大大方方看嘛。
台上的人迅速结束了战斗,然后,“我要挑战你!”
“噫~大庭广众之下居然指着我一个姑娘挑战,真不害臊。瞧你长得还不错,本姑娘今日就成全你好了,待会儿可别哭着喊妈妈哦~”
台上的人还是个少年,被我这一番弄得面红耳赤,气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便一掌朝我攻了过来。
“年轻人,这番沉不住气可是要吃亏的~”
我一个瞬移便到了他身后,他一击落空更是恼怒,凭空化了数把飞刀朝我丢了过来。
我足尖轻点他那几把飞刀,借着他那飞刀之势跃至半空,一个旋身便到了他身后,此时他背后空门大开,我只踹了他一脚,他便扑倒在地。
“你输了。”
“我……”
“若是在战场上你已经死了。”
他爬起身,气呼呼地看着我,眼里的不甘心显而易见。
“一开始你就轻敌,你想要挑战我并不是你把我放在了眼里,而是不相信昨日你同伴的话吧,你看不起我。你易怒,我几句话就能将你激成这样,背后空门大开,出手连章法都没有,扔了几把飞刀就觉得自己厉害了么?你以为眼前的是什,还是你练习的木桩子么?”
“瞪我?你有什么资格瞪我!败了居然还想找借口,若我是你,就立刻转身回去闭关!就这样实力上了战场也是拖后腿!”
那少年最后深深望了我一眼,似是要把我的样子记住,然后便转身离去了,满是愤恨的。
我环顾着演武台底下的那些人,“听说你们是天庭战神的部下,是天庭最精锐的部队,可我看着怎么就不是这么一回事呢?难不成,你们的名号都是吹的?”
底下的那群人纷纷抬头,满目的怒气,还有的已经快要冲上来打我了,一些有理智的人拉住了他们,“你凭什么这么说!你知不知道我们有多少战功!”
“战功?呵哈哈哈哈,搞笑,战功对你的敌人有用么?这些战功只会让你的敌人更加地提防你们,以全力来对付你们,而你们沉迷于这些战功,个个狂傲自大。你说,这样的战功有什么用?我看这战功对你们来说就是拖累你们修行的狗|屁!”
“你!”
“你什么你!有种的就打败我,今儿个我不论你们上多少人,不管你们使什么手段,只有你们打败了我,那我才承认你们!否则,你们就是一群没用的孬|种!”
霎时间,那群人是再也忍不住怒气了,一个个争先恐后地跳了上来。
“哈哈哈哈哈,来的好!”我自储物戒指中拿了把短木匕首出来,现在倒是真能好好玩玩了。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