窺命天機

少年不知情爱香,隔窗送我一芬芳。

【云楼记事】拾肆

第二日待我醒转过来时已是日上三竿了,而哪吒早已不在了。我刚想起来却发现自己浑身酸痛,我这是……发生了什么……脑子迅速将昨日之事过了一遍,噫……我昨天到底是做了什么啊……脸又有种火烧一般的感觉了……
“殿下可醒了?”铜雀的声音从外间传来,似是等了许久的模样。
我将自己揉乱的头毛理顺,清了清喉咙,“进来。”
铜雀不是一个人进来的,同时进来的还有华裳和樱落。
“你们这是……”
“回禀殿下,昨儿个铜雀急急忙忙回了长生殿说您受了重伤,还涅槃了,我等就让铜雀先回来照顾您,待我们匆匆忙忙地交接了工作赶了来却撞上了太子殿下抱着您回来……”
华裳说着说着就红了脸,而一旁的樱落又接了话,“我等见此,心知不便打扰,便在殿外守着,直至今早太子殿下出来……”
樱落这还没说完呢,铜雀又抢了话。噫,你们这是接力赛么……“太子殿下吩咐我们,不要打扰您,让您好好歇息。他还说今早您的脉象还有些虚弱,待您醒了一定要让您喝药。”
看着她们仨这一个个的小眼神,还有嘴角那神秘的微笑,我便知道她们心里一定是在八卦我!
我瞪了她们几眼,“那你们还愣着做什么,还不伺候我梳洗!”
“是。”她们几个相视一笑,要多八卦有多八卦!
待我梳洗完毕,华裳将那个小药瓶子给了我,“殿下,这是太子殿下要我交给您的。”
我摩挲着这个结缘之物,微微一笑。只是这瓶子却与之前不一样了,里头的丹药不见了,却放了一张小纸条,我瞧了一眼那三个人,她三人十分识趣的眼观鼻鼻观口口观心。我将其抽出一看,是他的字迹,“小爷我此生定不负你!”
我怎么觉得我眼睛又疼了,泪水好像又涌上来了。我将纸条重新塞好,手紧紧地握着小瓶子,这下可真成了定情信物了……
“殿下?”
她三人不知什么时候居然抬了头,饶有兴趣地围观我,该死,居然被她们看到了我这副模样!
“唉……”
“殿下怎么叹气呢?”最小的樱落居然开了口,看来她是忘了上一次的事了……
“我在想要不要灭口呢?”我怀着很天真很疑惑的眼神看着她们,笑得十分之灿烂。
看到她们一瞬间僵硬的样子,我的心里很是痛快,“将这里收拾干净,一点痕迹都不准留下,否则……你们懂的,哼!”
我直接拂袖而去,留下她们三个面面相觑,“殿下果然还是殿下……”
“被折磨的永远是我们……”
“我以为殿下恋爱了会转性的……”
“呵呵,你想多了,人家只对自家那位温柔……”
“可是为什么我们身为殿下的暗卫,老是要干婢女的活啊……”
“额……要不把活交给我们的下属吧。”
“如果殿下知道了,会有什么后果你知道么?”
“殿下不会知道的,她眼睛受伤了,暂时不会算的……”
然后,这仨便一同大吼了一声,将这活计扔给了她们的下属……下属说,我们一群刺客为什么要干这个啊……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