窥命天机

千秋北斗,瑶宫寒苦,
不若神仙眷侣,百年江湖。

【云楼记事】拾伍

我一连修养了几日,这几日里几乎每日都会有秀女与殿下遇上,但现在我却再没有吃醋的感觉了,反倒觉得这么多优秀的姐妹喜欢他,恰巧也是证明了我的眼光啊~
这日我刚用完晚膳,却见妙生和白雪便匆匆忙忙跑了进来,她二人皆是一身的夜行衣,“你们这是……”
“她有事找你!”白雪瞥了一眼妙生。
“蠢凤凰,我今儿个路过墨记的时候,那位掌柜一脸的神秘地冒出来,说今天我有好运,还给了我件夜行衣,你帮我看看是什么好运啊。”
“好运?”我的眼睛还未大好,看了眼妙生见她两腮红粉面若桃花,确有浓烈的桃花运。“你等会儿,我给你算一卦。”
这世上有句话,“墨家神算,窥命天机。卜测任意,通晓鬼途。”讲的就是当世能卜会算的四位个中好手。
平日里我都以双眼内的阵法直接窥视天机,而如今我的眼伤了,也只得寻了星盘出来,给那笨猫测上一测。反正也是桃花运,笨猫又在这云楼宫住着,这运估摸着也就是应在殿下身上。我思索着,今日也该结束了,不如直接去找殿下好了。嘁,我心里暗暗一笑,直接测了殿下如今的所在……
“咦?”白雪死死的抱着我的爪子,左顾右盼,“这不是温泉场么?”
“喂喂喂!”妙生的爪子扒拉着我的羽毛,“蠢凤凰你带我们来温泉场干什么啊?”
我神秘一笑,“偷窥啊~”
“什么呀!你的窥还真是偷窥的窥啊!”
我带着这两只萌物落在了温泉场水池边的树丛里,“嘘,别说话。”
过不多时,殿下只穿了件白色里袍走进了来。那白袍并未系上,露出了他姣好的身材,穿衣显瘦,脱衣有肉啊~
“嘶~你居然偷看殿下洗澡!”妙生扯了扯我的羽毛,跳到了地上。而白兔子已经开始全身泛红了~
哪吒除去了那件唯一的袍子,全|裸|着进了水池。清冷的月光洒在他身上,真是用玉骨冰肌来形容也不为过。啧啧啧,散开的墨发消去了平日里他生人勿近的气息,给他添了份柔和,眉间的朱砂更衬得他妖孽……
噫~真叫人移不开眼。我感觉白雪松开了我的爪子,歪头一看,她已经鼻血横流,四脚朝天了。我用爪子戳了戳她,她却没有反应,“白兔子?”我又轻轻喊了她几句,她还是一动不动……
“谁!”
不好,被发现了!
“蠢凤凰,怎么办!”妙生急切的看着我。
我对她耳语了几句,“你前几日不还问我怎么扑倒殿下嘛?这就是个好机会啊……”
“哈?”
不等她再说什么,我便一脚将她踹到了池子里,而后屏息凝神。
妙生掉进了池子里后,就开始在水里扑腾着。哪吒原先还皱着眉,看见了这一只萌物后,便好心将她提了起来,抱在怀里。而妙生的两只爪子则刚好放在了哪吒赤|裸的胸膛上。
“原来是你啊,小东西。”哪吒揉着她的头。
她眨巴双眼,两只爪子还蹭来蹭去的。然后,她像是记起了我的话似得居然化了人形!她的双手仍旧摁在哪吒的胸膛上,而她则对着哪吒的嘴啃了过去,没错就是啃!
“哈哈哈!”哪吒笑着将她拉了开去,“你这叫啃不叫吻!”
“咦?”我好像看见妙生的头上出现了好多问号,大大的眼睛忽闪忽闪的。
哪吒对她温柔一笑,“闭眼,我教你。”
妙生顺从的闭上了眼,哪吒对着她的唇吻了过去。而这时,妙生身上的夜行衣居然渐渐融化在了水里……
啧啧啧,这二人赤|身|裸|体,想想也知道下面少儿不宜。我拎起地上昏迷的白兔子,足尖一点,便离开了温泉场,我可不想看|活|春|宫~
出来的时候却看见了墨记的墨掌柜,她手里捧着一男一女两套衣服向着温泉场走去,似是察觉了我的目光,她对着我微微一笑……
我记得妙生身上的那套夜行衣也是出自这位墨掌柜之手吧……真是个可怕的人……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