窥命天机

千秋北斗,瑶宫寒苦,
不若神仙眷侣,百年江湖。

【云楼记事】拾柒

我拎着这俩萌物到了演武场,因了是傍晚时分,故这演武场上没什么人。
天边余留着金乌的太阳火烧印记,金灿灿红彤彤的,很好看。清风送了阵阵的荷香过来,幽幽缓缓,绕在鼻尖,又顺着呼吸沁了心脾。
只我这远望的时间,地上那两只萌物便偷偷摸摸地慢慢往外爬,当我看过去的时候,她二人便默契的一块儿装死。噫~果然是偷食二人组……
我化了人形,一手抄了白兔子起来,一手拎着妙生的尾巴,将她提到了我跟前,“诶,别装了,你俩跑不了了。”
白兔子窝在我怀里,依旧一动不动的装死。妙生睁开了眼,软软蠕蠕地叫了声。“喵呜~”
我瞥了眼她,“嘁,卖萌没用!”
“喵呜!”妙生的眼神突然凌厉,脱去了那副懒懒散散的模样,爪子突然就抓了过来。我手一松,她便从我手上抢过了白兔子,稳稳的落到了离我三米外的地上。
我摇了摇头,明明有这般身法却老是懒懒散散地吃老本。白兔子爬到了大喵的头上趴着,瞪着大大的眼睛无辜地看着我,耳朵还是耷拉着的,怕还是为了给殿下添了麻烦而不开心呢。
忽然,妙生不知是看到了什么,竟眼前一亮,随即“喵呜!”大叫一声,撒腿便往左方一棵大树跑去,差点把白兔子给颠下来。
树后走出了一个少女,年纪不大,那双大眼睛乌黑乌黑的,又是个粉雕玉琢的娃娃。那两只萌物扒拉着她的裙子,将她推了出来。
像是找着了靠山,兔宝宝和小猫咪竟然硬气起来了,小喵还和我张牙舞爪地叫嚣,“蠢凤凰,我告诉你,我不怕你!”
呵,我瞥了她一眼,有本事你的爪子别揪着人家姑娘的衣服啊,身子别躲在人家身后啊~
白雪来了兴致,耳朵也不耷拉了,“云雪,你不老说你是打遍狐族无敌手,是狐族一霸么?来来来,证明你自己的机会来啦!”
那姑娘尴尬而不失礼貌地笑了笑,朝着我盈盈一拜,“我叫冰寒云雪,前辈好。”
原是冰寒云雪啊,她的名头我自也是早听过的。三百岁的年纪,狐族一霸~
“前辈?你竟然叫她前辈!”喵儿的猫眼已是瞪到了最大,看了看我,又抓了云雪的裙摆,亮了银光闪闪的猫爪子似是威胁她,“凭什么蠢凤凰是前辈,按理讲我年纪比她还大呢,你怎么不叫我前辈!”
“这还用问,你这笨猫的年纪全是白活的,人家云雪可是狐族一霸,干嘛要叫你前辈啊,你也不看看自己的样子!就你那小猫爪子除了杀鱼还有什么用啊!从认识到今天我就没见你拿过一只耗子~”
“白兔子你到底哪边的!”小喵放了云雪的裙摆就朝着白兔子'杀'了过去……
“既来了这演武台,可有兴致切磋一二?”
云雪的眼神立马就亮了起来,“好!就请前辈指点一二。”
她嫣然一笑,几个纵跃跳到了演武台上,此时她手上已拿了把通红的骨伞。那伞整体通红,说是红色,不如说血色更加恰当。它的架子是森森白骨制成的,末端还嵌着银色的利刃,下挂着个描了阵法的铜铃。伞面上流转着黑气,细细观之,那黑气循环往复,构成了个奇异的阵法。
从古至今,以伞作为自身法器的修者虽不是很多,但大都是厉害的,比如那四大天王里的魔礼红,他那混元珠伞就是一个宝贝。
看样子,云雪手里的法器便是那噬魅伞了。传闻,这噬魅伞乃是饮了上古凶兽之血的,攻击力极其强悍,那伞上的铜铃有魅惑之音,还会吸取敌方的鲜血。
这般有趣的样子,可是充分地提起了我的好奇心,我很想知道,那伞吸血的时候,是个什么模样……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