窺命天機

少年不知情爱香,隔窗送我一芬芳。

【云楼记事】番外二·金龙鱼事件

云楼记事番外之金龙鱼事件
这几日的云楼宫不大太平,气氛略有些凝重。原因无他,就是云楼宫的主子,咱们的战神大人这几日心情不是很好。白日里浑身散发着一种生人勿近的气场,几十里外都能冻得人直打哆嗦。到了晚上他就将所有人都关在殿外,一个人喝得酩酊大醉。这连连续续七八日,他连后宫都不曾踏入,更别说来后宫给几位小主什么福利了。
窥是云楼宫的几位秀女之一,凤族的二公主殿下,百鸟之王。她知殿下心情不好,却不明原因。窥极擅窥命卜测之术,但不知为何,这件事她始终堪不到半点天机。
这日天还未亮堂呢,她匆匆洗漱一番,便往那墨记店铺子去了。她记得墨记店铺那位神秘莫测的墨掌柜说过,只要需要情报便可去找她。
果然,刚跨进店门便瞧见那位墨掌柜正点香添茶,一瞧便是在等着谁。
窥敲了敲门,在她坐下的一瞬间,墨掌柜将刚做好的茶倒进杯里,“尝尝吧。”
羊脂白玉的杯子透着灵性,青绿的茶水盛在其中,格外清新。俗话说的品茗先闻香,窥将茶置于鼻下一嗅,再这么小酌一口,啧啧啧,果然不是凡品。“茗者八方皆好客,道处清风自然来。墨掌柜这茶可真是不凡啊,用水源、活、甘、清,一样不差。这茶叶也是顶尖的雨前龙井,沏、冲、泡、煮的技法亦是炉火纯青。”
墨掌柜的弯了弯嘴角,掐灭了那燃了一半的香,“窥殿下这个时辰来此可是为了殿下?”
“这云楼宫里的女人哪个不是为了殿下?”窥紧紧盯着墨景朔,见她神色并无半点变化,才又接着道:“我确有一事相询。”
“这世上还有窥殿下算不着的事?”墨景朔随意将茶倒了倒,“窥殿下是个聪明人,请回吧。”
窥点了点头,将剩下的茶水分了两口饮尽,便告了辞。
一回到宫里,窥便将樱落招了来,“东海龙宫的小龙女最近做什么?”
樱落十分差异的看了眼自家主子,咽了口口水,主子这是怎么了,自从知道东海那位与三太子殿下是青梅竹马后,不是一直不喜欢东海么,今儿个怎么反倒问起来了……“您是说敖凌殿下么?”
“昂……”窥含含糊糊应了句,她当然知道为什么樱落会是这个表情。
“听说东海与北海不日便要联姻了……敖凌殿下将会是北海的龙王妃。”
“我知道了,你下去吧……”
樱落像是看到鬼一样看着自家主子这种失魂落魄却又如释重负的样子,主子……这是……疯了么……
小龙女,果然是因为小龙女,在你心里这一宫的姐妹都抵不过她一个吧。只因为她要嫁人了,你的反应就这般大……
嘁,真是好笑,不就是一个龙女么,既然你喜欢,那抢回来不就好了么……
“铜雀!”
“唉!主子!”铜雀急急忙忙跑了进来,看她那上下打量的眼神便知是樱落那小妮子准又在背后说了什么。
“去请了妙生殿下和白雪殿下过来。”
“是,我马上去!”主子最近这般不正常,得找白雪殿下和妙生殿下瞧瞧啊……
“蠢凤凰,你又整什么幺蛾子啊?”
“就是,铜雀说你不太正常诶。”
   (铜雀☞卖队友啊你们……)
“哎呀!你不是疯了吧?听说被兔子咬会得疯兔病哒!”
“呵呵,那我还听说被笨猫抓一下会得疯狗病呢!”
“诶?被我抓为什么是疯狗病?”
“谁让你和哮天犬一伙的。”
“呀!谁和那只傻狗一伙的,白兔砸!你是不是想尝尝这个!”妙生又亮了她那只明晃晃亮堂堂的爪子出来。
白兔子脖子一缩,变成了个雪白雪白的白球球,一下就跃到了窥的怀里。
“好了,别闹了,我有正事找你们。”窥抱着白兔子,使劲搓了搓她的身体,一本正经的对着妙生道:“听说北海有条万年的金龙鱼~”
妙生一开始还焉焉的,在听到金龙鱼三个字时立马两眼放光,这时的她就好像头上有个圈圈似得,北海!万年!金龙鱼!!
“你可有兴趣?”窥凤凰像是不经意问了一句,眼里满是算计的光芒。
“有有有有有,当然有!”一阵兴奋中,她似是想到什么似的,现了原形,“窥~”这两只猫眼眨巴眨巴,小爪子巴拉着窥凤凰的裙子摇啊摇。
噫~撒娇~
窥凤凰将妙生小喵也抱在了怀里,两个毛团软乎乎的实在是舒服得很,“白小兔可愿与我们走一遭,给这小喵找些吃食?”
“好呀~只是……我们不得玉帝许可没法下凡啊……”
“嘁,凤族什么时候归玉帝管了?你俩跟着我还怕下不去?”窥拉了拉妙生小喵的尾巴,“去不去?”
“去去去!”这可是万年金龙鱼啊~小家伙紧紧巴拉着窥凤凰的袖子,可爱的紧。“白兔子你就别担心了,有蠢凤凰在,不会怎么样的。”
白雪皱着脸,“好~吧~”
窥凤凰摸了摸白小兔的长耳朵,顺带将一颗鲛人产的避水珠挂到了小兔身上。只见空气里红光一闪,便不见了三人的身影……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