窥命天机

千秋北斗,瑶宫寒苦,
不若神仙眷侣,百年江湖。

【云楼记事】拾玖

这人未到声先至,只一道紫光晃眼的功夫,这演武台上已是多了个紫衣女子。
那女子看不出年纪,着了件深紫华服,身材曼妙,体态婀娜。她有张巴掌大的瓜子脸,一双狐狸眼甚是勾人,眉间的花钿更添妩媚。那三千青丝挽在脑后,国色天香的牡丹发簪摇摇晃晃地挂在那,又是贵气又是霸道。
我眯了眯我的丹凤眼,一股子傲气就从心底冒了出来。想来这便是那位威名赫赫的妖域之主夜倾城了,呵,这天底下的美人还真是不少呢,还恰巧都住到了这云楼宫里。我平日一向懒散不爱总坐在那任婢女捣鼓,这头发总是半梳半挽,珠钗佩环也是随意的往头上一戴就完事了。衣服嘛,我最喜红色,无论何时都是一身红衣从未变过。而如今……若我是美艳妖魅,那眼前的这位便是妩媚撩人了。啧啧啧,这三太子殿下……还真是艳福不浅啊,自我入宫至今,这神秘睿智的、纯真无暇的、温婉贤淑的、明媚好动的、清丽优雅的、蕙质兰心的……噫,真真是大饱眼福啊……
夜倾城似是被我看得有些冒火,这取了法器九玄花就朝着我攻了过来。
这九玄花可不是什么野鸡法器,那可是正统神魔一体的圣器,想来应是夜倾城的父亲与母亲给她留了神魔两道的顶尖法器,而她再将其炼制融合成圣器的吧。这夜倾城的九玄花可是合了九九八十一朵九玄幽冥花之力呢。都说天有九霄,地有九幽。
《太玄》曰:有九天,一为中天,二为羡天,三为从天,四为更天,五为晬天,六为廓 天,七为咸天,八为沈天,九为成天。 又曰:天以不见为玄。
九玄幽冥花的九玄便是指这花生在'玄',吸收这'玄'九千九百九十九年的玄气才能发芽长叶。而《海内经》则说:“幽都之山,黑水出焉。其上有玄鸟、玄蛇、玄豹、玄虎、玄狐蓬尾。有大玄之山,有玄丘之民,有大幽之国,有赤胫之民。”
九幽虽在地下,但这地下的形态却是一座山。幽都之山,内有黑水,存不死之民。这九玄幽冥花的幽冥便是指这花在在发芽长叶之后迁移幽都,以黑水灌之,九千九百九十九年后才会成形开花,成就真正的九玄幽冥花。
九玄幽冥花如此难得,这蕴含的力量也是极其逆天的。九霄乃是天的最高处,无论是神道法则还是仙灵气韵都已是极致,而九幽乃是地的最低处,从上古时期便已是无尽黑暗了。这样黑白的融合,太极的轮转,不光能将这治愈效果达到几乎起死回生的地步,更可以吞噬一切为己所用。
啧啧啧,也不知道这夜倾城到底是做了什么好事,居然连这种好东西都能被她拿到。只是……再逆天的法器如果没有足够的力量支撑,那……又有什么用呢?
我一挥手,她的那道攻击便被我稳稳地接住了。她眯了眯眼,可见她对我这么轻松能接下她的攻击有些吃惊。我猜,她刚才用了三分力……
我对着她挑了挑眉,她那流转着妩媚的眼睛一下子多了七分战意。
接下来的打斗便是很顺理成章了,整个演武场是沙石飞溅,树木尽断,残影无数,破空之声不断,红紫光芒交加闪耀。
“嘭!”地一声巨响,我与夜倾城皆是喘息不断,退至两边,这种时候就看谁恢复快下手快,招式与招式之间的间隔短了。
退到地面的一瞬间,我立马运了力,丝毫不停地疾掠出去。呵呵,我对付哪吒那个变态的时候会后力不济可不代表对你会!
我运了八成力,又朝她拍了过去。而夜倾城的反应也不算慢,几乎只落了我两个呼吸便也是一掌向我拍了过来。
一红一紫两道法力在空中对拼, 演武场边的一切——尘埃、沙石、花草、树木……都被法力的气场带的飞了起来化作齑粉,若不是云雪护着,就连是白小兔和风小喵都差点卷进去……
“嘭!”破空之声不断,两道法力不断地摩擦产生爆炸,整个地面都开始震动起来了,演武场的青石板早就被掀翻炸飞了出去,终于在最后“嘭!”的一声巨响后,演武场宣告报废了……
“咳咳咳!”
我听见了她的咳嗽声,听声音应是没什么事,估计也就是气息不调吧。最后的时候
,我明明感觉到她已经收不住力了,怕是这洪荒之力,她还不能完全控制吧。也难怪,她会有弑杀的名头。我重重喘息了几下,平了内息。说实话,这回我也是够呛,眼睛还未大好自然用不了幻境和幻界,之前还损了凤血救治毕方,如今这么一下真是……屋偏逢连夜雨啊……
瞥眼看了下演武场……啧啧啧,真真是惨烈啊!那周围的树木东倒西歪,全数折断,青石板砖也已是尽数荡然无存,更不要说演武场中间那道惨不忍睹的巨大沟壑了……
偏生这时候那个始作俑者还一副没事人的模样,“你很不错,我很欣赏你。”
啊~我在心里扶了扶额,皱着眉对着她道:“你玩大了。演武场被毀成这般德行,你如何收场?”
她低了头,还未等我再说什么,咱们的斗神殿下就来了,同行的还有他的部下们,其中就包括了我上回打的那两百多位手下败将。这么大的动静,他不知道才有鬼呢……
说明事情原委后,他竟狠狠瞪了眼夜倾城,神情严肃,“你留下,负责将此处恢复原样。”
夜倾城应了声,虽是满不在乎的模样,但她的眼里却有着藏不住的情意,看来,她也是顶喜欢哪吒的吧。
“让你受惊了。”待我回过神来时,哪吒已是摸了摸我的头,语气柔和,和刚才还真是判若两人啊。这是我和他……自那次以后的初见……我总觉得我的脸又是火辣辣的烫……
只是,殿下你这手法一看就是经常摸狗啊,还有……惊个|毛|线惊啊,老|娘又不是娇滴滴的弱女子,这都能把我惊着我还活不活了……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