窺命天機

少年不知情爱香,隔窗送我一芬芳。

【云楼记事】番外二·金龙鱼事件 05

“哇哇哇!金龙鱼金龙鱼!”风小喵已经兴奋地快要晕厥过去了,两只猫爪子不断地拍打泡泡,真怕她一个不小心将这泡泡弄得四分五裂。
窥皱了皱眉,将小喵提了起来,警告道:“笨猫你先别急,咱现在要是泄露了气息可就不好办了。”
风小喵也不是个蠢笨的,刚才那是被金龙鱼冲昏了头脑,如今得了窥的提点,自是晓得了事情轻重。
“哼,你既带了她们来就该算到有这一出。”小玠冷漠的声音在旁响起,“早早的提点好了,又怎会有这么多事。”
“臭鱼!”风小喵本就是个傲娇货,此刻听得苏玠冷嘲热讽,哪里还记得龙骸池上的惊吓,一亮猫爪子就要扑上去,“你想死么!”
苏玠本是闭着眼站在一旁,听到了风小喵的恐吓才在嘴角泛起讥讽的弧度,冷冷瞥了过去。他深海般浩瀚的眼里是毫无情感的空洞,明明只是普通地一眼,却总令人不断地打着寒战,凉到了心里,又从心底结了万年的冰。
风小喵不住地往窥怀里躲,可那种浑身血液渐渐冻结的感觉却如蛆附骨般,怎么躲都躲不掉……
就在风小喵以为自己快变成冰雕时,窥很是及时地抚了抚她的毛。冰冷如潮水般褪去,剩下的全是窥手上温暖如春的热度,很是舒服。
“嘁,没用的东西。”小玠移开了眼,低头垂眸,看着自己修长如玉的手指相互交错,从一个毒舌的少年变做了一个自闭的孩子。
“小玠,你过分了。”窥安抚着风小喵,皱了眉看着自家捉摸不透的弟弟,小玠的性子真是越来越阴晴不定了,他心底的黑暗好像将他侵蚀得更加厉害了。
“是么?”小玠歪了脑袋,作疑惑状,“这可是她自找的呢,是她……想要吃我的。”他靠近了窥,眼里闪着一片妖异疯狂的光芒,“还是说,我敬爱的姐姐想要我束手就擒,做人家的口中餐?”
“啪!”一个巴掌扇上了小玠白皙的脸庞,火辣辣的。
窥浑身颤抖,看样子气得不轻,“苏玠!”她怒喝了一声后,又放缓了语气,“小玠……”
泪水一颗颗地滚出了窥的眼眶,怀里的风小喵瞪大了眼,感受着自家好友濒临崩溃的情绪,她一下子竟不知道该怎么办,窥她……从来没有这样过……
小喵蹭了蹭窥,小心翼翼的唤着,“窥……”
白兔子也呆呆的,蹭蹭窥的脚以示安慰。
小玠长长的头发盖住了他大半的脸,浓密的睫毛下面是充满了不知名情绪的眼,瘪着的小嘴看得出他有那么一丝的后悔。
窥深吸了口气,将风小喵交给了白兔子,道了句“你们在这待着……”后便掠出了泡泡,话语间夹带了浓重的哭音……
“如果你真的把窥当姐姐的话,就不该这么对她,看的出她很爱你。而且当年的事真的太可怕了,如果可以,我真的永远也不想提起那段时间,因为你根本不知道那对她的打击到底有多大……”
窥尽力收了情绪,敛了气息,换上了一身夜行衣,服下了早已准备好的魔血。这不是普通的魔血,而是当今魔族一方君主——苍炎圣君的血,服下此血便可拥有魔性以及与苍炎圣君一样的气息。
待一切准备齐全,窥静悄悄地掠进了那个黑黢黢的洞穴里,偷盗金龙鱼行动这才正式开始!
那洞里的甬道很是曲折,弯弯绕绕的总也看不到头,窥尽全力掠了许久也达不到底。若不是确定金龙鱼就在此处,这破地方还真像个普通洞穴。
“啪!”空气里极小声地传来了机关启动的声音。
窥一皱眉,身子立刻做出了自然反应,瞬间翻转,一金色的箭羽贴着窥的面便飞了过去。而后,箭雨便降临了,窥的足尖不断轻点旁边的石头,借力躲过密集的箭雨。不得不说的是,龙族真是很有钱的,箭雨共五轮,每轮十万根金箭,每回都是同一时间发出,这一个不查可就变刺猬了啊……
窥乃是凤族的最强者,年纪虽不大,但这力量却是不能小瞧的。
一阵残影过后,洞穴的石壁上尽是晃眼的金光灿灿,而窥则是毫发无伤。她的眼珠转了转,将手一拂便将那箭羽尽数收入囊中,飞速往更深处去了。
机关启动,行踪已是暴露了。
一路上不知是否是龙族觉得没有人能过他们那箭雨的缘故,反正就是没再出现什么机关。
“嘶嘶~”
果然,无论什么时候,轻敌都是最要不得的。
“哐!”还未等窥反应过来呢,那长长的重物已然扫到了她,将她撞在那石壁上,那真是眼前一阵晕眩,气血上涌啊。
一双幽绿幽绿的眼睛出现在了窥的眼前,是一条十米长的大蛇——水虺。
水虺五百年化为蛟,蛟千年化为龙;再五百年化角龙,千年化应龙。
看样子,这只是条五百年,快要化蛟的水虺。
该死,五百年就如此猖狂,老娘正憋了一肚子气没处发呢!
此番行的乃是偷盗之事,这自家的法器自是使不着的,不过这刚刚不正巧收了堆宝物么~
窥的十指皆夹了箭羽,刚将这些玩儿样扔进了戒指里的毒液中,那是一种魔界特有的三蛛毒,见血封喉。
她身形不断瞬移,将手上的金箭不断抛出,只听得“铛铛铛!”的金铁之音不停作响,那金箭不断弯折断裂,水虺却毫发无伤。
不行,得快些了。
窥从戒指里抽了一把大刀出来,那刀面都生了锈,刀锋倒还流转着些光彩,看样子是把尘封已久的好刀。
无边的法力像是不要本钱似得注入刀内,那刀像是饥渴了已久的人遇上了吃食,疯狂地绽放出了光彩。
魔血带来的血气将窥的嗜血本性激发的淋漓尽致,窥就这么毫无章法的手起刀落,手起刀落……
那水虺不断地挣扎扭转,但结果……不用说,毫无用处。甚至由于它的扭转,刀伤遍布了它的全身。原先由于它鳞甲结实而透不进的毒液,此刻也起了作用。不出一会儿,它便没了生息。
但窥此刻却是杀红了眼,意犹未尽呢。小玠带给她的情绪波动还远远没有发泄完……
咱们的凤主陛下化了分身,极速前进。一个不断的投出金箭,一个则依旧提着那把大刀,疯狂地斩杀那后面盘踞的水虺。
是的,水虺不止一条,而是一群。只有这样的手笔才能配的上龙族啊~
她浑身浴血,那盘踞的水虺个个死相凄惨无比,一方水域都变做了浓重的血色……
终于,最后的关卡到了。那五个万年的老龙守着那个金灿灿的池子,池子里的就是本次的目标——万年金龙鱼!
窥隐了身形,控制着自己的法力波动与水波一般。五个万年强者在这,饶是窥也有点吃力。当然,这并不是说她打不过他们,而是打败他们必是要费一番心力,现今这情况,可没有这么多的时间啊……
“飞龙长老,刚才我去查看了一番,似是有入侵者进来了。”
“入侵者?”
“诶呦,这有什么好担心的,这入侵者有哪个过得了第一关的?”
“这倒也是,王花了大成本做的机关还是很不错的。”
“岂止不错啊,就算是没有那东西,这不还有咱们五个么?”
窥挑了挑眉,心下暗自思量,眼里的阵法不断的运转。听起来,这就是北海的三长老——傲宇了。这长老已经有了五万多年的修为,人称飞龙长老,在北海的地位很高。缺点嘛……哼,很是重情,以前还有个妻子,不过死了。而其他四人,无非爱钱爱权爱美人……
窥瞳内的光芒更盛,血色的阵法占据了她整个眼睛,撑得她两边的眼角都崩出了血。
一道道看不见的精神波纹像是躲在暗处的毒蛇,慢慢靠近了猎物,一瞬间便发动了攻击。
在那飞龙长老惊呼“珊瑚!”的一刹那,窥手上五道银光一闪,那苍炎圣君特有的蚀骨针便钻进了他们五人的心脏,一击毙命。
精神力这般疯狂的透支让窥整个人都变得虚弱,瞳内的阵法无法维持,风一般的消散了。
她依旧提着那把不知名的大刀,摇摇晃晃地走出来,脸色虽是苍白,但浑身的气势仍在。
“几位也是绝世的强者,今日死在我手上……”她忽然绽开了一个绝美的笑容,“也不知道上辈子烧了什么好香呢,啊哈哈哈!”
她一人补了一刀,后又劈开了罩着金龙鱼的阵法,这会儿子已经用不着隐藏什么动静了。窥将金龙鱼甩进了她的幻界,让那远古始龙之力震着这个还在垂死挣扎的鱼。
法力与精神力的疯狂透支让她的身体变得很虚弱,窥缓了缓后,用那刀直接劈开了整个洞穴,跃了出去。
而那大刀则功成身退地被她……扔在了原地……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