窺命天機

少年不知情爱香,隔窗送我一芬芳。

【兮何年】苏九篇·叁

窥影勾了勾艳红的唇,凭空将海神杖摄了过来,她用权杖轻点地面三下,整个地面都裂了开来,露出了幽长曲折的暗道。
“随我来吧。”窥影没有瞧得了新名字的玖星,自顾自地走了下去。
玖星也没有不满和胆怯,只紧紧跟着窥影。既认了师傅,那就是全心全意的相信。
窥影微不可察地一笑,看来这徒弟收的也不算太亏。
暗道很长,几乎没有什么照明的东西,只有光滑的不知什么材料制成的墙壁上有着微弱的幽蓝的光,那光的形状也不一样,似是奇异的眼睛,还发出阵阵清香。
“咦?”被墙上的眼睛散了注意力,当玖星回过神来时,那位新师傅已是不见了踪影。
阴风拂面,这暗道本就渗着淡淡的诡异,或者说,这整个宫殿从一开始就渗着诡异,此刻,没了窥影的引导,玖星就像只待宰的小兽,被不见五指的黑暗侵蚀。
该死,自己怎么能走神呢,玖星暗骂自己一句,细细的用仅剩的视力观察四周。
“发的什么呆呀!”红衣的小姑娘鬼魅般出现在了少年的身后,手里还抓着一根咬了一半的冰糖葫芦。
玖星呼地大松了一口气,凝聚了许久的心神也散了开来,他的背已经湿透了,连额间的碎发也黏腻在了一起。“师傅。”
小姑娘大大的眼睛在黑暗里格外的亮,她上下扫了玖星两眼,又咬了一颗冰糖葫芦道:“阿玖,找不到路了,为什么不喊我?”
“我……我这不是在等师傅么。”玖星有些尴尬,毕竟是自己的错。
“等?”小姑娘起了捉弄的心思,眼睛里闪过一丝狡黠的光芒,“那我要是不回来了,你怎么办?这里可是养了一只大怪物呢,你要被吃掉吗?”
“如果就这样被吃掉,那就是我不配当您的弟子。”玖星还是那样平淡,一点表情的变化也没有。
小姑娘见他如此,也没了捉弄的兴趣,转身走到他跟前,“如果做我的弟子有这么高的要求,那么这世上还真没有什么人能达到,毕竟这里的怪物可是吞过天的存在呢!”
小姑娘牵着玖星的手在漫长的暗道里前行,柔和又稚嫩的声音老成地讲着她心里的大道理。
“阿玖,人说会哭的孩子招人疼,你没必要什么事都自己忍着,若非我发现的快,你就真的要被吃掉了。”
“阿玖,不要轻易的相信别人,若非你师傅我是个好人,你早就被骗的什么都不剩了。”
“啊……不对,阿玖,别人不能相信,但你一定要相信师傅,师傅可是好人啊!”
“阿玖,要学会依靠师傅呀,师傅以后就是你的家人了,师傅可只有你一个家人呀……”
暗道很长,小姑娘絮絮叨叨的讲了好多好多的话 。那些话随着风,带着糖葫芦的甜香,顺着鼻尖流到了玖星的心里,就像是冰糖葫芦的味道,酸酸甜甜的。
暗道的尽头竟然有耀眼的阳光,不是海水里的寒凉,而是从未有过的温暖。绿油油的海草地,蓝盈盈的天,形态各异的红珊瑚,还有错落精致的楼阁。
少年微笑着看着被红衣小姑娘紧紧拉着的手,呢喃了一句,“我相信师傅会回来找我的。”
小姑娘的耳朵可是灵敏的很呢,她停下了一路的絮絮叨叨,探究般地看着自家新徒弟的眼睛,“诶呀,你这孩子怎么……你反应怎么这么慢呀,这不是好久之前的问题么?我刚刚说的话你是不是都没听进去呀?你……你不会很笨吧?”
看着小姑娘急得跳脚的模样,玖星的嘴角弯起了大大的弧度,“我会努力的,师傅。”
师傅?   家人?
这样的新生好像……还不错啊……

评论

热度(13)

  1. 賀瑞是真的在遛鸟窺命天機 转载了此文字
    你……好快……心情复杂……(๑‾᷅^‾᷅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