窥命天机

千秋北斗,瑶宫寒苦,
不若神仙眷侣,百年江湖。

【云楼记事】贰拾贰

三百年的等待,一夕的欢爱,没想到……最后竟是这样的结局……
三界都说,三太子冷情,我只道是他没遇上对的人,没想到,是真的么……
这短短几月受得伤可比我五百年来受得都多,可笑!我堂堂凤族公主,百鸟之王,到底为什么要来这里……犯贱么……
以最快的速度离开云楼宫,这可能是我最后的尊严了吧……真的,待不下去了啊……
“凤主陛下!”“凤主陛下!”
刚到云楼宫门口就听到一男子的呼唤,他该是呆了许久了,这般神情急切地大喊大吵,引得许多神仙的神念都聚了过来。
一群无所事事的懒货,就知道看笑话!
我本欲转身离去,却又不想让人看了云楼宫的笑话,无奈地摇了摇头,暗骂自己一声,认命地停下身形,将他拉到一边。
“说,找本宫何事!”我语气不善,面相凶恶,仿佛他说错一句就会被我杀无赦一般。不过,这也不该怪我,毕竟,我的脾气本来就没有这么好。
那人被我吓得不轻,整个身子都哆嗦了起来,冷汗直流,“南……南丘鬼车一族遭袭……”他颤抖着捧出了一根赤金色的凤翎,流光溢彩的凤翎更衬得他眼神闪烁,面色惨白。
我将他手中的凤翎摄了过来,夹在手指间,那凤翎一感受到我的气息,便闪烁出了暗红的符文,果然是金翎。
金翎乃是各族臣服于凤族的证明。各族在每任凤族主继承大典上向历任凤主行至高之礼,后,凤主颁下金翎,持金翎者可得凤主庇佑。
《正字通》:鸧鸆,一名鬼车鸟,一名九头鸟,状如鸺鹠,大者翼广丈许,昼盲夜了,见火光辄堕。
鬼车本是妖物,在三万年前的大战里却立了不小的功劳,臣服了凤族,待在南丘休养生息。说起来,他们也是很久没有出来活动了,这回怎么……
我眯了眯眼,这还撞枪口上了,赶巧了我正生气呢!
我冷笑一声,拉了那报信人就走。
路上,他颤颤巍巍地给我讲了事情的经过。
本来以鬼车的能耐霸着南丘霸得好好的,谁料的一月前,竟出了一堆不知名的凶兽,专门猎杀鬼车。本来吧,这范围不大,鬼车族也没怎么注意。谁知道,他们愈发猖狂。不知道为什么,竟轻轻松松破了鬼车一族的受族阵法,抓族长,开杀戒。鬼车不敌,便派了人求援。
不出一炷香的时间,我便到了南丘的鬼林里。鬼林如今已是血迹斑驳,萧条冷落了。
“族长就被绑在深林里!”那人看起来很急切,应该是担心族长的安危吧。
我不疑有他,掠进了深林里,压根就没注意到他那意味深长的笑容……
深林与外围的鬼林不太一样,鬼气弥漫却有着彩色的雾气。“嘶~”地面明明是坚硬的,却如同水面一样,咕噜咕噜不停地冒着水泡,一群鬼影从破开的水泡里钻了出来。
我五指夹了羽针,几道光华一闪,带出几道细小的破空之声,将那些鬼影钉在了鬼树上。
但出乎意料的是,那些鬼影竟化作了水,不,是比水更加黏腻的东西流进了地里,消失无踪。而原本钉住他们的羽针却从银白变作了墨绿,连针尾那栩栩如生的凤凰也泛着幽绿的光芒,特别是凤眼。
“有毒么?”我盯着羽针愣了半天神。突然,我眼睛一眯,“不好!”那羽针竟如同活了一般,我射了多少出去,它便有多少向我射了回来。
我几个翻身躲开羽针,但它就是有了意识一般追着我不放,每回都会空中被复制,不一会儿,它便已有了上万之数!
这一不小心可要变作刺猬了……
我干脆就站在原地,不躲了。当然,这可不是自暴自弃。我手上掐诀,一道凤焰烧过,那些羽针便在火花中渐渐恢复原本的色彩,“哼,本公主的东西也敢要,活腻歪了吧!”
此话一出,我觉得我就像是回到了当年做凤族公主的时候,那会子真是无法无天啊,当然……现在也是无法无天,只是多了份职责与挂念罢了……
林子的雾像是更重了,色彩也变得更深了,眼前的景象也变得模模糊糊,奇怪……脑子怎么有些昏沉?
我飞快的掠进深林,不断地寻找鬼车族长的踪迹,可不管我绕多少圈,就是看不到半点人的踪迹。
真是奇了怪了,这又不是迷踪林,之前没听过这鬼林有迷路的属性啊……
突然,一道流光在迷雾中闪过,镜阵!
该死,这迷雾有些毒性,但却不深,一般人根本不会在意这点毒性,自然也不会防着它,而它则慢慢麻痹你的神经,驱散你的注意力,再给与致命一击。而迷雾是毒,亦是障目之物,真正的阵法藏在迷雾中,水镜!
数之不尽的水镜躲藏在迷雾之后,投射出周围的环境,让你永远也走不出去。
究竟是谁!竟然有这么大的手笔,将这么大鬼林布上镜阵,这得要多少水镜啊……
不过……知道了阵法,那么破起来就很简单了。
我一开幻冥鬼瞳,血色的阵法启动,所有的水镜都无所遁形,而捆得结实的鬼车族长也显了形,他头发散乱,衣不蔽体,身上到处是伤,看样子是吃了不少的苦。
“你就是鬼车族长——鬼囚?”我瞬移到他身前,冷冷地望着他。
他抬了头,眼里满是血丝,眉宇间尽是沧桑,浑身笼罩着狂暴又悲伤的气息,但这都掩盖不了他姣好的容貌。他与哪吒的气质很像,脸……竟也有五分相像……
“凤主……陛下……”他虚弱地笑了笑,嘴里溢出了不少的鲜血。
我皱了眉,弹了羽针出去,断了他身上的枷锁。
他身上的伤重,一放松便向我倒了过来。
“陛下……”他浑身萦绕着绝望的气息,“杀了我吧……”
我一瞬间愣住了,怀里的这张脸竟不知不觉地越发与哪吒相像,那绝望之气竟使我浑身一颤,动弹不得。
不知道是他环着我,还是我抱着他的姿势,反正,我就是僵着动弹不得了。
“陛下……怎么了?”他清亮的眼睛望着我,似是关心。
而我却只感觉我的身体、脑子都动不了了……
鬼囚在我耳边吐了口气,“陛下……真美……”
“嗤!”他尖锐的手指直接穿透了我的琵琶骨。
我的法力立刻混乱了起来,在体内横冲直撞,原本被压制的伤势也在这一刻爆发了。
“陛下的身体好像很不好呢……”
又一根手指穿过了琵琶骨,我的眼前一阵发黑,该死!
“你会后悔的!”我的声音透着虚弱,但语气却是不容置疑的。
“是么?”他整个手掌顺着那个血洞直接穿了过去,“我本以为,陛下会带很多人来呢……”鬼囚强硬的掐着我的脸,让我看向了一片虚无,“你瞧,我还准备了不少呢!”
虚空里狂躁的力量波动,大概有上千之数的强者显现,他们一个个都是鬼气缭绕,阴气森森。
“这……就是你的底牌?”我瞪大了眼,做惊讶状。
他哈哈一笑,将手抽了出来,看我倒吸一口凉气的样子,很是高兴,“如何?凤主陛下怕了么?”
“呵!”我咧嘴一笑,抬起了满是鲜血的手,“怕的人,该是你。”
我身形一动,便消失在了原地。
“什么!”
我闪身到了他身后,一掌劈去。他堪堪躲了过去,朝着那堆人跑去,边跑边叫唤,“她琵琶骨已穿,支持不了多久的,杀了她!”
“哼!”我冷哼一声,速度提到极致,没有任何武器,我的指甲疯狂的张长,直接将那打头的人头拧了下来。
后面的那些人仿佛没有看见我凶残的举动,无畏的一波接一波地涌上来。
“执迷不悟!”我一声凤啸,踹翻前面两个人,三爪撕了后三个人的动脉,又将左右两个人的胸膛踩碎,内脏流了一地。
鬼囚跑到了一边,眼神闪烁,“原来,传言竟是真的……”
我只觉得我的眼睛涨得厉害,不断地有液体顺着眼眶流下来。而心情也是愈发的烦躁,眼前要一片红色才好受些。一双手不住地去收割人命,沾染鲜血。
战斗进行的很快,完完全全就是一面倒的屠杀,残肢断骸,六腑五脏流了一地,红白相间的人头到处都是……
我头发散乱,浑身浴血,自己的,和别人的。
“咔!”将最后一个人撕成两半,我舔了舔自己满是鲜血的手指,“鬼囚?”
他瑟瑟发抖,与那报信之人一般无二,“凤主陛下……”
“你说……我该怎么处置你呢?”
我从他恐慌的眼里看见了自己的样子,跟个嗜杀成性的魔头一样……
“陛下!我可是你最喜欢的人啊!你看……你看看我的脸!您不能杀……”
他话说了一半,便被我的手穿喉而过,眼睛瞪了老大,彻底没了生息……
“嗤!”温暖的血液溅到了我的脸上,我虚脱般地闭了眼睛,清凉的泪水顺着眼眶流了下来 ,肩上的两个血洞还在不停地冒着鲜血。
眼前的鲜红色终于褪去,可真实的世界早已是血流成河,横尸遍野了。
又来了……
我脱力地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厌恶地看着自己的血红的手,真是好恶心啊……
“呵!”我冷笑一声,“去传我旨意,鬼车企意反叛,灭族!”
凉凉的风夹带着血腥味,浓重地令人想吐。镜阵并没有被破掉,此刻每一面水镜里都记载着我那疯魔嗜血的样子与此刻狼狈的模样。
一个人在那尸体堆里坐了好久,那道命令却无人回应。啊……我都忘了,铜雀被我遣回宫了……我只有一个人了……
莫名的头疼,这肩上两个窟窿,一身的血腥,长生殿是不能回去的,不然,准被她们摁在床上歇个大半年的。而云楼宫……唉,天大地大,还真是没有容身之处呢……
“啪嗒啪嗒。”
一片雪白的衣角瞬间到了我眼前,头顶上传来了我现下最不想听到的声音。“阿窥!”
我感受到了瞳孔紧缩,心脏骤停的感觉。
不!  他怎么会来?他看到了多少?
我愣了几秒,而后强撑着身体,向着远处掠去,不能,绝不能被他看见我现在的样子!
“阿窥!”他的风火轮速度很快,没等我跑几步,他便拉住了我的手。我看到我手上的血腥染上了他白皙的手。
不,怎么能让他沾染这样罪恶的东西呢?
我想挣脱他的手,却不料他握得很紧,根本容不得我逃脱。无奈之下,我只得慌慌忙忙的用长长的袖子挡住我的脸,小声的呢喃:“脏……”
我瞥见他紧紧地皱着眉,神情之严肃是我从不曾见过的。他……是讨厌我了么?
“笨死了。”半晌,他才无奈的叹了口气,说了这一句没头没尾的话。
“嗯?”
不等我发问,他便一把将我扯进了他的怀里,清冽的莲花香拂面扑鼻,绕着鼻尖,沁到了心田。
他双手环绕着我,很用力,很有安全感。他的脑袋靠在我的肩膀上,长睫毛忽闪忽闪的扫着我的脖子,很痒,“阿窥,对不起。”
“殿……下……”我又一次呆愣了,他……是在与我道歉么?
“阿窥,对不起,我误会你了。”
“阿窥,对不起,我没有遵守承诺。”
“阿窥,对不起,我没有保护好你……”
“殿下……”豆大的眼泪不住的流下,这一瞬间,我不知道我的感受是什么,好像,就是脑子坏掉了,一片空白,什么都不知道吧。
终于,在无数理智的拉扯下,我终于回过了神,一把将安抚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我的男人推开。
“阿窥?”哪吒似是很奇怪,这刚刚在他怀里哭泣的小女人怎么忽的变了脸。
我蹲下了身,用双手将自己埋了起来,脸上是一片火烧之感。
“阿窥?”哪吒皱着眉,蹲下了身子,拉着我的袖子,“怎么啦?阿窥?”
“阿窥,你别这样,你说话啊,阿窥!”他的声音很急切,又不敢用力将我的手拉开,只得耐心的像安慰小孩子一般,轻柔的询问,温和的拍着我的背。
“丑……”
蚊子叫一样地说出了我的原因,却听得他噗嗤一笑,刚想懊恼他嘲笑于我,却不料下一刻,他便将我的脸抬起,精准地让我的眼对上了他浩瀚如海的眸子。
“阿窥你听着,在我眼里,你是最美的,你要知道从第一眼见你,我就被你的容貌震惊了呢!”
“不要再贬低和轻贱自己了,我会心疼的……”
“可我……”我泪眼汪汪地抬了头,“我嗜杀成性,满手血腥……”
未等我说完,他便堵住了我的唇,似是惩罚般,他轻轻啃了我一口,“我不也是让人闻风丧胆的杀神么?阿窥,我喜欢你!无论你做什么,我都喜欢你!”
“殿下……”
“叫我哪吒!”
“哪……哪吒……”
“噗嗤!”他勾了勾我的鼻子,又笑了,比天边的暖阳还要温暖,“小花猫,这下可以去洗洗了吧?”
他将我带到了一条清澈的小溪旁,拿着帕子给我擦脸,这已经是他第二次给我擦脸了,也不知道到底为什么我总在他眼前丢脸……
我不敢看他的眼睛,因为只要一看他,我就止不住的脸红。可是,他的脸总有种奇怪的魔力,令人不住的想要看他。
“爪子。”
“哈?”沉迷于殿下完美容颜的我竟一脸的呆像。
哪吒很是无奈地点了我的脑袋,将我的爪子拉了过去,用一把银色的小刀修裁我长长的指甲。
他很专注,就像是在做一件对他来说很重要的事情。
溪水潺潺的声音,天边娇艳的夕阳,林子里若有若无的花香,对于此刻的我来说,仿佛都不存在了,一切都静止在了他……
末了,他将我的指甲收起,严肃又认真的告诉我,
   “阿窥,你不脏,脏的是他们。”
   “阿窥,你不丑,丑的是他们。”
   “阿窥,你信我,我不会负你的……”






评论(7)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