窥命天机

千秋北斗,瑶宫寒苦,
不若神仙眷侣,百年江湖。

【兮何年】苏九篇·肆

深渊里是没有阳光的,而在暗道尽处的无尽空间所见的阳光则是术法的模拟,或者说,这整个世界都是术法所模拟出来的,一切都是真与假的结合……
不知不觉,小姑娘与玖星已一起过了三百年了。当然,无尽空间的时间流逝速度与外界不同,空间里的三百年放在外头也只单单过了十年罢了。
三百年的时间能做什么呢?
这三百年里,不靠谱的海神大人将阁楼里三层外三层的秘法书籍通通搬了出来,也教了玖星许多奇奇怪怪的术法,美名其曰她怕这笨徒弟以后吃亏……不过说到底,这大部分也算她个人的癖好罢了。比如……
第三百年的最后一天,那是风和日丽的一天,小玖星被告知今天要学变装术!
《六合经·术法卷》:变装术,顾名思义就是变脸变服衫,变人变声音。其分变装、转音、搓脸、缩骨。待到大成,可扮男女,装童叟,跨种族。
不过学习变装术可不是件容易的事,你瞧,咱的小玖星这一会儿变个双马尾小姑凉,一会子又变个妩媚性感尤物,一会儿……
咳咳,反正全是一旁那笑得花枝乱颤地海神大人喜欢看的女孩子装扮……
“师傅。”玖星一手提着他的烟水百花裙裙摆,一手扶着脑袋上摇摇晃晃的金海棠珠花步摇,一脸无奈的看着他的小姑娘师傅。
“嗯?”小姑娘坐在从天上挂下来的超大秋千上,摇摇晃晃地咬着糖葫芦,笑意盈盈地看着自家'貌美如花'的徒弟,阿玖简直是美若天仙啊~
“师傅,你确定你没有弄错法诀么?”玖星很不相信地看着小姑娘弯弯的眼睛,虽然让师傅高兴是件还不错的好事,可是……这未免也太不靠谱了吧。
“阿玖,我可曾骗过你?”小姑娘瘪了瘪嘴,委屈巴巴地看着小徒弟。
玖星摇了摇头,“师傅没有骗过我。”但……整过我 。
小姑娘歪了歪头,似是洞悉了玖星的想法,向他眨了眨眼。“阿玖,你可要看好了哦~”
窥影从大秋千上站了起来,从虚空踱步而下。她每走一步,便换一个样子。有三四岁的孩子,咿咿呀呀;有十来岁的少女,亭亭玉立;有二十多岁的男人,眉眼如画;有七八十的老妪,颤颤巍巍……
从上头到玖星面前共一百六十三步,窥影便变了一百六十三种样子,无论是官商乞丐,闺秀妓女,每一个都是惟妙惟肖,难辨真假。
“阿玖,变装术的诀窍其实很简单,那就是历练。你历练的越多,看到的遇到的了解到的人就越多,而那些人所具有的特征就是变装术的核心。”小姑娘变回了原本的样子,叹了口气,“阿玖,你之所以会变成这样是因为你在这近三百年的光阴里最了解的人是我呀,所以你变的都是女孩子啊……”
玖星了然的点了头,向着小姑娘行礼,“谢师傅教诲,我这就去海神殿观摩。”
海神殿是整个世界的所有信奉海神的人们所有念力贡品的聚集地,那里集合了这世上所有海神庙的供品和无数信徒的愿望。
在玖星刚跨出脚的时候,小姑娘拉住了他,“阿玖,到时间了。”
“师傅?”玖星很不解地看着小姑娘,眼里是恐惧和不可置信。
“阿玖,到时间了,你该离开这里了。”
“师傅?发生什么了吗?我……”玖星明显地慌了神,“我做错什么了么?”
“阿玖……”
“你不要我了么……”玖星像是变回了刚来到无尽深渊的那个孩子,找不到方向,找不到归路,找不到未来……
“阿玖。”小姑娘踮起脚尖摸了摸玖星的脑袋,轻拍着他的背,“阿玖,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我已经将该交给你的都教了,你也够努力。三百年的时间里,能学会的你已经学会了,不能学会的,再在这里呆下去,你也没办法学会什么了。”
“阿玖,你已经有了足够自保的能力,差不多该离开这里,去更广阔的天空了,雏鹰在自家窝里是没办法长大的。”
“但是,有一点阿玖你千万要记得,不要怕闯祸,你就是把天给捅了也有师傅给你顶着呢!”
“阿玖,你可不是一个人啊!”
“阿玖,千万要传消息回来啊,师傅可一直在家里等你啊。”
“阿玖,别玩疯了,不记得回家啊,师傅……师傅可还指望你养老呢!”
玖星看着海神大人上一秒还正正经经的,下一秒就泫然欲泣,以指拭泪的模样很是无奈,连要分别的悲伤都不知道跑去哪里了,“师傅……”
“阿玖,师傅给你备了些家当,你自己看吧,师傅我的糖葫芦就快到了,再见啦~”小姑娘打了个响指后,就蹦蹦跳跳地跑走了。
一个小巧的紫晶盒子从天空中掉了下来,盒子里没什么,只有一只戒指,那戒指通体漆黑,上有金龙盘绕,隐隐有龙吟之音。
玖星拿了戒指一套,那戒指恰恰好套上了他的无名指。
窥影送出去的手笔又怎么可能小,这戒指可不止外表这么简单。戒指里面有三层空间,每层空间都被分隔成了二十一个仓库大小的地方。每个地方都有三枚储物戒指,那里面的东西就多了是吧。那灵丹妙药,一瓶瓶的都给写好了方法效用;那神器灵兵,从玖星现在到以后修炼所有适用的兵器都在里头了;那金银珠宝,有多少来多少啊!甚至,窥影将藏书阁所有的秘法书籍都给他复制了一份,搬进了戒指里!
玖星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愣了大半天,后,他吸了吸鼻子,朝着海神殿的方向恭恭敬敬地拜了三拜,“师傅,我会努力的。”
一如初见的少年,慢慢踏上了幽暗的甬道,走向了斑斓的世界。
藏匿在虚空中的小姑娘现了身形,看着少年的背影,蹲下了身子。
三百年的时间里,原来小小的少年已经长大了,之前刚刚比自己高一个宝盖头的身高,如今已是高了不止一个脑袋。本来只及腰部的头发也因为灵力的大幅增长而拖了老长的地。少年的五官已经长开了,不是少时的男女难辨,而是分明的有了男性的魅力……
小姑娘吸了吸鼻子,将快要变作的珍珠缩了回去。她咬了口亮光莹莹的糖葫芦,却没了以往的笑容。
她皱了眉,瘪了嘴,看着咬了一半的糖葫芦发呆。
奇怪,今天的糖葫芦不甜了,特别酸……

评论

热度(17)

  1. 賀瑞是真的在遛鸟窥命天机 转载了此文字
    噫😏易容什么的深得我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