窥命天机

千秋北斗,瑶宫寒苦,
不若神仙眷侣,百年江湖。

【兮何年】苏九篇·陆

天色将明,初升的太阳慢腾腾地爬上天空,广阔的朱颜海泛着绯色的光芒。临近拂晓,稀稀拉拉已有了些海鱼早起,跃出海面,它们小小的,在金色的阳光下闪烁着银色的光彩,就像夜空里的星星一样,绯色的朱颜海里也有银光熠熠的小星星。
“哗!”青蓝的鲛人甩着巨大华丽却又灵动的鱼尾破开了海面,就像是红海里开出碧绿的花一般,他闭着双目,十指修长,光滑如玉的肌肤上还残留着晶亮的水珠,衬着鲛人绝美的容颜与瘦削的身子。
“嗤!”溅起的水花落下,美丽的鲛人如昙花一现,化作了青色的烟雾消失无踪,海面又重新恢复了平静,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而远方还是黑夜的小村却来了一位不速之客。那是个少年郎,十七八的模样,一双眸子如额间嵌着的碧蓝宝石一样耀眼,他的身形略高挑,可他那头青蓝已快逼近深蓝的发却长得拖了地,他就像那打小在富贵人家长起来的公子哥似的,通身的气派。
“你来了,海神大人的使者。”佝偻的老者,黑色的法袍,一双眼内敛却依旧带了些锐利。
少年郎转过了身,天边如火的光彩照亮了他脸上的疑惑和眼里的不解,他略微防备,“你是谁!”
老者摇了摇头,深叹了口气,似是追忆,似是遗憾,“海神已是衰弱至此了么?连徒弟也是这样纯白的少年……”
“你究竟是谁,你认识我师傅?”灵力在少年的手上燃起幽蓝的火焰,漆黑的龙戒也暗暗放出了些威压。
老者嗤笑一声,放出了金色的灵力,在空中结作了龙形,那模样竟与少年龙戒上的金龙一般无二,“孩子,你还差的远呢~”
少年皱着眉头,咬着嘴唇,暗道不妙。这老者凭空冒出,灵力比之海鲛一族的大长老还要强大。并且听他所说,应是与师傅相熟,怕是不会因她而留情……
“小家伙,别想了,你逃不掉的!”
思绪被老者的话语打断,少年抿着嘴,不再试探。他将自己三百年的所学变作灵力,再将灵力变成鲛人织绡专有的丝线攻向那老者。
老者弯了嘴角,“有点意思~”
数不清的丝线无孔不入,以各种刁钻的角度束缚老者。
老者却是乐呵呵的,就像个慈祥的老人,“窥影殿下,这可不算老头子动手欺负人哦!”他一说完,本来已是变成粽子的老头子身上泛起了金色的火焰,将那丝线烧了个一干二净。可正当老者想要继续时,对面的小家伙却喊了停。
“晚辈玖星拜见鬼老。”少年规规矩矩,恭恭敬敬的,只眼里闪过了狡黠的光芒。
“哟,这就被你看出来了?真没趣!”老头子也停了手,满脸的嫌弃。
“鬼老若是想有趣些,可自去寻师傅。”
“小家伙,你这是想要坑老头子?”鬼老吹了胡子,瞪了眼,“就你师傅那小心眼的样儿,老头子要是见了你师傅,准没好日子过!”
“鬼老原是知道的啊。”少年这话里存了十足的调侃,另还多了分幸灾乐祸。
鬼老摸了胡子,却是笑开了,只见他双手在空中笔画几下,便对着玖星单膝跪了下去,对他行了海族至高之礼,“老朽疯鬼参拜少主。”
“鬼老,您这是做什么,快起来!”玖星赶忙跳了开去,他还没资格受这样大的礼。
鬼老也没勉强,任由小辈扶了他起来,眼里的喜欢却是更甚了,“小九啊,我就暂且唤你一声小九。如今天色已亮,不宜在此停留,咱们去别处说话。”
话音才落,金灿灿的阳光便普照了大地,小渔村里的人们又开始了辛勤的劳作,而那两个不速之客却都没了身影……
………………………………………………………………ps:时间线与贺道长有些不同,贺道长稍快了些哦~
小剧场
霍劫(端了盆鱼上来):老婆你吃饭,今天全鱼宴!
玖星(凶神恶煞):我不喜欢吃鱼
霍劫(讨好):那老婆喜欢吃什么,我去做!
玖星(发脾气):吃人!

评论

热度(8)

  1. 賀瑞是真的在遛鸟窥命天机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