窥命天机

千秋北斗,瑶宫寒苦,
不若神仙眷侣,百年江湖。

兮何年 霍劫篇5

噫,贺道长棒棒哒~ @贺瑞·綮

贺瑞·綮:

        霍劫降下了速度,看着自己一手组建成的军队,想到可能不久后就要交付到别人手里,心中百感交集。
        一阵急促的的蹄声,霍劫翻身下马,早已准备好了被所来之物扑上身的准备。二柱也赶忙跳到旁边的树上,嫌弃的看着。
        一只只毛色混杂的狗子,前仆后继的往霍劫身上跳,霍劫笑着,抱着一人高的杂毛狗,和狗子们打闹了一阵。宠溺的撸着它们脖子后面的毛,狗子们摇头晃脑,争先恐后的往霍劫身上蹭。
        直到霍劫被舔的满脸是口水,才放下狗子,拿来旁边人递上来的毛巾擦脸。
        霍劫冲着一旁站着的布衣少年笑道:“狗儿最近有没有听军师的话?”
        “回将军,军师大人最近还夸我来着!”少年兴奋的禀报最近的学习成果。
        少年名叫狗儿,自小被狗养大,霍劫征战偶遇,救下他,见他可怜无依无靠,便问要不要来参军。狗儿想也不想就同意了。只不过狗儿想带着自己的家人一起。这些狗说多不多,说少也不少。当时霍劫军队里的军粮也只是勉强能养活军队里的兵。霍劫也爽快,当时就答应了。
        福兮祸兮,一次霍劫带队遭埋伏,几乎全军覆灭,狗儿带着自己的狗军队救出了霍劫和残留的士兵。
        自那以后,霍劫看出了狗儿有战术谋略的天赋,便让狗儿跟随军事学习。
        “哦?夸你什么?”霍劫没想到,死板的军师老头居然还有夸人的时候,这令霍劫很是惊讶。
        “他说我……哎呦,,Ծ^Ծ,,……”狗儿还没说完就被军师敲了脑袋。“军师大人……”
        “狗儿,我怎么教你的,胜不骄败不馁。记住你只是胜了我一次而已。”军师冷着脸。
         “好啦,军师老头儿,别那么古板嘛,别和小孩子计较那么多嘛。”霍劫有心护着狗儿。
        “哼!”军师白了霍劫一眼,在他眼里,眼前这俩人都是小孩子。


        几个人聊了一会,霍劫便支开狗儿,和军师进了屋。
        霍劫在一旁写着什么,然后装进了锦囊。
        “军师大人,这几日我要去落月国一趟,这锦囊,你十日后打开。”霍劫一脸笑意的看着军师,下意识的摸着肩头的二柱。
        军师看了看锦囊,又看了看霍劫,怀疑的接过去。
         “不许拆开!我知道你这急性子老头儿等不及。”霍劫刚想把脚敲到桌子上,一看军师还在那里冷冷的盯着他,动作做了一半就放下了,好歹军师也算是自己的半个老师。
        “哼,你小子能给我留什么好话。”军师摩挲着锦囊,似是猜到了什么,“这一走,还回来吗?”
        霍劫呲牙笑道:“看缘分吧,这下应该没人气你了吧。”
        军师叹了口气,道“谁说没人,狗儿越来越像你了。”
        “是啊,越来越像我了……”


        霍劫走的那天,军师在霍劫门口阴着脸等着。差点沒吓霍劫一跟头,要不是霍劫知道军师肯定会提前看锦囊里写的内容,霍劫早就拔剑相应了。
        “啊!”霍劫压低声音,“死老头!你干嘛!”
        “你……真的让狗儿来当军师?”
        “我不是写明白了嘛!让他试着管管呗。”霍劫不在乎的说着。
        “他还小,万一……”
        “这不是还有你呢吗,战场上刀枪无眼,总要有人来管吧。”
        “臭小子!又咒我,赶紧滚滚滚滚滚……”军师被气的吹胡子瞪眼。
        霍劫说安慰的拍了拍军师的肩膀,道:“别看他小。”
        霍劫眼神望向微明的东方,似是在回忆写什么。
        "小孩子往往比大人更有心机,而且也更加残酷,在采取行动时,也会有更令你意想不到而且更冷静的计划,我相信他,他会成为很好的军师的。”


        霍劫走了,临走前他又拐去了海神庙去看看。这是从小就养成的习惯。小时候,他总能看见贺綮对着供奉的海神像发呆。霍劫问,为什么我们深居内陆却要供奉海神像呢?
        贺綮笑着答道:"当然是对海神祈祷,往往比对其他神祈祷更有用啊。"
        对于贺綮的话,霍劫总是抱着半信半疑的态度。但是习惯却保留了下来,或许每个人都要有一个心灵支撑吧。
        霍劫转到海神庙,有一大群人聚集在一起在大声吵嚷这什么,人声鼎沸。但却一眼就看到站在人群外围,仿佛与世隔绝的白衣公子。明眸皓齿,温润如玉,直叫人移不开目光。
        霍劫盯着白衣公子看了一会,想也没想,便拨开人群走上前搭话:“这位公子,在下霍劫,不知公子可否陪一下共饮一杯?”
        白衣公子回过神,斜眸看了一眼霍劫,没理他转身欲走。
        霍劫看着公子跟随在身边的侍从,也不气馁,跟上笑道:"这是人偶,我说的对否?"
        白衣公子虽嫌霍劫轻浮的态度但是也对他的眼力表示佩服。终于定身回头道:“霍公子真是好眼力。”
        霍劫看着眼前公子嫌弃的模样,越发的可爱,大笑道:“哈哈哈哈,这没什么,我的一位故人也会做人偶,虽然他从来没教过我,但也没避嫌,我也偷学过不少,不过……”
        霍劫看向眼前之人,像是故意卖关子,等着他搭话。
        公子侧过头,对他幼稚的行为及其厌恶,随口道:“不过什么?”
        “不过,”霍劫伸了个懒腰,“我的那位故人做的是画皮人偶。”
        画皮人偶,这个词立刻引起了对方极大的兴趣。
         “画皮人偶?”公子跟上去。
         画皮人偶是将散魂依附在人偶之上,有替身续命之效,但是,画皮人偶一般是给已死之人用,而且极难掌控,稍有不慎,魂魄化为厉鬼,人偶也会变为凶尸一般。而若是用于活人,则会削损阳寿。
        他听说过画皮人偶,但却从没有见过真正的画皮人偶,更别说画皮人偶师了。
        “嗯。”
        “你还能联系到你的那位故人吗?”公子问。
        霍劫像是回忆到什么,刚才神采飞扬嚣张跋拓的眼神变得冰冷。
        “没联系了。”
         “为何?”
        霍劫装作没听到一样,默默的向前走着。公子也没继续问下去,可能有什么隐情吧。
        “公子若想知道,能否告诉霍某尊姓大名呢?”霍劫道。



キャ━━━━(゚∀゚)━━━━!!
两人终于相遇啦~
小说真是太太太难写了……
(来自新手的小声bb눈_눈)

评论(2)

热度(4)

  1. 窥命天机賀瑞是真的在遛鸟 转载了此文字
    噫,贺道长棒棒哒~ @贺瑞·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