窺命天機

少年不知情爱香,隔窗送我一芬芳。

【云楼记事】贰拾肆

哪吒的话让我很安心,那些焦急、怒火等等不良的情绪都消失无踪了,留下来的是满满的信任与温暖。
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办的多了,我与他兵分两路。他先行一步去凤族查探情况,护着姐妹们,而我则立刻回长生殿另做准备。
凤族毕竟我的母族,他虽然也同样担心姐妹们 ,总皱着眉头,可他却愿意给我空间,让我去处理。那是一种尊重,是一种信任,而我……又怎能辜负他呢?
我以最快的速度回了长生殿, 果然,负责情报的樱落与受罚的铜雀都不在,甚至是管仓库的戚风也不在。哟,这手笔可够大的呀!
“殿下。”华裳急匆匆地走了出来,语气也有些不善,“大公主的人是将樱落、铜雀、戚风一块强硬带走的,属下去执行任务刚回来才躲过一劫。”
我的脸色黑的跟锅底似的,“召集暗夜所有人,祖地外待命。这么久没见,我得送我大姐姐一份大礼才是。”
天色风云变幻,云海翻涌,灰色的乌云聚集在了天凤宫的上空,将炽热的太阳挡得严严实实。很奇怪,天宫的天气可是不会变的。
更奇怪的是天凤宫里的气氛,怎么说呢?
好像是叫诡异吧。
虽说所有人都是盛装出席吧,可这举手投足间却依旧是平日里的样儿。
风小喵和白小兔拼命介绍着一盆鱼有多好吃,而白小兔则拼命地去夹理她很遥远的萝卜菜。为什么说拼命呢?因为白小兔她手短,风小喵还老是给她捣蛋。
墨掌柜的晃着身子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只眼里总闪过几道光芒,像是在算计着谁似的。
夜倾城重伤初愈,白着的脸显得她更妩媚了,她这回倒没有平日里的不耐烦,隐隐有些担心的模样。
连卿和穆菁仍是恬淡的模样,安安分分的呆着,偶尔温和的笑笑。
胡离和云雪这两狐狸坐在了一起,却没有想象中的和谐。胡离拼命地摁着云雪不让她开腿坐,非让她盘腿,云雪就不喜欢盘腿。不出一会儿,云雪就在那句“给殿下丢脸”败下了阵。
苏则发挥了她睡神的厉害,将桌子上的东西一扫而光后,就留着口水,打起了瞌睡。
哪吒也是一脸无奈的看着这群云楼宫的秀女——他的妻子们,原是怕她们吃亏,却不料这些货竟这么粗神经……还吃什么亏啊,是把凤族吃穷吧!云楼宫真是底蕴深厚啊……
相比云楼宫这一溜的轻松,那大殿另一头的凤族上位圈的族老们可都是心事重重,神态各异啊。有的暗暗担心,有的幸灾乐祸,有的心思沉重,有的……
“两位殿下还未到么?”位于上首的天凤族长——凤殊公主殿下今天穿着一身金色长裙,这纱织的裙子飘扬,很是高贵,再配上她那无时无刻'温和'的笑容,真真是美不胜收啊。不过,她此刻的语气却是威严的很。
“回殿下……”下头的一个黄衣族老回了话,刚说了一半就被打断了。
“让大姐姐久等了。”魔凤族长——凤影着了一身黑色的长裙,小露香肩,那是与夜倾城一般的冷艳。
“阿影!”凤殊做惊喜状,原先那略有些难看的脸色立刻消失无踪,就像是在脸上开出了花儿似的,说不出的灿烂,“快让大姐姐瞧瞧,如何,在那边过得可还习惯?”
“大姐姐洪福齐天,托了大姐姐的福,自是安好。”凤影虽冷,不喜与人交谈,可这话可是比谁都会说。
“唉,都是大姐姐没用,若是我能再厉害些,早早将这族里的事儿弄完便可去看你,叫你少受些苦。”凤殊做拭泪状,语气都有些哽咽了,任谁看都是个爱护妹妹的好姐姐。
“大姐姐是该再厉害些,最好将我与三妹妹的位子都接过去,让我们逍遥逍遥才好呢!”我自外头走进来,扯着我暗红的凤尾裙摆,眼角黑底红纹曼珠沙华开得很妖异。
凤殊的脸色难看了一瞬,后又笑了起来,“二妹妹到了呀!”她说完就来拉我的手,一副姐妹情深的模样,“怎么这会子才来,姐姐都等急了。”
我自是笑嘻嘻地仍由她拉着,表面功夫可要做到家呀!
“路上有些事儿耽搁了呗,大姐姐可不知道,如今这人心可真是不可测呢!”我弯着眼睛看她的表情,话里夹着不可置信,“你看看那鬼车族呀,说叛变就叛变了呢!”
“哦,竟有这等事?”她也一副惊讶的样子,“那你如何,可有受伤?”
哟,这么快就开始问我有没有受伤了么。
“嘿,大姐姐还不知道我,小小的鬼车族又怎能伤我?”我满不在乎,脸上满是狂妄。忽然,我又变了脸色,拉了她的袖子撒娇,“只是……大姐姐前几日问我借的两个婢女可否还我?没人提着裙摆可真是累呢!”
凤殊,我可给你台阶了啊。
凤殊脸色尴尬了一瞬,“啊,真是对不起了,是大姐姐忘了。”她朝着门外喊,“来人,将铜雀姑娘与樱落姑娘请过来。”
“哼!”我冷哼一声,自顾自走向了上首位,“大姐姐,好像还有个管仓库的男侍被你落下了。”
凤殊,我若是坐了你的位置,可算打了你的脸,让你直面你一直不想面对的事实?
她此刻的脸色是完全黑了,“去找找凤窥殿下说的那位男侍。”
只十息时间,那三人便完好无损的跪在了我面前,我瞥了凤殊一眼,心里冷笑,“你们呀,真是给大姐姐添大麻烦了呢!以后……可不许乱跑哦~”
说完,我便一个转身,坐在了旁边的一张椅子上,打了个哈欠,“几位……站着不累么?”

评论(2)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