窥命天机

千秋北斗,瑶宫寒苦,
不若神仙眷侣,百年江湖。

【国,家】话剧剧本

                           国,家
演员表:
顾忠卿:顾家大少,留洋进步青年。爱国,嫉恶如仇,一心想为国家做贡献,改善国家现状。
顾南秋:顾家小姐,顾忠卿之妹。从小跟随哥哥,以哥哥为榜样,古灵精怪。
顾国强:顾家之主,顾忠卿、顾南秋之父。利益至上,冷漠,贩卖鸦片赚取暴利。
宋廉:巡抚大人。贪婪,奸诈,喜好美色。
李贿:知府大人。清正廉明。
秦知蕊:顾家大夫人,顾国强发妻。大家闺秀出身,温和聪慧,爱自己的子女。
梅七娘:顾家三姨太,顾国强之妾。爱财如命。
叶琉:顾忠卿青梅竹马。从前是大家闺秀,后因家道中落,流落青楼,染上烟瘾。

  18世纪初,英商企图打开中国国门,开始对中国输入鸦片。
  1800年,鸦片大量传入中国。
  1838年,清政府以死刑禁鸦片走私,命林则徐为钦差大臣,虎门硝烟。
1840年,第一次鸦片战争爆发,清政府战败,签署《南京条约》。
1856年,第二次鸦片战争爆发,清政府战败,签订《天津条约》、《北京条约》等。
鸦片依旧流行于世。

                  第一幕:码头
(四位位路人登场,来回走动,行色匆匆。两位码头搬运工于舞台右后方搬运货物。)
画外音:轮船发出一声长笛音。
路人A:(手臂挥舞)(兴奋)来了,来了,从美国来的船来了!
顾南秋:(蹦蹦跳跳登场)到了,到了,忠卿哥哥的船到了!(回头,挥舞手臂)爹,娘,你们快着点啊。
(顾国强和秦知蕊同时进场,顾国强面无表情,秦知蕊面带微笑。梅七娘紧随其后。)
梅七娘(甩帕子):你可慢些吧,这哪里是个姑娘家的做派。(上前一步,拉秦知蕊的手)姐姐也是,就这么由着她。
(秦知蕊笑而不语,将自己的手抽了出来。)
顾南秋:(瞪梅七娘)梅姨娘啊,还是管好你自个儿吧。
梅七娘:(跺脚)你……
(顾忠卿从右后方提着皮箱子登场)
顾忠卿:(调笑)这么久没见,小妹你还是这么牙尖嘴利啊。
秦知蕊:(惊喜)忠卿!(笑)你可回来了,快来让娘看看你。
顾忠卿:(看秦知蕊,笑)娘!(放下箱子,拉住秦知蕊的手)我回来了。(看顾国强)爹。
顾南秋:忠卿哥哥一回来就知道欺负我。(拉顾国强袖子)爹爹。
顾国强:(面无表情)好了,你梅姨娘说的对,一个姑娘家像什么话。(看顾忠卿)人都已经接到了,那便回吧。(转身走)
秦知蕊:(拍拍顾忠卿的手)最近铺子里忙的很,听说库里来了什么新货,你也知道你爹的脾性,别往心里去啊。
梅七娘:(上前,拉顾忠卿)是啊,大少爷可别往心里去啊,您留洋可花了不少钱呢,老爷这样也是为了您啊。
(顾忠卿看了一眼梅七娘,拉着秦知蕊走)
顾南秋:(走上前堵住梅七娘的路,微笑)姨娘啊,您不说话,没人当您是哑巴。(瞪梅七娘,转头走)
(梅七娘咬嘴唇,揉帕子,走。)
(搬运工A叹气)
搬运工B:(无奈,关心)又怎么啦。
搬运工A:真不知道这一船又拉了多少鸦片来,昨儿个,街口的老孙头死啦!
搬运工B:(惊讶)死啦!怎么死的,他不是一向身子骨挺硬朗么?
搬运工A:(叹气)身子骨硬朗顶什么用啊。你不知道,那老孙头的儿子吸鸦片。家里头的钱啊,都拿去买鸦片了。可怜那老孙头年纪大了,无人照应,给活活饿死了。等他儿子回家呀,身子都臭啦!(摇头,叹息)
搬运工B:唉,可怜啊,可怜。(喃喃)这鸦片真不是什么好东西啊。

                  第二幕:顾家膳厅
(檀木圆桌上摆放着十几道菜肴,主位是空的,其余人按次位落座)
秦知蕊:(夹菜给顾忠卿,眼神慈爱)来,多吃点,娘瞧着你都瘦了。
顾忠卿:(讨好)娘才该多吃点呢。(吃一口菜)外头的东西就是没有自家的好吃,我可想念家里的饭菜呢。
秦知蕊:(笑)那就多吃点。(夹菜)
顾忠卿:(吃着吃着抬头,环顾)娘,爹呢?
秦知蕊:(笑消失,僵硬)来,吃菜。(夹菜,看顾忠卿,扯出笑容)你爹啊,他忙啊,铺子里忙啊……
顾忠卿:(看秦知蕊)真的?
(秦知蕊点头不语。顾南秋起身,拍桌子)
顾南秋:娘!爹他那里是忙啊,(气愤)我上次明明……
顾忠卿:(急)明明什么?
秦知蕊:忠卿,南秋,吃饭。
顾南秋:我明明看见爹爹进了怡红院!
顾忠卿:什么?(疑惑)怡红院?
顾南秋:(脸红)就是青楼啊。
(顾忠卿瞪大双眼,不敢置信。)
秦知蕊:坐下,你爹的事,他自有分寸,用不着我们插手。
顾忠卿:(面色复杂,看了秦知蕊一会)我去找爹回来吃饭。
秦知蕊:忠卿……
(顾忠卿起身,走。秦知蕊瞪顾南秋,顾南秋吐舌。)
               第三幕:怡红院
(路人四位登场,来回走动。两位姑娘登场,吆喝。)
(顾忠卿登场,环顾,找人)
姑娘A: (拉顾忠卿)公子,公子,来看看啊……
(顾忠卿脸红,走开)
姑娘B: (拽顾忠卿)公子,来啊……
(顾忠卿充耳不闻,转身,撞到叶琉。)
叶琉:(摔倒)诶哟。
顾忠卿:(赶紧扶)对不住,对不住,姑娘你……诶?
叶琉:(抬头)诶?你是……顾忠卿?
顾忠卿:(疑惑)姑娘是……
叶琉:(苦涩)我是叶琉。
顾忠卿:(吃惊)叶琉!(环顾)你怎么……
叶琉:此处不是说话的地方,你……要不嫌弃,就随我来吧。(低头,走)
(顾忠卿沉思,跟上)
(四个路人,两位姑娘下)

                第四幕:叶琉房间
(圆桌,桌上茶杯茶壶。两个凳子。后方软榻,放有烟枪。)
(叶琉登台,手里揉帕子,快步走至桌边坐下。)
(顾忠卿登台,环顾,跟至桌边坐下。)
顾忠卿:叶琉,你……(欲言又止)
叶琉:(看顾忠卿,抛媚眼)怎么了?忠卿哥哥。
顾忠卿:(移开眼,皱眉)你……你怎么……你怎么在这种地方?
叶琉:这儿?这儿怎么了?这儿不是挺好么,这儿可是我的家啊。(嘲讽)
顾忠卿:(不理解)家?
叶琉:你看这儿多好啊。有吃有穿,还有这。(起身,拿起软榻上的烟枪),(炫耀)看!这个,无限供应呢。
顾忠卿(不理解,皱眉)琉妹,你!你怎么变成这样了。
叶琉:我怎么了,我变成什么样了?(嘲讽)无论我变成什么样,那都是那些人害的!(恨)都是他们,都是他们贩卖鸦片,害我爹爹染上烟瘾,害我家破人亡,害我要到这个鬼地方来再陪着那些害我家破人亡的凶手们!
顾忠卿:(吃惊)什么,还有人在贩卖鸦片!不可能啊,朝廷不是早就能下令禁烟了么,贩卖鸦片可是要杀头的啊。
叶琉:(嘲笑)哈哈哈,忠卿哥哥啊,我的傻忠卿哥哥,朝廷?你没听过一句话叫有钱能使鬼推磨么,他们一个个官官相护,顶什么用啊。你知不知道,贩卖鸦片可是他们中饱私囊的拿手好戏呢。只要他们睁一只眼,再闭一只眼,那真金白银啊,就这样(手做流水)哗哗哗的进去他们口袋了。
顾忠卿(愣住):不可能的,不可能的,难道……难道就没有人……管一管么……
叶琉:管?(捂嘴笑)谁管啊?(认真)谁敢管啊。你知道么,当初我家破人亡的时候,我也和你一样,相信朝廷。可是呢?你知不知道那位大人的门童对我说了什么,他说‘我们大人的门是用钱来开的,要是没钱就趁早滚蛋。’多可笑,宋廉宋大人啊,清正廉明的宋廉大人啊。哈哈哈,多可笑。
顾忠卿:不可能的,不会的,不是所有人都这样的。还有李贿李大人,他可是个有名的好官啊。我相信他一定会管的,这等危害国家的东西他一定会管的。
叶琉(拿起烟枪,点燃)是么,(咬着烟枪)他敢触犯巡抚大人的利益,断了人家的财路?呵,(吐气,看顾忠卿)我怎么就不信呢。
顾忠卿:不,李大人不会的。琉妹,你告诉我,他们如何贩卖鸦片,我去上告。绝对不能再让这些毒物流传在我们的国土上了,真的已经害了太多人了。别人不敢,我敢。别人不去,我去。不能再放任不管了,我们的民族会被这些东西毁掉的!
叶琉:管?你又能管多少?
顾忠卿:我知道我不能管多少,但我愿意尽我的绵薄之力,我愿意为了我的国家去努力,去奋斗,就算真的微不足道,但那又怎样。(坚定)天底下会有许许多多和我一样的人,我们一起管,我们一起努力,这千千万万的绵薄之力加在一起,我就不信一点用都没有。
叶琉:(笑)你果然还是一样啊,忠卿哥哥,这么多年了你还是一样傻,(吐出一口烟),傻得真可爱啊。(看顾忠卿)这儿就是个巨大的贩卖场,你要去告就告这好了。
顾忠卿:(笑)为了国家,傻就傻了。琉妹,谢谢你。
(顾忠卿转身告辞)
叶琉:(看他背影,叹气)你最好去你家库房看看,会有惊喜哦。(神色复杂,似笑非笑)
(顾忠卿顿住,下。)
                第五幕:顾家库房
(顾忠卿听了叶琉的话后将信将疑,库房外,两个守门人与顾忠卿争执)
顾忠卿:放我进去。
守门A:不行啊,少爷。这儿老爷说了,闲杂人等不能进的。
顾忠卿:闲杂人等?闲杂人等包括我么?快点,开门。
守门A:(无奈)少爷啊,您就别难为小的了。
顾忠卿:好啦,别啰嗦了,开门吧,爹要怪起来我一力承担。
守门A:这……(看顾忠卿)
(两守卫无奈开门,顾忠卿快步走进去,两守卫下。)
(库房堆放着许多箱子,两边照明的是油灯。)
(顾忠卿撬开木箱子,里面满是鸦片,一屁股坐到地下,震惊)
(顾国强登台,满脸怒气)
顾国强:你在做什么!(一把拉起顾忠卿)
顾忠卿:(惊讶看着顾国强)爹!(看箱子,语气颤抖)鸦片。
顾国强:(不以为然)怎么了。
顾忠卿:(不敢相信)怎么了?你问我怎么了?(指着箱子)你看看,你瞧瞧,多少鸦片。您……您居然是在做这种丧尽天良的生意!您……您这是毒害了多少人啊!
顾国强:(打顾忠卿)丧尽天良?毒害?呵呵呵,他们愿意买,我愿意卖,怎么丧尽天良了,怎么毒害了。我告诉你,你不去看看这么些能赚多少钱啊,啊!
顾忠卿:(捂脸)钱钱钱,你心里只有钱。你知不知道鸦片会让人上瘾,会毒害人的身体,最后会致死的。你知不知道,有多少人因为鸦片家破人亡啊。你知不知道,再这样下去,鸦片会毁了我们整个国家的啊!
顾国强:毁了就毁了(狰狞),只要我们赚够了钱,还管别人做什么,我们哪里不能去?我们哪里都能去!
顾忠卿:哼哼,哪里都能去?你以为国家毁了,你就能独善其身么。别做梦了,到时候那些洋人会看得起你?有钱有什么用,要是没有了国家,你就是人家的一条狗!没有了国家,你的腰杆就永远挺不起来!
顾国强:(喘粗气)放肆,你居然敢这么跟你爹说话!
顾忠卿:(语气软下来)爹。爹,别做了,咱们不能让人家指着脊梁骨骂呀,咱们会成为罪人的,你忘了爷爷想让咱们为国家做贡献的心愿了么,您这样做对不起列祖列宗啊。这些……(看鸦片)这些都不能要啊!(顾忠卿拿了旁边的油灯扔向箱子,大火蔓延。)
顾国强:啊啊啊,该死,逆子,你个逆子啊。(想要灭火,往里冲)
顾忠卿:(咬牙)爹!(拖走顾国强。)
(顾忠卿带着顾国强出库房后,库房大火蔓延。一队(六人)官兵登台。)
官兵A:都别动,有人举报你们这里有大量鸦片,给我查。
(顾国强惊出一身冷汗,看着顾忠卿,神色复杂。)
画外音:叶琉被顾忠卿的‘傻气’感动了,连夜敲了李贿大人的府门,上报了鸦片的泛滥。李贿震惊非常,当机立断盘查封锁。一场大火带走了库房的鸦片,带不走的是鸦片给国家带来的巨大伤害,几次鸦片战争中死去人们再也回不来了。带不走的是鸦片给人们带来的痛苦,不管是吸食人自己的,还是他们的家人的……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