窥命天机

千秋北斗,瑶宫寒苦,
不若神仙眷侣,百年江湖。

兮何年 霍劫篇7

😘

贺瑞·綮:

         和玖星分开之后,霍劫径直走向了马棚。
         一天都没见到二柱,还是有点想这小家伙在身上爬来爬去的感觉。
        果然,霍劫一眼就看见了二柱早就趴在掘地头上睡着了。掘地是霍劫的战马,通体乌黑,四蹄健硕,因为四蹄比较稳,跑起来一踩一个坑,起名为掘地。也有着“一万里地百步掘”的称号。
        说实在的,二柱天性爱玩,到处乱窜。和掘地成熟稳重的性格完全相反。每次霍劫找不到二柱的影子就直接来马棚,准能看见二柱趴在掘地的头上睡觉,而掘地就一动不动的立在那生怕把二柱摔下来。
        霍劫走上去,把二柱放在怀里里,掘地也晃动了一下脖子。他牵出了掘地,朝着皇城外走去。
        城门口来往过客,守门士兵冲霍劫行礼致敬,霍劫点头。走出一段距离后,霍劫回过头,再看看这个地方吧。
         夕阳落,一股暖色泼在皇城上方。


        一路奔波,虽说落月国之事并不是很急,但是奉命在身,也只能快马加鞭。
        一夜未眠,眼见晌午已到,霍劫决定先找个客栈歇下。
        路过一个热闹的集市,叫卖连连,霍劫下马,缰绳牵在手中,二柱也跑出来四处张望。
        尽管霍劫换上了一身便衣,却挡不住眉眼间的英气。让人不禁联想到,一人一马,仗剑天涯的江湖英雄。
         霍劫将马拴在客栈门前,客栈不大,但人却挺多,也不知道还有没有房间可以住,霍劫决定上前碰碰运气。
         “这位客官!吃饭还是住店?”小二迎上前笑着问道。
        “住店。”霍劫刚抬脚迈进门槛,就引起了店里几波人的注意。
        “老板!住店!”小二领着霍劫去拿门牌,“客官里面请。”
        老板去下了墙上挂的最后一块牌,递给了小二。小二笑盈盈的接过后,对霍劫伸手道:“客官这边请。”
         霍劫无视掉刚才几乎想把他背上盯出个洞的目光,随口说道:“生意挺红火啊。”
         “是,这不是最近落月国要举行祈蛊毒大赛了嘛,五年举行一次呢,可热闹着呢,我们这也就这时热闹,客官今天运气好,若是再晚一会,估计只能露宿在前面的林子了。客官就是这间。”小二也是个话唠,霍劫就提了一句,小二就说了一路。
         霍劫也没打断他,走到客房转了一圈,“挺不错的。”房间虽然不大,但是干净向阳,霍劫心情大好。他掏出点银两放在桌上,道:“这是赏你的。”
         “额,谢客官,客官有什么吩咐尽管叫我。”小二显然明白霍劫什么意思,笑着收下银两。
        “嗯,没什么,你下去吧。对了,你说那个蛊毒大赛什么时候开始?”霍劫问。
        “也就这个月末,不过蛊毒这个东西,邪门的地方太多,明里暗里早就开始斗了。所以这几天镇上有几个人死的很诡异,但也没人敢深究……”


        蛊毒大赛,没想到正巧赶上。
        霍劫站在窗旁,看了看楼下来去的人影。变得越来越有意思了。


         霍劫睡了一觉,客栈的隔音效果并不是很好,被楼下的议论声给吵醒了。霍劫揉了揉太阳穴,正巧二柱从窗户缝钻了进来。二柱拱了拱霍劫的手,往他手里塞了一个温润冰凉的东西。
        霍劫拿起一看,是一块刻着青面獠牙鬼面玉,玉上还沾着血,诡异的异香环绕,在这明争暗斗的时候,也不知道这玉有没有带这什么蛊毒之类的。
        二柱叼了一路,也不知道有没有感染到什么,不过看它活蹦乱跳的,短时间内应该没什么事。
         霍劫轻轻敲了一下二柱,压低声音训斥道:“你偷东西的习惯能不能改改!这是什么你都给我拿过来!你还直接塞我手里,万一有什么蛊毒,我可被你害死了!”
         二柱一脸无辜的看着霍劫,霍劫也没办法,扶额叹了口气,还能怎么办呢,先收起来吧,看看楼下到底在吵什么吧。


        霍劫走到楼下,让小二上了一壶酒和几盘菜。边吃边听,不时地喂着二柱。
         果然让霍劫猜的没错,蛊毒大赛暗潮汹涌,稍有不慎就会被人暗算。
        今日傍晚,又有几个人惨死,死去的那几个人,内脏被什么东西从腹中翻出,似是被什么猛兽啃咬过一般,及其恶心。
        有的知道的多点的,看起死状推测,应是毒蛊人所杀。
         毒蛊人,便是炼蛊之人,以活人养蛊。被下蛊的人一般不知道自己已经中蛊,同正常人一样。只是此人不能死,人死蛊成。变为毒蛊人后,外表虽与正常人一样,但是毒发时间不定,一旦毒发刺人血脉,嗜杀成性,食人内脏。
        霍劫听后,轻蔑一笑。这可不是自作自受嘛,正大光明的好好比一场不好么?非要来个暗中偷袭。报应啊!报应!
         只是,这毒蛊人至今没有寻到是谁,闹得人心惶惶,提心吊胆。
        正听着,门口来了位布衣少年,虽衣着不算华丽,但是干净。看似像是哪位家里的小斯。
         霍劫扫了一眼,扬起了嘴角,跟了上去。
        “抱歉,这位客官,实在是不凑巧房间在今天上午就已经没有了。”老板抱歉的赔不是。
        霍劫准备搭上布衣少年的肩,却被少年灵巧的躲开了,霍劫反应极快,顺势变换了方向,搂住了少年,把他带到怀里。
        “没事,不如与我同住吧。小玖,前面估计也找不到什么店家了。”霍劫道。
         玖星惊讶又厌恶的看向霍劫,掰开他的手,淡定的说道:“可是我们家老爷……”
        霍劫知道他在骗人,改口道:“我把房间让给你,你看怎么样?”
         老板也在一旁符合。
         玖星没办法,悻悻然跟着霍劫上楼了。
         刚关上门,玖星就开口道:“你是怎么认出我的?”
         玖星自以为自己的易容术,天底下除了师傅,应该没几个人能看出来。如今竟被眼前这个毫无道行的市井小人给识破了。
         “玖公子这双手可真是少见啊,霍某别的不行,但是眼睛还算好使的。”霍劫盯着玖星的手,二柱听了也爬到霍劫肩头开始盯玖星的手。
        玖星怒了,但还是握紧拳头转移话题,“你来此地干什么?”
         霍劫移开目光,走到桌旁给玖星到了一杯茶:“自然是为玖公子早日订到房间,以免让玖公子风餐露宿啊。”
        玖星见霍劫又开始瞎贫,拔出藏在袖口的袖刀,抵在霍劫的喉口上。
        “哎!我说还不行吗!你先收把刀起来!”霍劫双手举在头上,求饶的说道。
         见玖星收好刀,霍劫接着说:“我奉命行事,其他的无可奉告。你呢?你来干什么?”
         玖星也没多想,说:“我来找块玉。”
         霍劫心理咯噔一下,二柱不会是偷得他的玉吧。小心翼翼的问:“是……什么样的玉啊?”
          “不知道。”玖星喝了口水。
          “不知道?”霍劫虽然松了一口气,但还是接着问,“不知道还怎么找。”
          “哼,天机——不可泄露!”
           得,当我没问……

评论(2)

热度(4)

  1. 窥命天机賀瑞是真的在遛鸟 转载了此文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