窥命天机

千秋北斗,瑶宫寒苦,
不若神仙眷侣,百年江湖。

【云楼记事】贰拾捌

“凤窥!你不想活无所谓,但你凭什么拿凤族百年的未来开玩笑!”凤殊的身上已经添了不少伤痕,原本妆容精致的脸也狰狞地像鬼一样。
黑色的雾气已经将凤影全身上下严严实实包了起来,也不知她里头是个什么情况,不过单看那满地的黑羽,想来她的情况也不会太好。
祭坛外就更热闹了,一帮子长老吹胡子瞪眼的,就如同菜市场一样。
“这到底是个什么情况,几个小辈闯什么祭坛,这……这不是开玩笑么?”
“谁说不是呢?第一层都过不去啊……”
“不是三百年才一回的祭祖嘛?谁,这是谁办的?”
“还不是凤殊殿下,说什么此事应当交由她来,也不让族里的老人插手,真是不知深浅!”
“不知深浅?哼,你们凤窥殿下也没拦着啊,她可是百鸟之王啊!这般冲动冒进,也不知到底是谁不知深浅!”
“嘿,要不是有你们那两位拖后腿,我们殿下早就上去了!”
“这又关我们三殿下什么事儿……”
“全都给我闭嘴!” 空间突然震动,一金红华服女子从天而降。来人五分高贵三分霸气两分典雅,眉头紧锁,怒气冲冲。
无数的声音从这一刻静止,除云楼宫的人之外尽数下跪,口中朗念:“参拜朱雀冕下!”
“哼!” 朱雀环视一周,冷哼一声,“你们瞧瞧你们自己,可还有半分凤族的气度!若我是凤主,那真是尽数杀了也不可惜!”
地上的人俯的更深,被这话吓得浑身一个激灵。
“一群不中用的东西!三位殿下年纪尚小,不懂事情轻重也就罢了,你们这群没脑子的东西也不知道在一旁提点着些!这会子人都已经进去了,还不想办法补救,叽叽歪歪叽叽歪歪个没完没了!” 朱雀厌恶地将他们骂了一通,踢开了挡着她路的一个老头子,走到了云楼宫的众人面前,对着哪吒敛了脸色,“让战神殿下见笑了。”
哪吒微扯了嘴角,眼睛却没有离开祭坛半分,“本座倒是无妨,只是担心……”
朱雀不着痕迹地皱了皱眉,深叹了口气,“谁也没见识过阿窥使出全力的样子,想来……应是不用担心的……”
“只怕祭坛提前开启,不会有好事发生啊……” 蓝衣的婆婆佝偻着身子没有任何征兆地出现在了朱雀身后,眼里的锐利冲破了一片浑浊透向祭坛的方向。
朱雀听了声音立刻回了头扶住了老妪,“凰天长老如何出关了?”
“事情闹得这般大,你要我如何再待下去?” 凰天长老扫了一圈那匍匐在地上的人,嗤笑一声,将那些弱一些的人直接震得晕了过去,“其余的长老也已经出关了,都在上头聚着呢!”
朱雀顺着凰天的目光抬了抬头,果然看见云彩里聚集的无数强大神念。这回她的脸色也难看了些,“凰天婆婆……这……”
“娆丫头就在旁边安心待着罢,这凤族的破事就让我们几个老不死的来整顿整顿吧。”
这话说的是杀气四溢,仿佛空气都在那一刻结了冰一般。朱雀像是泄了气,又如同是找着了主心骨,反正是脸色难看地一句也说不出来,只是默默地瞅了眼哪吒,与后面的风小喵交换了眼色。
没有理会凤殊的谩骂,我手上掐诀的速度一瞬之间便慢了下来,周围已经默默出现了许多血色的符文,艰难地将眼睛闭上,“光阴易逝,红颜易老,天命上书,枯骨生荣华……”
我的脸立刻爬上了无数的曼珠沙华,妖异而可怖。
那游魂的眼睛在一瞬间放大,里面饱含的情感化作的泪珠在地上砸了个四分五裂。而他也在即将抓破我脑袋的时候,爆裂了开来,碎的彻底。而其它的两只也是相同的下场。
这一番下来,我们三人皆是狼狈不堪。凤殊瞪了我一眼,也不言语,冷哼一声就飞身上了那新打开的第二层关口。
凤影撤去了一直绕着她的黑雾,脸就如冰雕玉砌的一般毫无人气,她叹了口气,也跳了上去。
我脸上的曼珠沙华就像是退潮一般尽数退了去,眼睛里的阵法若隐若现的已经有些控制不住了,无奈的抚了抚额头,这头疼的真够可以的……
咬了咬牙,我一个翻身便也上了第二层……

评论(1)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