窺命天機

少年不知情爱香,隔窗送我一芬芳。

【云楼记事】拾叁

不知是睡了多久,当我醒来的时候已是晚上了。
“这……”,我看着我周围这些陌生的陈设布置一片茫然,身体也是虚弱的不像话。
“别瞧啦,这是殿下的房间。”清脆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是阿渺。她不知是何时进来了,笑意盈盈地看着我。
“我……我怎么在这儿?”
“殿下抱你来的啊。”她坐到了我身边,“你晕倒的那一刻是殿下接住了你,他见你伤的严重便把你带了回来,叫你好好养着。”她眸子里精光一闪,“这……可是个好机会哦~”她再一挑眉,话锋一转,“不过,殿下说要去偏殿歇息,所以……你可要自己抓紧哦~”
说罢,她便乐呵呵地走了,而我……呵,把握机会,我……
当我习惯性要摩挲那小药瓶子时却发现我手里竟空空如也……怎么……可能!
我立刻开始翻找,可我翻遍了也不见那个小瓶子。要知道这小瓶子并不只是我和他初遇交换的东西那么简单,三百年前我以血祭之术测算我与他之间缘分时,那星盘明明白白显示了这小药瓶子乃是我与他结缘之物,若是在这时候不见了……该死,到底去哪里了,我明明记得我好好的护着它了呀……难道是……难道掉在演武场了?我立刻翻身下地,连鞋也来不及穿,便直接跑了出去。
“殿下!”铜雀见我只着了里衣下了床十分之惶恐,差点将手里的汤药洒了出来。
“滚|开!”
我以最快的速度奔到了演武场,这会子已是深夜了,演武场早就没有人了。可那一眼就能望尽的演武台干干净净的,哪有小药瓶子的影子啊……我心里越发的慌张了,他已经不记得我了,难道连这结缘之物也要不见么?不不不,怎么可能呢?不可能的啊……我……
泪水盛满了我的眼眶,白日里受伤的眼睛还是疼的慌,这是涅槃也好不了的伤,只能慢慢的养。我伏在地上开始搜寻,一草一木都不放过,可是没有,哪里都没有……
泪珠一颗一颗和着血滑了下来,而眼睛的痛处却让我想起了我的老本行——窥命。呵呵呵,在这找了这么久却忘了自己能卜算了么?真是越活越笨了……
当我运起法决想要测算时,眼前却模糊一片,更加刺痛……眼睛伤得这般严重,我根本没有办法测算……
“我做不到,我做不到了……怎么办……呜呜呜……我找不到了……呜呜……”
“窥?”是哪吒,他看起来很紧张,“你怎么啦?啊?怎么搞成这个样子啊?”
我看见了他眼里的我,披头散发,脸上满是泪水和血迹,很是狼狈,可我却一点想法都没有了,什么骄傲,什么自尊,在他这儿都是放屁……
“不见了……它不见了……”
“不见了?什么东西不见了?你别哭啊……”他抱着我,轻拍着我的背就像是哄孩子一般。
“瓶子……呜呜……瓶子不见了……”
“瓶子?”他放开了我,从袖子里拿出了那个小药瓶子,“是这个?”
当我看到那个瓶子的时候,整个世界就好像安静了一样,原来……是这个意思,当缘起之物回到了他手里,那才是真正的缘起……
“呵呵哈哈哈……”
看着我破涕为笑的样子,他是一头的雾水,“怎么……唔。”
我吻上了他的唇,欢喜的是他回应了我。在我终于快喘不过来气的时候,他放开了我,然后将我一把抱了起来,“这会子怎么知道害羞了?刚才吻小爷的胆子哪去了?”
我决定当一回鸵鸟,躲在他臂弯里,一句也不吭。
他轻笑着,将我抱回了寝殿。
“你还打算赖多久啊?”
我感觉他将我放到了床上,便放开了他,脸上火辣辣的跟火烧一样,连看也不敢看他。
“噫,瞧你这小花猫的样子……”
他拿了手绢轻柔的帮我擦着脸,“你这么紧张这个小瓶子干什么?还把自己搞成这个样子,你不知道自己身上还有伤么?”
“你……”我偷看了他一眼,脸上好像更烫了,“你……你记得我了?”
“嘁,我又不是老头子,记忆力还没退化好么。”他朝着我笑了笑,“更何况你这样的美人,我自然是见之不忘啊。”
“那你为什么叫我姑娘!”想起这句姑娘我就生气!
“那我不叫你姑娘该叫你什么?”
“我……”望着他那疑问又无辜的眼神,我竟然无话反驳,还有种被蛊惑的感觉!“那那那……那我问你记不记得我的时候你为何不说!”
“我说了好么,是你不听明白便匆匆忙忙地转头就跑。”
“……”
听着他话里的无奈,我竟然……呜呜呜,真是千年道行一朝丧——英名尽毁啊……
我这厢还在后悔着呢,他已经结束擦脸工作,见他将要走的模样,我的脑子里不知为何一直回响着阿渺的那句“好好把握机会”,噫~豁出去了!
我就这么盯着他,在他起身的那一刻拉住了他的手。我的身子还虚,没有那么大的力气,他恐我摔倒便顺着我的势将我拉了起来,搂着我的腰。而我……奸计得逞般的一笑,用我的重量将他扑倒在了床上,“春宵一刻值千金,殿下这是想去哪儿啊~”
“小妖精~”
香囊暗解,罗带轻分,红烛昏罗帐,云雨共巫山……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