窺命天機

少年不知情爱香,隔窗送我一芬芳。

【云楼记事】拾捌

云雪口中念着咒语,白色的法力缠上了伞柄与游离在伞面的黑色阵法交缠在一起化作了个奇怪的图形。阵法启动,伞上的血色似是活过来似的,一颗颗血珠子渗出伞面,在空中变作了一只凶兽模样,隐隐约约的,看不清晰。
而那空气里飘来的血气竟然牵动了我体内血脉的力量,这让我更加好奇,那伞里究竟是藏了哪只凶兽……
我手中掐了个法决,在空气里幻化出漫天的凤羽。足尖轻点,我踩着那凤羽飘在空中。既是要发挥出伞的长处,那就该用大面积的攻击。手中法决一变,漫天的凤羽即刻生出尖刃朝着云雪袭去。
云雪眼神一凝,手上法决同时一转,那从伞中渗出的血珠立马朝着我飞过来,又在云雪面前爆炸化作血雾,尽数将我的凤羽碎作齑粉。
“有趣~”我借着脚下凤羽之力一踩极速跃向了云雪,手上以我自身法力化了柄短剑出来,一下劈开了刚才血珠爆开而化的血雾,朝着云雪攻了过去。
云雪的法决立马加快,伞上的铜铃“铃铃”作响,伞上的银刀朝我飞了过来,而那凶兽吸血的速度明显快了不少,已经有了个雏形了。
这银刀的攻势虽不是很猛烈,可那攻击轨迹可是刁钻的很,加上那铜铃的魅惑之音,若是寻常对手遇上还真是有中招的可能。我先用短剑震开当面飞来的两把银刀,再寻着羽毛的走向躲过了后来的一波,手上的短剑旋了一圈,那些个虚的实的银刀都被我断作了两段。
此时,那凶兽已吸取了伞上所有的血液,模样也已是成了形,却是血肉模糊的样子,小小的一只,吼叫着向我扑了过来。
这……怎么眼熟呢……难不成……
我眉头一皱,神思一乱,竟眼前一花,那凶兽移形换影到了我跟前,我刚想甩它一剑,却不料它开了口,“凤主!”
“你……你是……”我手上剑势一弱,它自血和火中探出了头,喙为白色,身蓝又带红斑。“毕方!”
“救我……”
它的声音十分虚弱,连维持本来的面貌都做不到,在它露出本来面貌的一瞬间又变为了那副血淋淋的样子。
我散去了手上的短剑,毫不设防地把手交给了它。它长啸一声,一条血色的丝线缠上了我的手腕,吸取我的血液。它的形态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变得越来越大,并且慢慢褪去血淋淋的样子。云雪的噬魅伞上的铜铃声音大作,颜色竟也渐渐变作了血色。噬魅伞的伞骨发出了红光,那上面渐渐显现了奇异的符文。
“窥!”“蠢凤凰!”白雪和妙生急急唤了我一声。白雪拿了她的焦尾琴出来抵挡那惑人的铃音,妙生一脸的焦急,亮了爪子就要扑上来。
“别过来!我没事,笨猫你在白兔子那儿呆着。”我叮嘱完妙生,挥手建了个结界,又见云雪有些支撑不住的模样,“毕方,让云雪退开,她受不了这嗜血之力。”
毕方看了看我,又看了看云雪,一条血色的丝线将噬魅伞拉了过来。那伞悬在空中,处处透着诡异和血腥,“那伞便是你的栖身之所?”
“那伞架子是我的骸骨,瞧那伞柄便是我的腿骨,伞面是我的精血所化。我仅剩的残魂栖在里面,已有万年了……”毕方的声音虚弱却不苍老,反而很是动听。
“毕方也是上古一族,怎会没落至此,你其他族人呢?”我手上加了把力,以我的法力助它成形。
“族人?”它深深叹了口气,“凤主应知道三万年前的大战吧……大战就是这样,无论何其惨烈,到了那书上,记下也不过寥寥数言。上古一族几乎都折在了那场战斗里,饶是凤族这般战力强大,也折损了不少人吧。”见我点了头,它才又开了口,“战斗开始时,我还是个孩子,才堪堪一百岁,家族里厉害的人物几乎都上了战场。凤族也是,大半的修者都上了战场。那时的凤主也只是个少女,与你一般大,但她手下的功夫却是厉害,老是护着我们这边的年青子弟。可凤族护着我们,全力杀魔,却不代表龙族也是如此。龙族最会趋利避害,大半龙族的人都躲了起来,美名其曰的闭关修炼。只有小部分有情有义的龙族上了战场,还有一些则去了魔族,帮着魔族卖命。呵呵,真好笑,龙族的人躲到战争最后,见着胜利在望,最后竟倾巢而出,还说什么建了莫大的功勋!而当我们将投靠魔族的龙抓来定罪时,他们竟说我们诬陷他们,我们毕方一族乃是什么凶兽!可怜那时凤主重伤,我们毕方一族势微,比不得他们龙族强盛,只得忍气吞声。我那时也是重伤,为一只九尾白狐所救,而其他的族人居于何处,我也不得而知,或许……毕方一族早就不在了吧……”
凤血之中所含的凤元再生之力极其强悍,到了此时,毕方已恢复了原先的样子。
“那只九尾狐与云雪长得很像吧?”
毕方吃惊地看了我一眼,“的却很像,她是小寒的后人,与小寒几乎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自我被人炼成这噬媚伞后,经历了许多主人,也沉睡了许久。直到前几日,云雪忽然有所明悟,功力大进才将我唤醒。我本以为我时日无多,护不了她几时了,谁料今日竟遇到了凤主,真是世事无常啊……”毕方看了看自己的身形,收回了血线,朝我跪了下来,”多谢凤主救命之恩。“
我撤了法力,“用不着,你魂魄还弱,呆在伞里比较好。这救命之恩……你就报给云雪吧,好好护着她。“
毕方深深看了云雪一眼,“她是小寒的后人,我自是要好好护着的。“他朝我点了点头便回了伞里,那噬魅伞似是脱胎换骨一般往天上飘去,里面发出了长啸,铜铃响地愈发厉害了。它在天上飘了几圈后,猛地落到了地上,砸开了个大洞,“乓啷!“结界应声而碎,这演武场的青石板都飞了出去。
“窥!“”蠢凤凰!” “前辈!”她三人一同掠了上来。
“你怎么样,没事吧。”白雪先开了口。
“对啊,你没事吧,怎么这么不小心!”妙生眼里满是担忧,大有要是我有事就去拆了那噬魅伞的样子。
云雪赶忙将噬魅伞收了起来,担忧的看着我。
“哪来的什么事,笨猫你何时见过我有事啊?”手上的伤口快速的复了原,我将白兔子从妙生的头上抢下来抱在怀里安抚,白兔子香香的软软的很舒服,难怪嫦娥天天抱着玉兔。我看着云雪道:“你那伞大有来头,你回去可得好好研究,与里头栖的那位好好聊聊。”
云雪朝我拱了拱手,“谢前辈指点,我一定回去勤加练习。”
“练习?嗯,对,练习,我都忘了我是来帮你俩练习的!风妙生你不要跑!”看着又在偷偷摸摸开溜的小贼猫,我吼了一声,“今天练了我就带你去吃金龙鱼!”
果然小馋猫听见了金龙鱼就走不动道了,夹着尾巴就回来了。
“你打不打?”刚问完,还未等小喵儿说话呢,一个从远处掠过来火气冲冲的女子便接了话。
“我来和你打!”

评论

热度(6)